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三者转正:嫁接婚姻(全本)

54、作茧自缚

  “那好,你们赶紧先走吧,我也该去坐车了。”晓苇看着鸣鸣坐在爸爸的车上高兴的样子,心里有点安慰,同时也有点失落。

“时间不早了,我和鸣鸣先送你到汽车站再回去吧。”秦致远整理好晓苇给鸣鸣带的日常用品,打开后车门对晓苇说。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很快就到了。”晓苇说着,秦致远已经不由分说把她的背包放在了后座上,鸣鸣也在帮腔说:“妈妈快上车,我和爸爸一起送你。”

晓苇见状只好坐到车上,秦致远关上车门,快步走到另一边坐进车里,熟练地启动。

因为是周末,路上的车不是很多,秦致远一边开车一边和晓苇说培训时的注意事项,因为他是做技术的,经常给一些员工培训或者到外面接受培训,所以很有经验,他告诉晓苇,老师上课的时候不要急着吸收课程知识,做好笔记,回过头来实践的时候多翻翻,很快就掌握了。

晓苇听着秦致远的话不住地点头,她侧身看着旁边熟悉的脸庞,忽然想起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用崇拜的眼神看他了,以前他是学计算机的,而她学中文,对电脑的接触很少,所以她的电脑知识基本全是他传授的,那时她每当看着他熟练操作电脑的样子,就用很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可是结婚以后,她一心扑在家庭上,要照顾孩子又要做家务,而秦致远又对家务不擅长,所以她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总是毫无表情地教训他,以致于两个人的话题越来越少。

车在路上平稳地滑行,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偶尔应付一下鸣鸣看到路上新奇事物的大呼小叫,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因为是周末,车站的人很多,售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秦致远把车停在停车场上,吩咐晓苇带好鸣鸣,拎起行李就往售票口走去,晓苇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站在拥挤的人群里,心里涌上一阵莫名的酸楚。

她记得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每次出差秦致远都会来送她,给她买票、买水果,反复叮嘱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而秦致远出差的时候,她每次也都会送他,给他写缠绵的纸条让他在路上看,可是结婚以后,随着夫妻生活的日渐长久,他们彼此的出差都成了家常便饭,除了打声招呼,连一声亲切的问候也不再有,由此看来,忽视是婚姻中可怕的隐形杀手。

秦致远经过几十分钟的排队终于买到票,他拿着票快步往晓苇身边走去,无意中看到售票厅旁有一个卖零食的亭子,他走上前去买了一瓶饮料和几包零食,连车票一起送到晓苇手里说:“晓苇,票买到了,一会就发车,你赶紧找到自己的座位休息一下吧,这点零食带着路上吃,我可是知道坐长途车是最没有意思的。”

“致远,谢谢你。”晓苇接过车票和零食,感激地看了秦致远一眼,四目相对,他们不约而同想起往日的时光,可是物是人非,他们很快又像烫到了一般快速地收回自己的目光。

车站上人来人往,秦致远和晓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三个人尴尬地站着,鸣鸣看到爸爸妈妈不说话,他记得以前爸爸妈妈不说话就是快要吵架的表现,于是害怕地拉着晓苇的衣角说:“妈妈,你路上坐车要小心,记得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电话哦。”

晓苇蹲下身,亲亲鸣鸣的脸蛋说:“好的,鸣鸣,妈妈会每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但是你一定要答应妈妈听爸爸的话,不能惹顾眉阿姨生气。”

“妈妈,我会的,我们拉钩。”鸣鸣伸出小手指,和妈妈的手指钩在一起,秦致远看着母子两个亲热的样子,心里十分惭愧,作为一个父亲,他没有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惭愧。

时间已经到了,售票厅的广播已经通知旅客上车,秦致远看着鸣鸣对晓苇恋恋不舍的样子,提起行李对鸣鸣说:“好了鸣鸣,妈妈该上车了,咱们两个一起送妈妈上车好不好?”

“好。”鸣鸣答应着,拉起妈妈的手就跟着爸爸走,这一刻他忘记了爸爸妈妈离婚的现实,他觉得他们就是一家人,他喜欢看到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样子。

晓苇很顺利地坐上车,秦致远抱着鸣鸣在车下挥手再见,早晨的阳光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晓苇和秦致远看着对方,忽然想起他们曾经拥有无数个这样平淡无奇的早晨,可是那时他们总是用挑剔和抱怨的眼光去看生活、去看彼此,世界在他们的眼中不再美好。

可是现在,当这一切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才知道曾经的平淡如水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他们没有珍惜、没有及时去沟通,而人生,并不是会给每个人亡羊补牢的机会。



对顾眉来说,秦致远去接鸣鸣的这段时间可以算是度日如年,因为她知道从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到秦致远以前的家,平常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就算他上楼接鸣鸣要二十分钟,来回一个小时也足够了,可是现在已经快两个小时了,秦致远还没有回来。

顾眉烦躁地在家里走来走去,每当走到阳台的时候就从窗户里往下看一看,楼下始终没有秦致远的身影,她终于忍不住了,拿起电话就拨打秦致远的手机,可是很快,手机就在家里响起来,看来他出门匆忙,连手机也忘记带了。

顾眉坐在沙发上,这一刻她很后悔答应秦致远接鸣鸣到家里来,家里多一个孩子会有很多麻烦不说,最让人担心的是秦致远的感情天平的倾向,她和秦致远当初重重关防都能逾越雷池,秦致远和前妻曾经有着那么深厚的感情基础,一旦旧情复燃,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她提供这样的机会让他们单独接触,不是作茧自缚、引狼入室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