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吸血鬼殿下们,请小心(全本)

第二十六章 血族的秘密

  而修尔•斯塔米茨居然是人类和吸血鬼的孩子,甚至他的父亲就是董事长佑岚•佛尔罗德•乔凡尼的生父,也是乔凡尼血族的族长!那他的母亲应该是怎样的女子啊,是怎样的女子才可以让一个吸血鬼冒着破坏血规的命令而甘愿她留下属于自己的孩子,并且被保护在乔凡尼公司里。



所以,在看到修尔•斯塔米茨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异样的光芒,那不是属于吸血鬼的,那是属于人类的光芒。多少年了,竟然还可以看到这样的存在,一半吸血鬼的血液,一半人类的血液……



“你们吸血鬼,真是变态的物种。”我忽然放下了手里的资料对着坐在窗台上的少年说道。



他扬扬眉毛:“怎么?”



“我们人类,对于你们不就是食物的概念吗?”我抬起眉眼。



他听到我的话,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后来应声道:“如果硬要这么理解的话,的确是这样没错。”



“你说,我们人类把土豆当食物,但是会跟它生孩子吗?”我嘲讽的笑笑,虽然理论上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人类对于吸血鬼来说,不也是食物吗?



“呵呵,”坐在窗台上的少年忽然轻轻一提脚尖跃到我的桌上,居高临下的弯着腰托起我的下巴:“我的主人,你对于我而言可不只是食物哦,我也想和你……生孩子呢。”



微微抬了抬眉角望了一眼托着我下巴的少年,我淡淡的勾起了嘴角:“不要忘记,你现在是我的奴隶。我的心里,有你的契约……”



是的,我的心里有这个空灵如冥的少年的契约……束缚在他那双会变得血红的双眼内,束缚在他那对雪白的獠牙上,束缚在他那冷然寂静的荧光里……像一条锁链般,牢牢的把我的心脏和他的灵魂勒紧。



“是的,我的主人。”他听罢优雅的一个俯身,半跪在我面前……



在他退下之前,我轻轻喊住了他:“该隐,你说……修尔•斯塔米茨有没有初拥人类的能力?”(初拥,是属于吸血鬼的词条。一般来说,初拥有两种方式:1、吸血鬼在人的脖子处划出十字形的口子,将人体的血放尽,再让其吸食自己的血液;2、吸血鬼直接吸干人体的血,再让其吸食自己的血液。如此的过程,是血的盟约,不可毁灭的。并不是所有被吸血鬼咬的人类都能够获得初拥,往往都是直接吸死的。吸血鬼选择的初拥对象一般都是各个方面的佼佼者,而且往往非常的高贵)



少年一手撑在窗沿上,一手食指与中指相并贴在红润的双唇前:“嘘……我的主人,这个可是我们血族千万年来的秘密,对于初拥的事情,我们可是从来不让人亲眼看见的呢。”



“我又没说想要看,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有没有这个能力。”皱皱眉头看着那个少年一脸的嬉戏,我顿时觉得很不爽。



“主人,您去试试不就知道了么,呵呵,呵呵……”他笑的分外暧昧。我忍无可忍拔出武器“千薇”顶在了他的额头上:“我认真在问,别跟我开玩笑。”



他原本深邃如琉璃般的眼瞳立刻升起一层浓浓的雾气:“主人您每次都开不得玩笑,好让人伤心哦。而且……您这个枪又杀不死我,干吗每次都用它要挟我呢,只要您说想知道……无论是任何事,我都会告诉您的呀……呵呵。”



他说罢重新坐了下来:“修尔•斯塔米茨是人类和吸血鬼的孩子,如果没有错的话,他是不会害怕阳光的。换句话说……他没有相对比较完整的吸血鬼血统,这样的存在,自然没有初拥人类的能力。”



原来是这样,他不害怕阳光,反而拥有像阳光般绚烂的光芒,就是因为他并不完全是一个吸血鬼的缘故。可是他依旧不能触碰银制品和圣水,这样的话想要杀他还是可以用普通对付吸血鬼的方法了。



想到这里我心里呼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修尔•斯塔米茨拥有什么特殊能力会非常棘手。虽然他并不是我的目标,但是如果在我杀那个人时他出来阻止,我还是有把握可以将碍事的他给解决掉。



不要认为我有多么残忍,在八年前,那个拥有绝美容貌的吸血鬼银•罗岚修斯•勒森巴用鲜血染红我家时,他同样也是残忍的。我不是圣人,我也知道在我的杀戳里带有极大的仇恨,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停,绝对不能停……



直到如今,我依旧忘不了那个悠扬在红光里的钢琴声,忘不了那个在漫天火星飞扬的大房子,忘不了他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的优雅,忘不了他唇边一滴一滴划落的鲜红,忘不了爸爸的怀表在满是血的低砖上跳动指针,忘不了妈妈黑色的长发弥漫脚下的一切!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我一直都忘不了!



忘不了……



他轻轻的转过头……一双被火光和血液染红的双瞳……



以及清盈如蝴蝶飞舞的声音……



“我来迎接您了,我的……公主殿下……”



不,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在吸血鬼猎人中排名前十的吸血鬼猎手爸爸妈妈会躺在地上血流满地,我不知道那个满身散发妖娆气息的男子会坐在我家的钢琴前弹奏旋律,我更不知道他为什么喊我那么奇怪的称呼!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杀了我的家人,他烧毁了我唯一的家,他毁灭了我全部的东西!



“主人。”忽然另一个声音突突的闯入我的耳膜,我一下子从过去的幻境中清醒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