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

一朝成凤百鸟迎(六)

倾世璃歌:冷后不争宠 素色清歌淡 1018 2012-10-24 11:43:00

  “姐姐为了哥哥所付出的,到让我自行惭愧了。”琉璃苦笑着。

“郡主不必伤怀,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主子方才临走就吩咐了,若是她不能完好回来,势必让我给郡主看一样东西。”绿儿起身走向妆台,取了一张纸过来。

琉璃接过,看着上面的字,娟秀如兰,清灵跃于纸上。琉璃看了脸上的苦笑更加重了。

“想不到姐姐竟这般为我着想。”琉璃将纸小心叠起收到怀中。

“主子还说,郡主掂量便可。”绿儿为起身的琉璃取来一件披风,又细细的为他披上。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琉璃转身走入黑夜,早有未央宫的宫女太监们侯在一旁,待琉璃走出后,便跟在了她的身旁,浩浩荡荡的走向她那个华丽的牢笼。

一念繁华,一世沧桑。何日抛开烦恼事,同相携,泛轻舟。

说来容易做来难,如何轻易能放得下,爹爹血染山河的悲哀?

这夜,君煜宸依然是携了贤贵妃去了百乐宫,德妃差点鼻子也气歪了,可是终于压着一腔怒火没发作。

太后躺在床榻上,花姑陪着说话:“花姑,你瞧乐儿那孩子,总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啊。”

“太后可是想起了小姐?”花姑正在一旁绣着一方帕子,其间梨花淡然笑在春风中,这算一算,御花园和未央宫的梨花,怕是都快开了。

“倒不是妹妹,而是另一个人。”沈芙摇了摇头道。

“不知娘娘想起了谁?”花姑侧耳倾听着。

“哀家想起了那日在朝堂上宁死不屈的沫小姐。沫琉璃。”花姑手一抖,针尖刺进了指甲里,一颗血珠染上了洁白的帕子,但是她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看着一方锦帕道:“倒是可怜了这一朵半开的梨花了。”说完便将手中的针线放下。

“娘娘怕是有些思念沫将军才会有如此的感觉。”花姑轻轻的安慰道。

“或许吧。”太后长叹一声,闭上眼睛,片刻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花姑看着那一朵染血的梨花,闭上眼睛,一颗泪珠不经意的滑过她已经有些岁月痕迹的面容,张开眼,竟是满目荒凉。

那一滴泪,不知道花姑是在为谁而流,只是这沫琉璃,是真的死了。

次日众妃倒是来的很齐,未央宫的凤鸾殿,早已备好了茶水点心,琉璃穿着百鸟朝凤的朝服,明黄的的长摆逶迤在地,一直展翅凤凰徐徐如生的绽放开来。头上顶着金灿的凤冠,同样是一只展翅的凤,嘴里衔了一颗明亮的东珠,坠下些许金丝流苏恰好垂在琉璃光洁的额前。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妃们挽了宫服宽大的袖摆,一只脚微微上前,整个身子便屈了下去。

“都平身吧。”琉璃微笑着依然温婉的语气。

众妃们这才起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今天的朝礼,各位妹妹可是都到了?”琉璃还未从内务府拿到妃嫔的名册,因此并不太清楚这后宫中究竟有多少位妃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