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尴尬局面

  外面天色已经很昏暗了,路上有三三两两的路灯亮起,而雨仿佛更大了一些,细细密密的雨丝在路灯下像剪不断的帘子。

“姐,你和姐夫怎么做事这么冲动呢?连离婚这样的事情都不和爸妈说一声,爸妈要是知道了,不急病了才怪呢。”林晓天一边跟着林晓苇往外走,一边对着姐姐抱怨说。

“晓天,你还小,婚姻的事情你不懂,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自己会说的,你回学校好好学习,别为这事分心,知道吗?”林晓苇低着头压着声音说。

“姐,你瞒得了初一,瞒得了十五吗?我就是不明白,你和姐夫这么多年,感情也挺好的,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你们不为年迈的爸妈考虑,也不为鸣鸣考虑考虑吗?他还那么小,你们让他怎么面对没有爸爸的生活?”林晓天突然甩开姐姐,站在雨中大声说。

晓苇听晓天说起鸣鸣,内心突然脆弱下来,她含着眼泪看着晓天说:“晓天,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婚姻的事情你不懂,具体情况你也不知道,你要我怎么解释你才罢休?”

晓苇说到这里突然感觉一种痛楚直抵心口,她忍不住哽咽起来,秦致远见状急忙上前说:“晓天,你不要再问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姐姐,爸妈那里你帮忙解释吧,不要让老人太担心,至于鸣鸣,以后我会想办法补偿他的。”

“哼,补偿?你都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你拿什么补偿?秦致远,你想一想,我姐这么多年是怎么对你、对鸣鸣、对这个家和你的父母的,你知道你这样做给我姐和鸣鸣带来多大的伤害吗?我告诉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简直为以前对你的崇拜呕吐~~”林晓天在亲眼目睹了姐姐憔悴的样子之后,刚刚在派出所对秦致远升起的理解和同情很快消失了,他看着秦致远气急败坏地说。

“晓天,你别说了。”林晓苇听到晓天的话,感觉内心的伤口猛然被揭开,急忙冲着晓天大声说。

“不,晓天,你说得对,我对不起你姐,对不起鸣鸣,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一直对我很好的岳父岳母,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以后代我对老人家说声抱歉吧。”秦致远看着街边的路灯幽幽地说。

林晓天看着雨中秦致远的样子,他本来今天是意气风发的新郎,这个时候应该和新娘在一起招待朋友闹洞房,可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的婚礼乱了套,新娘住进了医院,而他对自己反而没有一句怨言,心中升起一丝自责,林晓天也想到自己这样闹下去有什么用呢,他和姐姐已经离婚和别人结婚了,自己再闹也不能让他们和好了,而他毕竟还是鸣鸣的爸爸,于是他垂下头走到姐姐身边说:“姐,我今天跑出来一天了,忽然想起来学校里还有事,我先回学校了,你自己好好保重身体,别整天胡思乱想的。”

晓苇一直若有所思地低着头,听到晓天的话急忙抬起头说:“哦,你有事赶紧回去吧,你自己好好学习,我的事不要告诉爸爸妈妈,知道吗?”

“姐,我知道了。”林晓天答应着姐姐的话,眼神却复杂地看着秦致远,秦致远急忙打开车门对晓天说:“晓天,雨下大了,你上车我先把你送回学校吧。”

“不用。”林晓天简单而坚决地对秦致远说着,快步往远处走去,秦致远急忙从车里拿出一把雨伞,快走几步塞到他的手里。

晓苇呆呆地看着秦致远走到晓天身边把雨伞塞给他,秦致远今天穿着浅色的西装,打着紫色的领带,头发因为打了发胶,在雨中也不显得凌乱,看上去还是那么风度翩翩,晓苇看着他把雨伞塞给晓天后转身往自己这边走来,她的心中一阵绞痛,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一起走过十年的时光,可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秦致远把雨伞送给晓天后快步走到晓苇身边,看到才一会功夫,晓苇的脸上就湿漉漉的,他急忙打开车门,像从前一样对她说:“赶紧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林晓苇站在雨中听到秦致远的话,猛然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她用手抹一下湿漉漉的脸庞,头也不回地对秦致远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秦致远关上车门,走到晓苇旁边关心地说:“雨下得这么大,你怎么回去?”

林晓苇的身体定了一下,马上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不用你管,你忙你的去吧。”

秦致远站在雨中看着林晓苇倔强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看自己的手表,大声对林晓苇说:“晓苇,都五点半了,鸣鸣呢?”

“坏了。”林晓苇一下停住脚步,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真的五点半了,她是在去幼儿园接孩子的路上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的,于是心急火燎地把自行车放在商店门口就打车赶到派出所来。

幼儿园五点开门接孩子,现在已经五点半了,她最快也要半个小时赶到幼儿园,一想到幼儿园其他孩子都被接走了,只留下鸣鸣一个人呆在幼儿园,林晓苇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揪了起来,自从离婚后,她总是尽量多的给儿子更多的关爱,可是今天这么晚还没有去接他。

“走,我们先去接孩子。”秦致远快步几步,拉着林晓苇就往车门走去。

“不用了,你赶紧去忙吧,我打车去。”林晓苇说着挣脱秦致远的手走到路边,看到出租车的牌子就伸手去拦,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出租车一辆一辆晃着雨刷从面前驶过,都是满载。

“晓苇,上车。”一辆银色的别克凯越车在林晓苇的身边停下来,秦致远推开车门,命令式地对着林晓苇说。

林晓苇看看车流在雨中缓缓地流动,想着儿子在幼儿园期待的眼神,只好坐进车里,秦致远看到她坐进来,默不作声地递给她一包纸巾,转动方向盘很快驶进车流当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