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得饶人处且饶人

  “妈,顾眉,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回来晚了,让你们等急了吧?”秦致远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他快步走进病房对着顾眉和顾眉妈笑容可掬地说,他知道今天的婚礼出了这么多状况,而自己又这么晚回来,顾眉一定不会善罢干休的。

顾眉看到秦致远,生气地把脸扭到一边,徐秋菊见状急忙从床上站起来说:“哦,致远回来了?眉眉刚才还在唠叨你怎么还不回来呢?”

“妈,不好意思,我路上遇到点别的事情。”秦致远对着顾眉妈局促地说。

秦致远只比顾眉妈小十几岁,所以他每次面对这个年轻的岳母都相当不自在,但是年龄还不是最重要的,秦致远主要觉得这个岳母实在让人琢磨不透,她的眼神虽然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但眼角常常会露出一丝冷光,那光就像透视镜一样,仿佛一眼就可以穿透你的外表看到内心,而她的话也总是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是对一件事物不满意,但她却能笑着说出来,所以秦致远和这个岳母说话格外小心。

每当看到顾眉的母亲,秦致远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林晓苇的母亲,林晓苇和母亲虽然一直在农村生活,但是却相当明事理,他和林晓苇结婚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插手过他们夫妻的生活,即使两个人吵架被父母知道了,林晓苇的母亲也只是责怪晓苇性格太强,他和晓苇每次回去,老人都会喜不自胜,杀鸡买菜,把平常舍不得吃的东西全拿出来,那种热情让秦致远从心里感觉亲切,这也是离婚后他感觉此生没法再见老人的原因。

顾眉妈看着秦致远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对着他语重心长地说:“致远啊,人都会有点自己的事情,一次晚点没事,但是你要记住,我们家顾眉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她从小在家里娇生惯养,今天为了你吃了这么大的苦,刚刚醒来就惦记着你在婚礼上吃饱喝足没有,你不要辜负她的一片真情啊。”

“妈,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秦致远强忍着内心的疲惫对着岳母点点头,忙了一天,经过了感情的动荡,他身心俱疲,真想蒙着头睡一觉,什么也不想。

“那好,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虽然有一点不愉快,但是好事多磨,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顾眉妈看到秦致远态度还不错,语气舒缓了很多说道。

“那好,您也忙了一天,回去早点休息吧,我去送送您。”秦致远拿出车钥匙准备出门。

“不用,我出门打个车很快就到家了,你们也累了一天了,不用麻烦了。”顾眉妈急忙推辞,冲着顾眉使个眼色很快出门。

秦致远送顾眉妈到医院门口,看着她坐上回家的出租车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病房,可是刚进门就看到顾眉横眉冷对地坐在病床上,看到他就咄咄逼人地说:“秦致远,你给我说清楚,我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顾眉,我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我在路上遇到鸣鸣,正好赶上下雨,我就顺路把他们送回去。”秦致远看着顾眉耐心地解释,新婚之夜他不想弄得不欢而散。

“你骗谁呢?济南市这么大,想要找一个人都不容易,你怎么在路上那么巧遇到他们呀?是不是老路走习惯了,不知不觉就走回去了?”顾眉想到新婚之日秦致远居然和前妻在一起就心里酸溜溜的,于是口气里不无讥讽地说。

“顾眉,你别误会,实话和你说吧,我今天不是在路上遇到他们的,是因为到派出所办理晓天的事情遇到晓苇,正好下雨,误了时间接鸣鸣,所以我就开车送他们回去。”秦致远看着顾眉坦诚地回答,顺便把对晓天的处理结果和顾眉说了,他和顾眉结婚之前就说好了,两个人结婚后顾眉不能阻止他继续照顾孩子,所以他对自己下雨回去接孩子很坦然。

“什么?你没让那个家伙赔偿,也没让派出所对他做出任何惩罚就把他放了?”顾眉本来就满心的不痛快,听到秦致远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杏目圆睁地看着秦致远说。

“是啊,他年纪小不懂事,再说又是学生没什么钱,能拿他怎么样?”秦致远轻描淡写地说着,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放在病房的沙发上,因为考虑到今晚是新婚之夜,而顾眉又因为医生的要求住院观察,所以他特地要了一间单间病房,这样既可以照顾顾眉,他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他年纪小就可以随便破坏别人的婚礼?他没钱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秦致远,你怎么能不和我商量就随便对这件事情做出结论呢?你要知道受伤的是我,我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最有发言权。”顾眉从小被父母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现在看着秦致远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不禁对着他声音大了起来。

“顾眉,俗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人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对于一个陌生人,遇到能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了,何况晓天还是鸣鸣的舅舅呢?”秦致远看着顾眉不依不饶的样子忍着内心的疲惫解释道,为了这场婚礼,他早晨天不亮就起床忙了一天,浑身酸痛,现在真想洗把脸好好睡一觉。

“哼,你说得好听,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一辈子一次的婚礼就这样被他破坏了,害得我新婚之夜还要住在这个鬼地方,他是鸣鸣的舅舅又怎么样?你要是还当他是你的小舅子,干嘛要和我结婚啊?”顾眉看着秦致远挺了挺胸脯大声说道,她以为经历了婚礼事件,秦致远对破坏婚礼的人会像她一样痛恨,可是他提起那个男孩居然还是像亲人一样,内心严重不平衡起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