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33、驭夫术

  车很快驶到顾眉家的楼下,秦致远看到顾眉的脸色离家越近越阴沉,他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顾眉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秦致远,你什么意思啊?今天可是你作为新女婿第一次到我家啊,怎么能连点东西也不买呢?你这样两手空空到我家,先不说我父母的心情如何,就是街坊邻居看到也会笑话的。”

秦致远心里一沉,他真是糊涂了,居然忘记了这是他和顾眉结婚后第一次上门,理应买点东西的,但是这也不能怪他,他和晓苇结婚以后,不管是回老家看父母还是走亲访友,都是晓苇把所有的东西准备齐全,他从来不用为这样的琐事操心,现在听到顾眉的责怪,不由得不耐烦地说:“顾眉,按理我第一次上门是应该买点东西,可是咱们婚都结了,你就不能早点提醒我一下啊,有必要这么绕圈子吗?”

“你自己没有这个心,还怪我绕圈子?我告诉你,我们家也不缺你买的那点东西,我就是想看看你对我、对我们家有多少心意。”顾眉听到秦致远的话不甘示弱地说。

“好了,不就是忘记买东西了吗?我们倒车回去买点就行了,你扯那么远干什么?”秦致远看到顾眉咄咄逼人的样子,急忙息事宁人地说着,转动方向盘倒车。

自从超市这种自由便捷的购物方式慢慢被人们接受之后,门市部、供销社这样的营销方式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银座、家乐福、大润发这样的全球连锁超市。

秦致远把车停在离岳父家不远的家乐福超市的停车场上,和顾眉一起推了辆购物车进超市给岳父目选礼品,顾眉看到秦致远还算听话心情慢慢好起来,但他看秦致远对超市的琳琅满目的商品不知该选什么,却故意一言不发,只是跟在他的身后东张西望。

秦致远选了两瓶茅台酒两条将军烟,还给顾眉的妈妈买了一盒阿胶补品,礼品算是十分丰厚了,顾眉看着秦致远细心挑选礼品的样子十分高兴,成熟的男人虽然有过家庭有过孩子很麻烦,但是经过了生活的沉淀、岁月的洗礼,他们的那份成熟和笃定也是年轻的男孩子所没有的,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吧。

可是此时,正在挑礼品的秦致远心情很沉重,他看着超市琳琅满目的礼品,想起以前和晓苇一起回老家看老人的情景,他们离老家比较远,每年只能过年或者五一节、国庆节放假的时候才能回去,晓苇是个十分孝顺的女人,自己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但是每次回老家总是把给父母的东西买得十分齐全,以前经济条件不好,晓苇为了给老人买一些物美价廉的东西有时会跑好几家商店,人心换人心,父母对晓苇这个儿媳妇十二分满意,说她是十里八乡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媳妇。

想起父母,秦致远的心里又是一种别样的沉重,和晓苇离婚以后,因为心力交瘁,也不想让父母跟着操心,所以没有把离婚的消息告诉父母,但他知道父母对晓苇有很深的感情,以前常常说有个好儿子不如有个好儿媳,每年忙完了地里的活,老两口就会收拾收拾到济南来看孙子,顺便住上一阵子,如今他把他们的好媳妇给弄丢了,以后怎么面对父母呢?

既然离婚的消息没有告诉父母,他和顾眉结婚的消息自然也不能让父母知道,他本来想带顾眉回老家一趟见过父母以后再办理结婚手续的,但是顾眉觉得她的身份名不正言不顺不能在婚前跟他回去,所以这件事情只好一拖再拖。

可是纸里包不住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他以后能让父母接受顾眉吗?而顾眉这个城市里长大的时尚女孩能像晓苇那样对待父母吗?

秦致远一边想着一边心不在焉地排队交款,结果前面的顾客都交完了他都不知道,直到顾眉大声提醒他。

买完礼品,秦致远和顾眉拎着大包小包走出超市,再次开车来到顾眉家,因为顾眉出门之前背着秦致远给父母打过电话,所以顾眉妈早有准备,一看到顾眉和秦致远进门,就堆起满脸的笑容说:“唉吆,我的闺女终于回门来了。”

顾眉一见到妈妈就像个小孩子似的扑在妈妈身上连声说:“妈,饭做好没有?我都快饿死了。”

顾眉妈见状点着女儿的额头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没个正经,饿了不会先在路边买点东西垫垫?”

顾眉急忙说:“人家就是喜欢吃你做的饭嘛。”

母女俩一唱一和,传递着母女相聚的快乐,把拎着礼品的秦致远晾在了一边,顾眉的爸爸急忙迎上来,他是一个国营单位的职员,没有出过什么差错也没有获得过很多荣誉,人话不多但还算和善,他一边接过秦致远递过来的礼品一边说:“都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一点心意。”秦致远搓着手坐在沙发上,顾眉家的房子是父亲单位的房改房,因为建造时间早,布局不是很合理,说是两室一厅其实是两室一廊,客厅小得只能放下一张餐桌,而且采光效果很不好,所以顾眉结婚后,他们把顾眉的房间改成了客厅,这下空间宽松了很多。

顾眉妈和顾眉亲热了一会,知道女儿女婿饿了,拉着顾眉到厨房准备上菜。

“眉眉,你们现在怎么样啊?你有没有按照我教给你的方法做?我告诉你,男人像弹簧,你弱他就强,所以千万不能心软。”顾眉妈一进厨房就迫不及待地问顾眉。

“妈,没用的,你不知道他这个人有多犟,他生起气来,才不管你呢,所以我感觉我们的婚姻不但要强攻,还要智取,这不刚才他还想要去看孩子去呢,我软磨硬泡才把他拉到这里来。”顾眉说到秦致远有点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