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

从此伤怀伤别离(七)

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 素色清歌淡 1002 2012-09-29 10:34:00

  “本宫这丫头容貌尽毁,这才带上面纱。”李诗茵并不知道梨儿毁容的事,只是以为梨儿戴上面纱,只是计划中安排的更像琉璃一些,若是摘了面纱,岂不是等于前功尽弃?于是胡诌了一个借口。

“不碍事,娘娘,若是他们想看,梨儿揭下来给他们瞧瞧便是。”说罢,梨儿当真就揭下了面纱,众人纷纷吸了一口冷气,就连李诗茵也愣在了原地,眼里有泪花在打转儿。

梨儿清秀的小脸上伤痕累累,猩红的盘踞在腮边,看得众人的心不禁一阵阵泛疼。侍卫眼底也闪过了一丝歉意,冲梨儿抱拳赔礼道:“属下不是有意要掀姑娘的伤疤,得罪之处,倍感抱歉。”

梨儿虚弱的一笑,将面纱戴回脸上:“不碍事。”可语气里分明带着委屈和哽咽。更叫那人心头的愧疚又深了一分。也不再阻挠,退会了队伍里。

“梨儿,走!”李诗茵凝视了那人一眼,开口叫道,率先走在前面,梨儿提着食盒紧紧跟了上去。

因为时间紧迫,二人在引路侍卫的带领下,快速的向着琉璃的牢房走去。等走到了那间关押琉璃的牢房前,二人也有点吃惊,这待遇,怕是比普通人家的小姐还要好吧?

那一桌子的膳食美味,丝毫不必李诗茵这怜妃的派头小,而牢房内也是干净整洁,床铺被褥一应俱全,质地看上去也都是上乘。

只是可惜琉璃此刻一身白衣已经脏乱得很了,在大殿上溅的血花已经干涸凝固在白色的软纱上,绽放成一朵一朵暗红的血花,一头青丝散乱的披在身后,桌上的膳食未动半分,琉璃也只是窝在墙角,离那高枕软床远远的。

“沫小姐,沫小姐。”李诗茵对着角落里蜷曲的人儿唤道。

琉璃这才抬起了小脸,五官依然精致无双,只是绝美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初见时那般的生气,一双美眸更是死气沉沉没有任何的光亮,看过来的目光亦是木然。

李诗茵一惊赶紧奔过去扶起琉璃:“沫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尤其是琉璃身上不容忽视,触目惊心的血迹,让李诗茵的心紧紧地收缩起来。

“将死之人。”琉璃拂开李诗茵的手,又要蹲回角落离去,只有蜷曲在哪里,她才会感到一丝的安全和温暖。她的心,凉透了,除了自己,没人能取暖!

“此言差矣。”李诗茵这才结果梨儿手中的食盒,放到了一侧,又将梨儿拉到跟前来对这琉璃说道:“你看。”

琉璃抬头看着眼前的人也微微吃了一惊:“娘娘这是何意?”

梨儿自己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沫小姐,是如玉婶婶让我来的换您出去的。”

“换我出去?不行!那你岂不是白白为我送了性命?我不过是孤苦无依的弱女子,这个世上,我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死了又如何?”琉璃一脸哀伤,在天牢昏暗的灯光下,琉璃的脸苍白的近乎透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