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44、强攻与智取

  陈芸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她对顾眉的爱情不能苟同,婚姻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要是人和人之间不管结没结过婚都可以相爱、乱来,婚姻还有什么神圣可言?而婚姻中的人们又哪里有安全感可言?

陈芸一开始就劝顾眉,结过婚而且有了孩子的男人是最麻烦的,新的婚姻不可能把旧的婚姻完全覆盖,况且还有孩子,孩子和爸爸血浓于水的感情不是说斩断就能斩断的,可是处在恋爱中的顾眉对这些说法根本听不进心里去,她不知道顾眉用了什么方法,秦致远居然真的和前妻离了婚同顾眉结婚,当然,陈芸还是希望好朋友的生活能够幸福,现在看到顾眉愁眉苦脸的样子,只好好言相劝。

“看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呢?你看看你们家张谦对你言听计从,你在他那里就像慈禧太后一样,哪里像我们家致远啊,什么事都和我对着干。”顾眉听到陈芸羡慕她有车有房,心里很高兴,但嘴上还是忍不住抱怨。

“得了吧,我发现人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以前喜欢秦致远,只盼望每天能够见到他就很满足了,要是他能多看你一眼,你就高兴得像彩票中奖一样,后来人家对你感觉好了,喜欢上你了,你就一门心思想要嫁给他,说哪怕每天给他洗衣做饭也心甘情愿,现在你们结婚了,你真正拥有了他,你又希望他能够温柔体贴、一切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最好永远不理他前妻和孩子,你说你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是什么?”陈芸看着顾眉连声地数落道。

“好,我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发现几天不见你嘴皮子功夫见长啊,不过让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过火了,看来人都是随着处境的不同而变化的啊,你以前也是花钱不眨眼的主,现在整个一个守财奴。”顾眉看着陈芸道。

“哼,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们有好房子住着,有车开着,风吹不到日晒不到,哪里理解我们约会都没有地方的苦楚。”陈芸对着酒吧的灯光感叹。

顾眉看着陈芸愁眉不展的样子,想着自己温馨的小家和陈芸父母的嘱托,于是试探地说:“陈芸,你难道真的打定主意跟着张谦了吗?现在房价这么贵,你们即使凑齐了首付款,后面也还要还几十年的按揭贷款呢?你们的工资都不高,这样的紧巴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告诉你,我们的青春可只有一次,而且很短暂,贫贱夫妻百事哀,你就不怕陷进这个泥潭挣扎不出来?”

陈芸的父母和顾眉的父母是同事,所以顾眉从小就跟他们很熟,他们对于陈芸的婚事一直持反对态度,所以每次见到顾眉都要求顾眉劝劝陈芸,顾眉只好见缝插针,也算是尽到做朋友的一点心意。

“我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但是人的一生能遇到几次真心付出的感情呢?我们不能因为一些不好的设想就放弃已经拥有的东西吧?你也一样,当初多少人不看好你和秦致远,不看好二手男人,可你不也义无反顾地和他结婚了吗?”陈芸知道顾眉的意思,但是她的话太没有说服力了,当初她就是这样劝她的。

“可是我们的结果并不十分完美。”顾眉忍不住反驳道。

“任何事情都是有得必有失,你选择了秦致远,就注定要接受他曾经有过婚姻有孩子的事实,你当初爱上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选择和他在一起呢?而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计较那么多呢?其实说白了就是人得寸进尺的劣根性,人家秦致远没变,变的是你,我也一样,我现在为张谦付出了那么多,说不定以后会因为他不能像我想象的一样对我而心理不平衡,但是生活是没有定数的,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陈芸的话一语中的,让顾眉忍不住反思自己。

从酒吧出来,顾眉的气消了不少,陈芸的话一点也不假,以前她爱秦致远,只盼望每天能够见到他就很满足了,后来两个人有了进一步的关系之后,她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要拥有他,只要能拥有他,让她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可以,可是等到她真正拥有了他,她又希望他能够温柔体贴、一切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看来她是有点过分了,从结婚那天起就因为这事那事和秦致远闹,这样只能让秦致远离她越来越远。

顾眉在反思了自己之后,又很快分析了婚姻中的形势,现在看来,母亲教给她的办法只适用于母亲自己的婚姻,爸爸人老实脾气好,对妈妈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有办法,只能顺着她,可是秦致远的脾气很拗,他认准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一哭二闹三上吊只能让他越来越反感,那么在秦致远对待前妻和孩子的问题上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但是怎么智取呢?这让顾眉很伤脑筋。

秦致远正在为怎么向顾眉开口说带孩子的问题头疼,没想到他还没面对顾眉,要先面对鸣鸣的恋父情节,前面说到晓苇到肯德基的儿童乐园去叫鸣鸣,鸣鸣虽然不情愿,但听到妈妈说爸爸已经去开车了,还是很高兴地跟着妈妈坐上熟悉的车,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说着儿童乐园的玩具怎么好玩。

可是等秦致远把车开到楼下,晓苇让鸣鸣和爸爸说再见要带他回家的时候,鸣鸣忽然像换了一个人,在车上拉着爸爸的衣服怎么也不肯下车。

“鸣鸣,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呢,快点听话,咱们下车回家了,不然你明天非迟到不可。”晓苇先下车,弯着腰耐心地对鸣鸣说。

“不,我不要回家,我要和爸爸在一起,我要让爸爸搂着我睡觉。”鸣鸣紧紧拉着秦致远的衣服,怕一松手爸爸就会溜走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