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43、不同女孩的选择

  餐厅的轻松音乐播完了,很快换成了一首哀怨的老歌:

现在的你比以前快乐吗

还喜欢雨中散步吗

现在的我已习惯和自己说话

也不再心乱如麻

你家的窗口颜色改变了吗

一定是她最喜欢的吧

你总是懂得如何让一个女人快乐

失去我你在乎吗

我不再孤单害怕

也不再为爱牵挂

约定好不回头

只因我俩已不再为彼此等候~~

听着这首熟悉的《她比我更好吗》,晓苇的心里酸酸的,这些日子她晚上常常哼着这首歌曲,直到自己泪流满面,这哀怨的歌曲就是她的心声,现在离秦致远这么近,她终于忍不住看着他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你最近怎么样?过得~~还好吧?”

秦致远正在听着歌曲出神,听到晓苇的话急忙回过神来,尴尬地看着晓苇说:“我还好,过日子嘛,就是那么回事,你最近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晓苇避开秦致远的目光,低下头说:“我也还好,就是工作忙一些,公司又接了一些新业务,对我们是一种新的挑战,单位下个月要抽出几个资格比较老的设计人员参加三维广告培训,名单中也有我呢。”

“哦,工作还是忙一些好,充实,培训也是好事情啊,以后广告行业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你也该学点新东西了,就是辛苦你了,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秦致远想到晓苇下午去接孩子时风尘仆仆的样子,真诚地说道。

晓苇听着秦致远的话心里五味杂陈,在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中,她感觉秦致远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对她的辛苦操劳熟视无睹,所以她忍不住对他牢骚满腹,她的那些牢骚,并不是真的希望秦致远帮她做什么家务,她只是希望他能知道她的辛苦,哪怕说一声“辛苦了”,只是做梦也没想到,她终于听到这句话是在离婚以后。

“辛苦一点倒不怕,我习惯了,只是培训的地方是在外地,而且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怕鸣鸣没人带~~~”晓苇说到培训时很为难,尽管听完苏黎的话她感觉让秦致远带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但现在还是很难开口。

“晓苇,培训是个难得的机会,你一定要参加,鸣鸣就交给我好了,我答应过鸣鸣要好好陪他一段时间的,这样一举两得了。”听到晓苇的为难,男人的豪气让秦致远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你~~是不是应该回家商量一下?”晓苇看着秦致远义不容辞的样子很高兴,但也有点惴惴不安,毕竟顾眉的情绪直接影响到孩子的心情。

“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的。”秦致远说得底气十足,其实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那好,咱们先这样定下来,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吧。”晓苇说着站起身来,到儿童乐园叫鸣鸣回家。

秦致远见状也赶紧站起身,想着今天私自出来看鸣鸣已经违背了顾眉的意愿,再怎么开口向顾眉说周末带孩子的事情呢?

此时的顾眉正在酒吧,她下午给秦致远打电话,想问问他晚上吃点什么,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和前妻、孩子在一起,前段时间她对他反复强调前妻和孩子的问题,就是希望能让他明白自己对他和前妻的交往是很在意的,当时秦致远也没有过于反驳,她以为自己的强调起作用了,可是现在秦致远还是不顾自己的感觉私自去看孩子了,这让她心里十分生气,本想在电话里和秦致远理论几句,但是他居然很快挂断电话,还关了机。

顾眉一肚子的话憋在了心里,她悻悻地放下电话,不愿意自己在家里多呆,又不愿意回父母家听母亲唠叨,于是打电话叫陈芸到酒吧来玩,她以前是很喜欢到酒吧玩的,只是和秦致远谈恋爱以后,秦致远说酒吧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不高兴她到这种地方来,所以她很久没来了。

陈芸是一个幼儿园老师,也是顾眉从小一起玩大的朋友,北京人叫这种朋友“发小儿”,小资们叫这种朋友“闺蜜”,顾眉十分欣赏这几个称呼,时尚而又亲密,不管是“发小儿”还是“闺蜜”,那就是生活不顺时的大后方和垃圾筒,关键时刻的救兵。

此时陈芸坐在顾眉的对面,转动着手里的酒杯,一边看酒杯在灯光下映出不同的光辉,一边听着顾眉的唠唠叨叨,过了好久才说:“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能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人郁闷成这样,不就是秦致远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去看前妻和孩子了吗?秦致远现在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啊陈芸,不管秦致远过去怎么样,他现在和我结婚了,我们就是一个整体,不管什么事情都要经过两个人商量才行,我以前就和他说过,他去看前妻可以,但是要先让我知道,他居然还说也不说一声就去看他们,这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吗?”顾眉说起这件事情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怪不得清官难断家务事呢,你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完全按照我们的意愿来进行的,你总不能因为秦致远不听你的话就去离婚吧?所以你还要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你看看你现在刚刚结婚,就过上有房有车的生活,秦致远总的来说还不错,不像我们要什么没什么。”

陈芸说起自己也是一肚子苦水,她的男朋友张谦是她大学里的校友,那个男孩长得一表人才,处事谦和有礼,只是家在农村,家里这么多年供他上学把积蓄都掏空了,工作后谈恋爱、结婚、买房就全靠自己了,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物价噌噌往上涨,房价更是一天一个样,想买房哪里是那么容易的,陈芸家坚决反对这门婚事,可陈芸死心塌地非张谦不嫁,家里见状只好立下军令状,一定要等到张谦买上房子两个人才能结婚,于是两个人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目的只有一个:买房结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