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第一部分 舞动青春 第三十一章

陨落在天国的流星(全本) 文晓草 2780 2007-05-28 17:30:07

  天气好热,太阳好大,弄得人头昏昏的。韩蕾爬起来后发现脖子后面全是汗,就像从水缸里捞出来似的。

虽然有些昏沉沉,但想到法理学考试在即,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她不停念叨着“萧逸晨,高弋阳,两头大笨猪,大笨驴,气死我了,居然挂我电话,哼,气死我了!”

走出女生公寓门口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她面前,她不信任的揉了揉眼睛。

萧逸晨,是萧逸晨!他居然站在门口对着她微笑,那眼神柔和而细致,既不灼灼逼人,也不无礼!

她再使劲睁了睁眼睛,终于相信站在面前的是个大活人!于是,她大步迈向萧逸晨,盯着他一字一句问道:“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他唇边仍然带着那丝微笑,很仔细、很深沉的望着她,彷佛想把她每个细胞都看清楚似的。然后,他开口了,声音低柔而关怀,“我惹你生气了,所以在这等你了。”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怎么惹我生气了?”她明知故问的扬了扬漂亮的小眉毛。

“我挂你电话了。”他坦然的回答。

“为什么挂?”她再问。

“一时糊涂。”

“哦?”她掀起了眉,也瞪大了眼,甚至龇牙咧嘴了。一时糊涂?好轻巧的理由!

“对不起。”

“你下次再挂我电话,我咬死你!”她不客气的说。

“如果我被咬死,算是我的报应,因为我得罪了你。”他安详的说,又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该死的家伙,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有不一样的感觉?为什么就是生不了他的气?

他跟着笑起来,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把我伸出来。”

“干什么?”韩蕾困惑的看着他,“你又想干嘛?”

“伸出来,快。”萧逸晨说着,然后拽着韩蕾的手,然后往她手心塞了样东西。

韩蕾看了萧逸晨一眼,然后摊开手心,她拿起一看,是两张电影票。

“如果接受我的道歉,那我们晚上一起看电影吧。”萧逸晨笑着说。

“不行。”韩蕾赶紧接口:“不行。”

“不行?”萧逸晨邹着眉头,“你约了别人吗?”

“我要看书呀。”韩蕾扬了扬手上的资料,“星期六晚上就要考试了,再不看书哪还有时间呀。”

“在我们学校大礼堂看电影,就算耽误,也不过两个小时。看完电影,你再看书也不迟。”萧逸晨不依不饶的说,“而且你必须去!”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约别人看电影!”

“真的?”

“是的。”

“可是……”韩蕾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天生爱玩的她还是忍不住问了问:“什么电影呀?”

“呵呵。”萧逸晨眉头舒展开来,“《红磨坊》,幽默的凄美悲剧,你应该会喜欢。”

韩蕾溜着眼珠盘算着,星期六离现在还有两天,于是,她欣然同意了。那些好好学习之类的誓言,一下子被她丢进了另一个世界。

吃完晚饭,韩蕾带着对一个凄美爱情故事的期待,和萧逸晨走进了电影院。随着《红磨坊》布帘的掀开,她进入了一个眼花缭乱的世界。

盛大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歌舞,五颜六色让人迷醉的灯光、暴露而谄媚的舞裙,衣冠楚楚但贪婪垂涎的绅士们,戴着浓妆艳抹的面具的舞娘们……韩蕾目不转睛的盯着电影屏幕,而萧逸晨却在黑暗中不时看着韩蕾。

当看到Nicole登台演出,Ewan将钱甩给她含泪离去然后Nicole唱出了他们俩的情歌《comewhatmay》时,韩蕾泪流满面,萧逸晨看的目瞪耳呆,他从未想过她会是如此感性的女生。

就算走出了电影院,韩蕾依然不停拿纸擦着哭红的双眼。

“韩蕾,你没事吧?”

韩蕾摇摇头,“我没事,只是觉得他们太可怜了。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悲剧结尾?”

