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31、无尽的诱惑

  顾眉站在门口,好不容易等秦致远把病房的东西又巡视了一遍,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之后,两个人才一前一后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医院的停车场,秦致远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在后备箱里,发动汽车直奔他们的新房。

新房座落在济南东郊的一个小区,公寓化管理、精装修,面积不大但布局合理,正是顾眉喜欢的样子,当初看房,秦致远看中了一套普通的两室一厅,说是家中来个人什么的两室的方便一些,而顾眉一眼就看中了这套,她年轻,崇尚的是自由随意,她的家她做主,家中来人去住宾馆好了。

秦致远拗不过顾眉,加上手头的钱买两室的也不够,只好买了这套,六十多平米,三十五万,秦致远用离婚分的存款付了首付,每个月还银行两千元的房贷,这套房子就属于他们了,唯一让顾眉不爽的是买房的时候秦致远说多亏了晓苇通情达理,要不是财产这样分配,他就没法买房子了,顾眉对此颇不以为然,他们的钱大多是秦致远挣的,现在房价那么高,能把房子留给她们已经很不错了,秦致远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顾眉看出他对她的话不能苟同,顾眉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总是感觉如鲠在喉。

新房因为是现房并且统一装修,所以比较省心,顾眉打量着新房,觉得体现个性就靠软装饰了,他们买家具和装饰品的时候秦致远正好出差,顾眉就叫了自己的闺蜜陪她去买,因为她是做设计的,所以用色特别大胆。

客厅的墙面是白色的,她就买大红色的布艺沙发,原木的地板上铺一块红黑相间的脸谱地毯,家具也是红黑相间的,这样就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效果,让人走进客厅就像走进艺术之家,顾眉对自己的设计十分满意,她盼望着秦致远回来对她大加褒奖。

可是秦致远出差回来对这样的布置大吃一惊,他睁大了眼睛问顾眉她这样布置算是过家家还是过日子?过日子讲究的是经济实惠、舒适耐用,她把家布置成这个样子,看着刺激,但是哪里有家的感觉啊?

顾眉对秦致远的话不置可否,她觉得生活是自己的,就是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来生活,反正东西都买回来了,钱也花了,秦致远再怎么反对也是无效了,他们的家就按照顾眉喜欢的样子延续下来。

车像一条游动的鱼,沿着马路缓缓滑行,很快就停在东郊一栋新房的楼下。

“哈哈,我胡汉三终于回来啦。”顾眉欢呼着打开车门下车,眼前是一栋漂亮的小高层楼房,楼体是柔和的米黄色,每家都有落地飘窗,在蓝天白云下像一个时尚的少女。

顾眉看看正在下车的秦致远,再看看眼前的小区,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一套时尚简约的房子,完全符合她从前对未来生活的想象,这让她感到喜悦,受伤的沮丧很快就消散了。

顾眉想到这是他和秦致远结婚后第一次到新房,想到刚刚在医院的憧憬,她的心里莫名地激动起来,她等秦致远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秦致远手里拿着大包小包,顾眉抢着按下八楼的楼层号。

电梯缓缓上升,很快就在八楼停了下来,八楼一层四户,统一的装修、统一的防盗门,因为是商住楼,大多是投资者买的房子,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人搬进来住,楼道里静悄悄的,空气中充斥着油漆的新鲜味道。

顾眉用钥匙打开贴着大红双喜的防盗门,一进门就将手中的包扔在沙发上,踢掉脚上的鞋子,转过身抱着正在进门的秦致远说:“老公,我们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了。”

秦致远两只手都拿着东西,只好用胳膊推一下顾眉说:“是啊,终于回家了,但是我们不能这样站在门口,小心让人看见。”

顾眉听到这话松开手,嘴巴一撅嗔怪地说:“你真是个乡巴佬,这是我们自己的家,想怎么亲热就怎么亲热,有人看见又怎么啦?”

秦致远看着顾眉撒娇的样子不和她计较,一边把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放在地上一边说:“好、好,这是我们自己的家,你想怎么亲热就怎么亲热,可是咱们刚从医院回来,总要先去洗洗手什么的吧?”

顾眉听到这话乐了起来,她一边往卧室里走一边脱着身上的外套说:“是啊,我要好好洗个澡,洗掉这些天在医院的晦气。”

顾眉去洗澡,秦致远打开包,想把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拿出来放回原处,可是他以前没怎么干过家务,东西拿出来却不知道该放到什么地方,只好拿着东西在房间里来回打量。

而在此时,卫生间里的顾眉也没有闲着,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好澡,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睡衣换上,年轻的身材是最好的风景,而质地轻柔的蕾丝花边睡衣就是锦上添花了,顾眉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她听到秦致远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往卫生间这边走来,急忙羞答答地打开卫生间的门。

秦致远拿着一些在医院换下来的脏衣服,想放到卫生间旁边的洗衣机里,可他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轻轻地打开了,他无意中瞥了一眼,立刻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愣在那里。

卫生间的门半开着,柔和的灯光和氤氲的水气从里面透出来,顾眉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光着脚站在这朦胧的光线里,她的睡衣质地很薄,胸口开得很低,这就使得她的身材纤毫毕现。

顾眉的身材应该算是丰腴型的,骨架很小,但是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加上没有生育过,整个躯体就像一尊玲珑剔透的雕像一样。秦致远呆呆地看着顾眉,心里难免把顾眉和晓苇做比较,三十多岁的女人和二十多岁的女人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女人过了三十岁,特别是生了孩子之后,有些改变是无法避免的,她们的眼神不再澄澈,皮肤不再光洁,身材也不再挺拔,最重要的是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晓苇在家里经常不修边幅,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夫妻生活的质量直线下降。

现在,顾眉就这样站在秦致远的面前,她的刘海被水打湿了,露在外面的肌肤上也带着晶莹的水珠,睡衣下面若隐若现的**就像无尽的诱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