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吸血鬼殿下们,请小心(全本)

第二十八章 蔷薇弥漫的宴会之夜

  “渊,我说过不要再这样喊我,我已经不是理事长了,”中年者听罢黑衣男子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忽然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把她逼的太急了呢。”雕琢玉的时候……如果有劲一重,可是会将她毁灭的啊。



黑衣男子并没有在称呼上与中年者计较,只是报告了另一件事:“理事长,炎陌似乎最近有些奇怪,他时常在夜里离开VampireHunterⅡ学院,于早晨4点之前回来。根据暗探的秘报,说是和一些低级爵位的吸血鬼有来往。”



“炎陌么,”中年者淡淡的皱了皱眉,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若有若无的一笑:“不必管他,我知道他想做什么。你只要尽量保护住那个孩子,就行了……”



“是。”黑衣男子退了下去,中年者的视线才缓缓从锈迹斑斑的窗台转到了外面盛开的血蔷薇上……



他一直记得,那个在八年前站在VampireHunterⅡ学院大门的小女孩……一头漆黑如墨的发,沾满鲜血的白色连衣裙,以及那一对倔强到可以将人的全部思绪都吸进去的双瞳……千黛音。



她是千家的孩子,那个举世无双的吸血鬼猎人夫妇的孩子。



从她手里所拿的“千薇”就可以知道了,每个从VampireHunterⅡ学院毕业出去的学生都携带着只有这个学院才有的武器,那个武器上会雕刻学生的名字,作为武器与猎人之间的契约。而“千薇”,就是那个像迷样般女子的武器,在“千薇”上面……就雕刻着她的名字,若晓黛。



“我要进VampireHunterⅡ学院!”那个孩子是如此坚定的对他说,让这个经历万千的理事长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

不是没见过这种为了复仇而进学院的孩子,也不是没见过拥有倔强眼神的孩子……而是在千黛音的身上,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锐利和光芒!这个孩子像一个还埋在石头里的璞玉,一旦经过雕琢,定能成为光彩绝代的美玉!



唉……现在只求那个孩子可以坚韧的战胜一切敌人,无论对方多么强大,都不要被打倒!



“我这个样子很奇怪吗?”一身纯白的小礼服,裸露在外面的双肩,雪白的锁骨,以及一双玲珑剔透的眼睛,几乎让站更衣室外等候的修尔•斯塔米茨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样平静淡然每天只是穿着工作服连高跟鞋都穿不稳的少女居然打扮起来会有这样惊艳的容貌!



“能够和这样美丽的小姐共赴宴会,真是万分荣幸。”还算是见过世面的吸血鬼,修尔•斯塔米茨马上回过神优雅得抬手摆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

我有些不自然的将手挽在他的手臂上然后望了望下面停着的一辆很长的高级轿车:“我们……真的要坐那个去吗?”话说,活了那么多年,还真的没有坐过这么高级的车子哎,以前坐到最高档的也就是奥迪A6了,呜呜呜呜,悲哀啊!现在眼前出现一辆加长林肯,你说我能不激动吗。



修尔•斯塔米茨看着我挺兴奋的样子,竟然笑了:“是啊,我们坐那辆车子。”



从商场到宴会场大概要半个小时的样子(他带我去买晚礼服的,所以在商场),我坐在车里别扭的扯了扯肩上的带子:“真是,穿成这样很麻烦哎。”过会动手都是个问题,万一打起来的时候用力过头把衣服弄破了不就什么都被人看见了吗?不过还好我的武器是“千薇”,不用做太大的动作幅度。哎,等等!!!我那武器还在家啊……



看来只能让该隐去帮我取回来了,虽然那个武器周围有银饰,但是该隐可是吸血鬼里最始祖最强大的,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腐蚀完的(笔者:残忍)。



来到宴会场,我震惊于一个普通人类所举办的玩意儿居然会如此的奢华,虽然其中有几个是夹杂的吸血鬼,但是据说这次举办宴会的人其实只是普通的人类,那么他们所邀请的在他们眼里自然是普通人类(虽然有几只是吸血鬼)。吸血鬼喜欢阴暗但是华丽的东西,他们每年举办家族聚会的时候都会搞的像皇宫一样,可是这里是人类的地方啊,怎么也能豪华到如此,简直是奢侈,绝对的奢侈!这些家伙每天都在幸福的生活里过日子,而我们吸血鬼猎人为了维持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平衡常常行走在生死边缘……待遇也差太多了吧。



跟着修尔•斯塔米茨走过一个水池,我看到对面岸边居然长满了白色的蔷薇,除了蔓延不绝的野藤条之外就是绽放的纯白,简直像被下了一个童话的咒语,我甚至在想里面是不是躺了一个睡美人!



“那是白玫瑰,宴会的主人喜欢白玫瑰,所以在他的别墅周围全部种满这样花(宴会场就在别墅里举行的)。”修尔•斯塔米茨见我盯着那花一直看,轻声提醒了我句。



我猛得抬起头:“这个是……”这个是蔷薇,这个明明是蔷薇!



和吸血鬼接触那么久,我绝对不可能连蔷薇和玫瑰都分不清楚。象征了妖艳绝美却又浑身荆棘的蔷薇,完全跟吸血鬼是一个翻版。玫瑰的花瓣柔媚而有情感,只有蔷薇……只有蔷薇明明拥有如此娇嫩的瓣儿,却充满锐利,仿佛要刺穿你的心脏,它每一瓣都带着极大的诱惑,那样的奢华,那样的高贵,那样的美丽……却有是那样的狰狞!无论它是什么颜色,我都能认出来!



“怎么了?”修尔•斯塔米茨俯下身托起我的下巴:“那个花,你很喜欢吗?”



眉头瞬间皱了下来,我把脸一撇脱离了他的手:“没有!”真是的,这个姿势是古代那些人调戏女孩子用的招数吧,我活在现代居然还能体会到,纳闷了—_—!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