“当**遇上诗人时,就像火星碰到药引,爱情一触即发。浪漫是每个女人都不可抗拒的毒药,包括最专业的娼妓。然而一个穷人加上一个不光明正大的女人,他们之间注定就是悲剧。”萧逸晨轻笑说:“不过,在我看来,这倒未必是场悲剧。”

韩蕾顿了顿,她擦掉最后一滴泪,然后不解的问道:“都死了一个,怎么还不是悲剧?”

“Nicole成功地使Ewan相信“她爱他”了,同时Ewan也使Nicole相信了“Loveiseverything”。这么看来,也该是场喜剧了。”萧逸晨很认真的说。

韩蕾笑了笑,她点头同意了萧逸晨的观点。起码这么想,她心里会舒坦些。

电影散场后,韩蕾和萧逸晨一直聊到女生公寓门口,然后约好萧逸晨在楼下等她,因为他要陪她一起复习。理由很简单,萧逸晨也是A大的学生,同样避免不了期末考试。只是这个理由对萧逸晨来说,根本不是理由。他和韩蕾不同,他会上好每一堂课,做好每门功课的笔记,所以基本上就算不复习,成绩也是优秀的。他这样,无非是想多和她呆一会。

不过,当韩蕾再从女生公寓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再生龙活虎,也没有兴趣去讨论悲剧喜剧,什么人世间最崇高的爱情。她得知了一个消息,法理学考试被提前安排在明天晚上,也就是说她复习的时间又少了一天,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怎么了,韩蕾?”萧逸晨迎了上去。

“死了。”

“什么?”

“提前了。”

“呃?”萧逸晨看着她,眼底有着一抹很深的关怀。

“法理学提前考试了,提前了。”韩蕾大叫道:“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么活生生的剥夺了我一天复习的权利,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哦。”萧逸晨凝视着她,“那你更要赶紧看书了。”

“看,怎么看嘛?”韩蕾撅着嘴巴,“我本来都想好了复习计划,可是现在全被打乱了。”

“难道你平时都不看书的吗?”萧逸晨很惊讶。

韩蕾不以为然的说:“平时?哦,不,是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看书。”

“天呀,那你怎么考进大学的?”

“你不要喊天了,我当时都想喊天了,谁知道是哪路神仙帮我呀?”韩蕾笑了笑,随即转了转那灵动的大眼睛,“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你不会想作弊吧?”萧逸晨好心的说:“那可不行。”

“你别小瞧我。”韩蕾拍了他一下肩膀,“我是想,既然时间不够,那我就挤出时间来,所以我决定了今天晚上通宵自习。”

“什么?”萧逸晨大惊。

“你别不相信我,我还是很有毅力的。不过,我会这么担心法理学考试全是因为你,所以你必须陪我上通宵自习。”

“什么?”萧逸晨虽然惊讶,但心里却是十分愿意。

“什么什么,你非陪不可。不过,上自习前,你先陪我去趟超市。”韩蕾坚定的说。

“去超市干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韩蕾神秘一笑。

接着,萧逸晨目瞪耳呆的看着韩蕾从超市出来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有情人梅、杨梅、香蕉片、巧克力……

“干嘛买这么多吃的?吃完再买不行吗?”萧逸晨困惑不解的说:“你先把东西放回寝室,我在楼下等你,你得抓紧时间。”

韩蕾口里叼根棒棒糖,口吃不清的说:“谁说我要拿回寝室,我是特意买好,留到等会看书时吃的。熬通宵这么难受,没吃的怎么行?”

“啊?”萧逸晨张大嘴巴,久久不能闭上。天呀,他还以为她是为平时备干粮,结果竟是为了今天晚上做准备,他突然觉得有点晕眩。

韩蕾不客气的朝他下巴推了一下,“干嘛这么吃惊,我连你那份都买了,你不谢我,还装出这傻样,欠打呀?”

萧逸晨不再说话,他抱以韩蕾无奈的苦笑。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