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35、有苦难言

  休了两个星期的婚假,秦致远终于上班了,办公室还是从前熟悉的环境,同事也还是那些同事,但他感觉一切都变了,同事之间的谈话不再像从前一样坦然,尤其是一些女同事,完全不像从前那么和善,他几乎能从她们笑容的背后看出鄙夷,看来不管人们的思想观念怎么转变,对于背叛家庭的人还是有着深刻的痛恶感。

同事们不愿意和秦致远说关于他结婚的事情,他也没有心思和同事说话,因为从婚礼的那天起,他虽然休了两个星期的婚假,但这两个星期只能用焦头烂额来形容,第一个星期因为顾眉受伤他要在医院里陪着她,他跑前跑后,跑上跑下,累得够呛,好不容易等到顾眉出院,他以为可以好好歇一歇了,没想到后面的事情更多。

顾眉出院以后,因为还在养伤,而秦致远在很多事情上又常常不顺她的心,所以她要求他负责全部家务,秦致远想着顾眉是因为他受伤,而他们的婚姻才刚刚开始,需要有一个人做出表率,所以欣然答应,但是他没有想到,洗衣、拖地、买菜、做饭的这些家务对于熟练的人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一个从没有接触过的人来说简直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整整一个星期,秦致远筋疲力尽地奔波在超市和菜市场之间,回到家就钻进厨房择、洗、煎、炒,厨房里那些以前看晓苇干起来驾轻就熟的活,此时到了他的手里完全变了样,他使出浑身解数,可还是不是把菜烧糊了就是把饭烧得夹生了,这让顾眉有了要求回父母那里吃饭的理由。

“致远,你说到我父母那里吃饭,我们不用这么费时费力就能吃现成的,你为什么这么倔呢?”顾眉对他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顾眉,我也知道到你父母那里吃饭可以省很多事,但是我们是成年人了,我们需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要培养自己的生活能力,要不然以后父母老了怎么办?”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秦致远想到晓苇以前做家务的辛苦,心里很自责。

“致远,你怎么这么老土啊?现在父母年轻,可以给我们做饭我们就去吃,等他们老了咱们再学也不晚啊,况且到时候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找保姆嘛。”顾眉站在自己的观点上,感觉秦致远的做法实在有点杞人忧天。

“顾眉,你说得倒轻巧,以我们现在的收入要生活、要养车、要还房贷,还有各方面的花销,每个月压力已经很大了,哪里会有钱请保姆?再说我们年纪轻轻,能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自己做呢?”

“致远,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还年轻,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如果有保姆帮忙打理家务,我们可以腾出时间来干很多事情,我相信我们用干家务的时间可以创造出更有价值的东西,为什么非要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呢?”

“居家过日子,做家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怎么能觉得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呢?”秦致远对顾眉的想法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觉得人的一生,美好的年华是转瞬即逝的,我希望在这样的时候能够尽情地享受人生,而不是在琐碎的家务当中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顾眉说得头头是道。

“顾眉,你怎么能这样想呢?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贤慧温柔的女孩,如果是这样,我想你不应该嫁给我,你应该嫁给一个大款或者干脆不结婚。”秦致远对顾眉的想法不能苟同,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是,秦致远没有想到这话让顾眉勃然大怒:“秦致远,你不要太过分,你千方百计地举例论证,不就是想说服我多做家务吗?我告诉你,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但是我爱你并不代表我就可以为你包揽全部家务、完全按照你喜欢的方式去生活。”

秦致远一时语塞,他知道再理论下去两个人非要吵起来不可,他不能明白以前相见恨晚,什么事都像遇到知音一样的两个人,真正生活到一块竟是南辕北辙的局面,看来恋爱和结婚完全是两回事。

对于顾眉回父母家吃饭的问题,秦致远宁愿累一点也坚决不肯妥协,这才刚结婚,他如果这次放弃了自己的立场,以后就会节节败退,所以直到今天上班,他才算是从厨房里脱离出来。

办公室里一片敲打键盘的声音,秦致远也埋头干活,终于等到午休时间,同事们纷纷离开座位去餐厅吃饭,秦致远站起身来做了几个扩胸动作,然后往卫生间走去,路过镜子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他忽然愣了一下,镜子里以前那个衣服从来都是挺括平整的男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和西裤的男人。

秦致远和顾眉都不会熨衣服,而每天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熨费用又太高,他渐渐习惯了衣服扔进洗衣机洗好就穿,现在对着镜子里衣衫不整的自己,他想起以前,每天早晨醒来晓苇都会把洗好、熨好的衣服放在床头,内衣外衣都是搭配好的,看着镜子里的男人,秦致远忽然想起他那时在享受晓苇的照料的时候,居然从没有想过她的辛苦,看来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总要等到失去才知道她的可贵。

因为心情不好,秦致远的午饭吃得食不知味,他从餐厅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总经理吴桐已经出差回到办公室了。吴桐是秦致远的同班同学,当年在学校时是属于那种下课特别活跃,上课基本睡觉的学生,专业课学得一塌胡涂,几乎每个学期都要补考,但是人的机遇是不尽相同的,大学毕业时秦致远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型国企,吴桐因为成绩不够理想找不到接收单位,最后只好自己组装几台电脑、拉几个人成立了现在的软件公司,这让秦致远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可是几年下来,秦致远因为人际关系复杂、竞争激烈而在国企几乎混不下去,而吴桐因为赶上了软件行业的大好发展机遇,加上他的头脑灵活,公司发展蒸蒸日上,成了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