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47、新生活新问题

  秦致远以为顾眉回来肯定会对他私自去看孩子的事情纠缠不休呢,没想到她就像没事人一样,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这种出乎意料的感觉让他愣了一下,又很快热烈地说:“顾眉,你跑到哪里去了?我回来看你不在家,以为你到父母家去了,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顾眉看到秦致远情绪热烈的样子,忍不住心中一动,她走上前去捏住秦致远的腮帮子嗔怪地说:“哼,还说呢,你去看孩子都不告诉我一声,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老婆啊?”

顾眉嘟起嘴生气的样子十分可爱,秦致远看着心里痒痒地,他顺手搂住顾眉纤细的腰解释说:“我今天下午出门办事,正好路过鸣鸣的幼儿园,想着很久没有见到他了,顺便去看看他,可是见到他才发现这小子最近不知生了什么病,把手指头都给咬秃了,就带他去医院看了一下。”

“哦,孩子没事吧?”顾眉顺口说,虽然她没有见过那个孩子,也不愿意提起那个孩子,但他毕竟是秦致远的亲生骨肉,听到这里于情于理都要过问一下。

“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因为孩子正是心理敏感的时候,需要大人多陪陪他,所以我以后要多去看看他。”秦致远说起鸣鸣有点低沉。

顾眉见状不再说孩子的事情,她岔开话题,看着秦致远不怀好意地说:“孩子没事就好,你去看孩子居然不告诉我,要不然我可以买点礼物让你带过去,这一点你犯错误了,看我怎么惩罚你。”

秦致远看着顾眉的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却发现顾眉的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腰上,他天生最怕别人挠痒痒,见状急忙大叫一声夺路而逃,顾眉光着脚嬉笑去追,两个人在房间里你追我赶,最后秦致远举手投降,气喘吁吁地躺倒在床上:“顾眉,我不行了,我投降了,你换一种惩罚方式吧。”

“哼,投降了吧?我是如来佛,你是孙悟空,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心。”顾眉得意洋洋地说着,媚眼如丝地看着秦致远。

顾眉的脸因为刚才的运动热得红扑扑的,在灯光下像一个光洁的红苹果,秦致远看得出神,继而从床上一跃而起,一边扑向顾眉一边大声说:“你个小丫头挺厉害呀,还如来佛呢,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顾眉一声惊呼,顺势软软地倒在秦致远的怀里,两个人很快缠绵成一团。

事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顾眉是很满足的,她发现在婚姻中撒娇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力大多了,如果她今天一回来就和秦致远吵的话,肯定不会收到这样的效果。

而此时的秦致远躺在床上,看着顾眉起伏的胸脯,心里想的还是萦绕在心头的老问题:怎么把接鸣鸣来家里的事情和顾眉说?

秦致远还是比较了解顾眉的,他对鸣鸣到家里来的顾忌有两点:一,顾眉一直是个很在乎独立空间和私密性的人,她觉得家是两个人的独立空间,连同事朋友都不赞成到家里来玩,何况是孩子到家里来住;二,家里到处摆着一些小玩意,大人还好说,孩子可是爱动爱闹的,一不小心就是数不清的麻烦。

秦致远顾虑重重,可是这事不说也不行,他已经答应晓苇了,而且自己本来就对不起孩子,打算在以后的生活中好好补偿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为孩子做点事情,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能推辞的,而且他想到孩子来家里也不一定是坏事,鸣鸣是他的儿子,顾眉是他的妻子,这就决定鸣鸣是他们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他和顾眉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两个孩子也是名正言顺的兄弟或兄妹,再说他和顾眉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鸣鸣来家里,正好两个人也可以提前体验一下。

秦致远思前想后,直到顾眉枕在自己的胳膊上迷迷糊糊想要睡去,才终于开口说:“顾眉,,我和你商量个事,鸣鸣的妈妈要参加单位组织的培训,鸣鸣没人带,我想让他到家里来住一段时间,你看可以吗?”

顾眉正浑身软绵绵地枕着秦致远的胳膊,暗自庆幸今天没有进门就向秦致远讨伐他私自看孩子的事情,她还想着秦致远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以后要靠温柔术来慢慢渗透,让他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可是她没有想到温柔的后面会有更多的考验等着她,秦致远明知道她的让步,居然再一次挑战她的底线,这不是得寸进尺是什么?

顾眉看着秦致远,想着刚才让人晕眩的欢愉,高兴劲就像春风里刚刚绽放的玉兰花被一阵狂风雨打,身体也因为过于沮丧而僵硬起来,但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秦致远只是在拿着一个莫须有的事情试探她,于是她忍着怒气平静地问:“你答应了吗?”

秦致远看顾眉没有太大的反应,以为她经过短暂的反思真的想通了,又恢复到恋爱时的通情达理,于是马上放松了警惕,听到顾眉的问话急忙说:“是啊,反正就一个月的时间,现在孩子也大了,不用我们操心~~”

“够了。”顾眉还没等秦致远把话说完就身体僵硬地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秦致远说:“致远,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本来说好你去看孩子要提前和我说一声的,现在你私自去看,好,我看在我爱你的份上不去追究,可是你居然没有经过我同意就答应把孩子接到家里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秦致远听到顾眉的话立刻知道自己错了,他以为顾眉没有对他私自去看鸣鸣的事情追究,就代表对他随时看孩子的事情默许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今天去看孩子的事情远远没有过去,这成了他的罪证,顾眉哪天不高兴就可以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说。

秦致远想到这里,情绪也立刻低落下来,不耐烦地对着顾眉说:“顾眉,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吗?我去看孩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孩子的妈妈有事,我负担一下孩子的看护工作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我和你商量是尊重你,你说我把你当成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