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46、再回首恍然如梦

  “好。”晓苇看着秦致远拿起外套,嘴里答应着,心里却一阵疼痛,有人说,现在的社会男女平等,离婚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女人在经济上能独立,离开男人照样可以活得精彩,可是离婚之后晓苇才发现,离婚对于女人来说,感情的独立比经济的独立要重要得多,因为女人都是感性的,他们对于感情的依赖比男人要大得多,所以一个女人如果感情上不能独立,离婚是需要三思而后行的。

晓苇看着秦致远,这曾经是她的男人,这个家曾经是他们一起创造的家,没有秦致远的日子,这个家就是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今天秦致远一回来,这个家立刻像通了电一样光明,现在他要走了,要连光明一起带走了。

两个人一时无话,秦致远把外套搭在胳膊上慢慢往门口走去,晓苇跟在后面送他到门口,两个人仿佛有很多话要说,但谁也没有说出什么,等秦致远走出门,晓苇才看着高大的背影忍不住叮嘱道:“回去的路上开车小心点。”

秦致远转过头,看着晓苇和她身后的家,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和最重要的地方,但是他却把他们弄丢了,怪不得有人说婚外情是一场赌注极大的赌博,他押上了晓苇和鸣鸣的幸福来换取那放纵的激情,他还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

晓苇关切的话语和巨大的内疚感让秦致远迈不开脚步,他转过头看着晓苇,半天才说:“晓苇,对不起,我知道我给你带来的伤害很大,但是你不要 用我的错误来惩罚你自己,以后要是遇到合适的人,你也成个家吧。”

楼道里的灯光很暗,晓苇看着秦致远的脸,那脸上带着真诚的关怀,但是这关怀在她看来更多的是侮辱,难道她真的已经沦落到让他怜悯的地步了?

“致远,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你管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晓苇说完这话猛地把门关上,声控灯因为巨大的声音,像一个磕睡的人猛然被惊醒一样闪亮起来,秦致远看看紧闭的房门,叹口气慢慢地下楼。

而此时在门里的晓苇听着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只能把身体紧紧抵在房门上,才能抑制自己的哭声,有人说人的世事轮回都是有因果报应的,晓苇不知道自己哪辈子做错了什么事情会遭到这样的报应,自从结婚以后,她把家庭当事业来经营,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老公和孩子身上,最终却遭到无情的背叛。

比起生活的窘迫,晓苇觉得最难以面对的是自己的内心,她恨秦致远但她更爱他,这种恨和爱纠缠没有随着离婚而消失,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在秦致远那里已经结束了,他不但自己结了婚,还劝自己也要找个人结婚,这一切是不是说明他早已不在乎她了?

秦致远的话让晓苇不知所措,她从没有想过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生活,秦致远是她的初恋,他们顺利走完恋爱的路程然后走进婚姻的殿堂,她以为婚姻的模式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今,当这个问题不可避免地摆在她的眼前,她立刻像一个还没有准备好就被推上舞台的演员一样不知所措。

很快,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晓苇不由自主的跑到阳台上,透过阳台上的玻璃,她看到熟悉的凯越车已经调好头,正慢慢往小区外驶去,她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秦致远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没人,他想着顾眉一定是因为自己私自去看孩子而生气回父母家了,于是烦躁而疲惫地把自己抛进沙发里,呆呆地对着时尚而又陌生的屋子出神。

今天再次回到从前的家,看着晓苇的无助和鸣鸣依恋的眼神,秦致远的心里十分难受,所有的一切虽然已经成为过去,但在他的内心深处,那是永远无法斩断的东西,他甚至很后悔和晓苇说起的有合适的人就成个家的话,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晓苇永远都只属于他一个人,他们曾经那么相爱,他们曾经一起走过人生最美好的年华,虽然他们之间的爱情早已被平淡琐碎的生活冲刷得苍白,但现在想起来,爱过之后的亲情或许才是维系一生最坚韧的纽带。

再回首恍然如梦,秦致远想起这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婚姻的神圣就是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面对婚姻中的另一半,不能不顾忌另一半的感受。

有人说初婚的男人是凭着爱来面对婚姻,而再婚之后的男人是凭着技巧来面对婚姻,秦致远不得不承认,经过了一次离婚的风波之后,他比以前更在乎现在的婚姻了,结婚不是儿戏,他离婚再结婚已经让很多人对他另眼相看了,如果现在的婚姻再经营不好,这在他人生中就是无法弥补的败笔。

婚姻是一门学问,要想两个人几十年相安无事,是需要一些技巧和姿态的,秦致远觉得他和晓苇就是因为两个人在婚姻中不讲究技巧而越走越远,最后导致了无法弥补的遗憾,吃一堑,长一智,现在他想要在两个家庭中游刃有余,就需要多花一些心思了。

秦致远躺在沙发上慢慢梳理着自己的思绪,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抬头看看钟表,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他正想拿起电话打到岳母家问问顾眉的行踪,门口却传来熟悉的钥匙碰撞声,于是他急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站在门口像受过专业礼仪培训的人员一样对着开门进来的顾眉亲热地说:“老婆,你回来了。”

顾眉打开门,看到秦致远笑容可掬的样子,一下午的怨气很快烟消云散,她也是在看到秦致远的一刻改变了主意,既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法在秦致远身上不奏效,那就改变策略好了,她习惯地将包扔在沙发上,一边换鞋一边撒娇地说:“老公,你原来已经回来了啊,我刚才还想打电话让你接我呢,怕你没有忙完,只好打车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