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40、医院

  秦致远顾不上晓苇的脸色,急忙对她说出下午的发现以及自己的担忧,还拉过鸣鸣的小手让她看,鸣鸣知道自己闯祸了,紧紧攥着自己的手指,掰都掰不开。

晓苇看到鸣鸣的手指忍不住自责起来,她最近真是太大意了,虽然以前就知道鸣鸣爱咬手指头,但是一直没有往心里去,没想到孩子的手指已经变成这个样子,她一边流泪一边不停地对鸣鸣道歉,让秦致远看得心酸。

秦致远和晓苇商量,他的意思是马上到医院去找医生看看,不管孩子是身体原因还是心理原因,只有经过了医生的诊断和指导才能对症下药,两个人平时工作都忙,而孩子的事情却是刻不容缓,所以捡日不如撞日,要不他回去也不心安。

林晓苇刚才看到鸣鸣的样子早就慌了神,现在听到秦致远这么说,当即便同意了,秦致远把晓苇的自行车放到幼儿园的停车场上锁好,发动汽车很快往中心医院驶去。

晓苇坐在后座上抱着鸣鸣,看着秦致远稳稳地握着方向盘,感觉一个家如果没有男人,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因为女人不管怎么坚强,一到关键时候还是不如男人沉稳。

医院本来是让人十分压抑的地方,但中心医院的儿科却设计得十分人性化,墙面的底色不是严肃的洁白而是象征生命的绿色,墙面上涂了孩子们喜欢的卡通画,墙角设置了一个小型的游乐场,让孩子到医院来感觉像到了游乐场一样放松。

晚上的医院人少了一些,鸣鸣初到医院还很平静,虽然不像从前那么活泼,但却好奇地东张西望,可是当他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就十分紧张地抱着晓苇地脖子要回家,晓苇见状,只好在候诊室门口坐下来,轻声细语地安慰鸣鸣,秦致远则去挂号。

“你好,麻烦挂一个儿科的专家号。”秦致远来到挂号处,拿出十块钱递给负责挂号的女孩说。

“好的,请问有病历吗?”女孩笑容可掬,现在医院也开始实行微笑服务了。

“没有,你重新给我办一个吧,麻烦快一点。”秦致远有点着急,他本来打算去看看鸣鸣后就回家的,顾眉原来说过来看孩子要先经过她的同意,现在到这个时候还不回家,顾眉一定着急了。

女孩拿过一个病历本让秦致远填写联系方式,他拿过签字笔一阵龙飞凤舞,结果笔还没有放下,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致远,你怎么还没有回来?”秦致远打开手机还没有放在耳边,顾眉慵懒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顾眉,我现在在外面呢,可能会晚一点回去,你不用等我了,自己先弄点东西吃或者到你妈妈那里吃点。”秦致远一边在填写病历一边对着电话说。

“致远,我们不是说好今天吃完晚饭到超市买东西的吗?你到底在哪里呀?”顾眉打破砂锅问到底。

“是这样的,我今天去看鸣鸣,他身体有点不舒服,我陪他到医院来看看。”秦致远知道不说实话顾眉是不会罢休的,只好老老实实地说。

“致远,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去看孩子可以,但是一定要经过我的同意,你怎么能连个招呼也不打呢?”顾眉听到秦致远的话心中十分不悦,声音立刻高了起来。

“顾眉,从你出院到现在我说过好几次来看孩子,一直因为这事那事没有抽出时间,今天正好有空过来看看,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啊,我在医院忙着呢,回头再和你说。”秦致远耐着性子和顾眉解释几句就挂了电话。

秦致远办完挂号手续,拿着病历急忙往儿科走,快到晓苇身边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再次响起来,他拿出手机看到还是顾眉的号码,想着晓苇正在等着病历找医生看病,想着鸣鸣的诊断结果还不知什么样子,而这个时候顾眉还在纠缠他来看孩子的事,于是不耐烦地把手机关掉。

医院的灯光不管怎样辉煌,还是会在夜晚透出一丝伤感,秦致远走到门诊室门口,看到晓苇抱着鸣鸣坐在长椅上,鸣鸣因为害怕而紧紧搂着晓苇的脖子,使晓苇只能弯着腰才能和鸣鸣脸贴着脸,她为了让鸣鸣在自己的怀中舒服一点,把一条腿踮着脚尖抬起来撑住他的上身,这个姿势看起来很累,但是她就那么坚持着,像孩子很小的时候一样用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她的长发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但遮不住她眼中流露出来的母性的温柔。

秦致远站在那里看着灯光下的晓苇和鸣鸣,突然心里一阵难过,他想到面前的这两个人曾经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可是和他们一起生活的这么多年,他忙着出差、忙着工作、忙着在单位争名夺利,他一直以为努力工作就是对家人的负责,觉得晓苇的抱怨是对他的不理解、不支持,于是开始从心里开始疏远、拒绝沟通,反而对顾眉敞开心扉,呵护有加,以致彻底背叛了婚姻。

秦致远想到这里,内心的愧疚使他深深低下头走到晓苇身边轻声说:“晓苇,号挂好了,咱们赶紧进去让医生看看吧。”

主诊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医生,这让晓苇很心安,她从小就对头发花白、神态慈祥的人有着天然的崇拜,医生果然很敬业,她仔细地检查了鸣鸣的手指、牙齿以及询问了鸣鸣的饮食习惯,最后建议先给孩子做一个微量元素检查。

做微量元素检查要采血,鸣鸣平时最怕打针了,所以一见到护士拿着针管就又哭又闹挣扎起来,大声哭喊着:“妈妈,我很乖,我不惹爸爸妈妈生气,不要让我打针,好不好?”

晓苇看着鸣鸣的样子,知道采指血的那种疼痛是很难受的,想着孩子不能和爸爸在一起生活已经够可怜的了,还要承受这样的疼痛,她一直在秦致远面前伪装的坚强终于崩溃了,泪流满面地推开秦致远,抱着鸣鸣哽咽着说:“鸣鸣,你是个好孩子,你没有错,咱们不打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