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39、单身母亲

  晓苇在路上使劲蹬着自行车,想着鸣鸣一定在幼儿园等急了,鸣鸣最近变得格外敏感和胆小起来,下午晚接一会他就很紧张,在家也不愿意自己呆在一个房间,一定要呆在看得见她的地方,好像她随时会离开他一样,有时候还会看到他一个人在咬手指头,她知道这都是孩子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可是原有的安全感不是说能恢复就能恢复,她只好尽量早点接孩子,尽量多和孩子呆在一起。

可是,有些事情能想到并不一定能做到,自从和秦致远离婚以后晓苇才知道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有多难,以前的时候她和秦致远都上班,秦致远的工资比较高,相比之下她的工资就是锦上添花,而她又会勤俭持家,所以他们的生活过得游刃有余。

离婚之后,晓苇发现自己一个月不到两千元的工资要应付生活中所有的开支是很紧张的,虽然秦致远每个月给孩子五百元抚养费,但是现在物价飞涨,那五百元还不够孩子的幼儿园费用,要是再给孩子报个特长班什么的就根本不够,要强的她又根本张不开嘴和秦致远要求增加抚养费,只能自己想办法。

也是经过了离婚和经济的双重打击,林晓苇知道在这个社会上除了自己之外是没有人可以靠得住的,她这几年因为一门心思扑在家庭上,工作上的事情得过且过,而广告行业又是一个不断推陈出新的行业,所以她以后必须要花更多的精力投入工作当中。

人生有的时候,事情坏到极致以后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最近生活一向低沉的林晓苇没想到还会有好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今天领导找她谈话,说公司为了提高员工的业务能力,特地选出几位功底比较扎实的员工参加一个创意设计培训班,公司报销培训费用,这对设计人员是个难得的机会,所以很多员工都跃跃欲试,但因为名额有限,公司决定让几个资格比较老的员工参加,她位列其中。

林晓苇刚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她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只是凭着在学校的那点基础和一贯的认真做事,以前有这样的机会考虑到家庭和孩子需要照顾,总是能推就推了,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学习,早晚会因为业务能力不行而被淘汰,而一旦失去这份工作,她和鸣鸣就会失去生活费用来源,那真是不可想象的糟糕局面。

晓苇知道这次的培训是一场及时雨,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可是当她培训要在外地进行、并且需要培训一个月的时候,心里的高兴劲一下子没了。

如果她参加培训,鸣鸣怎么办?

因为晓苇和秦致远的父母都不在这个城市,而一直生活在农村的老人也不太适应城市生活,所以鸣鸣是晓苇一手带大的,很小年纪就开始上幼儿园,晓苇大部分的周末时间都是和鸣鸣形影不离的,周末有事也会带着孩子出门,实在不方便才让秦致远带一会,现在她要去培训,肯定不能带孩子,而秦致远自从婚礼当天送她妈俩回来之后,除了每到周末给孩子打个电话,居然一直没有来看孩子,而鸣鸣在得知她和秦致远离婚之后情绪很不稳定,她也不能把孩子交给不熟悉的人看。

想起秦致远,晓苇忍不住深深叹口气,离婚,或许真的意味着两个人从感情到生活的彻底断裂,有道是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秦致远可以不在乎她的感受,可是孩子是他的亲骨肉,难道他真的能把这种血缘一并斩断吗?

秦致远不来看孩子,晓苇当然不能做到主动把孩子送上门去,于是都想放弃参加培训了,正好苏黎来电话,晓苇忍不住和她说了起来,没想到苏黎大叫起来:“孩子怎么办?这还用说吗?让秦致远看啊,你们虽然离婚了,但是他毕竟还是鸣鸣的爸爸,是爸爸就有照顾孩子的责任,我说你这个人什么时候能改掉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毛病啊?”

听着苏黎的大呼小叫,晓苇也觉得应该把孩子送给秦致远带,看来需要给秦致远打个电话商量一下了。林晓苇一路想着一路蹬着自行车在路上飞奔,风吹起她的长发,深秋的天气已经有着很浓的凉意,但她的后背竟然渗出了汗水,等她赶到幼儿园,看到已经关门了,她正要跳下车子冲进去,却发现幼儿园的停车场上停了一辆熟悉的车子。

“晓苇,你怎么才来?我和鸣鸣已经等你很久了。”秦致远看到晓苇,急忙拉着鸣鸣下车,对晓苇说。

“我公司里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林晓苇避开秦致远的目光,对着鸣鸣说:“鸣鸣,妈妈有事来晚了,对不起。”

“妈妈。”鸣鸣看到晓苇,甩开爸爸的手跑到晓苇身边,紧紧地抱着妈妈的腿。

晓苇蹲下身抱抱鸣鸣,眼光却忍不住落在秦致远身上,想象着他抛弃妻子奔向新的生活,现在正好处在蜜月期,会是怎样的志得意满呢?

让林晓苇没有想到的是秦致远的身上并没有志得意满的痕迹,他穿的还是她以前买的衣服,在离婚的时候她都洗净熨好让他带走的,可是眼前那些衣服全都走了形,可以看出好久没有好好熨过了,她心里酸酸的,不知是为秦致远还是为那些她亲手买回来的衣服。

“晓苇,我最近太忙了,没能来看鸣鸣,今天好不容易过来,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秦致远在晓苇的注视下有点不好意思,急忙说。

“好,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过我希望你今后能尽量抽时间来看看鸣鸣,你要知道孩子还小,他需要父亲的关爱。”晓苇站起身来收回自己的目光冰冷地对着秦致远说,她突然对他的论调很反感,忙就可以不看孩子了?孩子又不是小狗小猫,父母是要为他的一生负责的,不经过孩子的同意离婚就对他够不公平的了,难道连见到父亲的资格也没有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