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愿意为你等待

第八章(试探)

愿意为你等待 珠灵 1642 2012-05-08 09:35:55

  幻佩静来到天香阁的大厅,横眼一扫,很快就找到了林美茵,同时看到的还有与她同桌的那两人,一时,她脑海里不禁想起她刚刚查到的那些资料。

  孤独影,龙帮之黑龙继承者,莫竣宇,龙帮之蓝龙继承者,向竹修,龙帮之青龙继承者。

  想到刚刚在电脑看到的除了这些,还有其他零零碎碎信息让她足够推断出他们还另拥有的那个身份,幻佩静的贝齿不由轻咬住了她的下唇,眼神复杂的看着莫竣宇,他这些年都做过些什么?!那些资料……他怎敢那样做?!

  看到那边的莫竣宇象是发觉了她的视线,幻佩静轻吸了口气,散去心中的复杂感,走了过去。

  莫竣宇转过头的时候,幻佩静已经坐到林美茵旁边的空位上,笑得纯真可爱的看着林美茵说道:“美茵你怎么不吃?菜不合口味吗?”

  “啊?小静姐,不,没有,这看起来很好吃,只是会不会很贵?对了,小静姐吃了吗?”正低着头,满脸含羞之色的林美茵突然听到幻佩静的话,顿时就惊了下的看向她,然后强笑着说道。而她心里则嘀咕着: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呢,她都还没有和莫竣宇他们说什么呢。

  幻佩静那双充满纯真之色的大眼,在看到林美茵眼中显露出的心思时,眼底有暗光闪过,但她脸上笑容却不变的说道:“你就放心吃吧,贵不贵都已在桌上了,你吃不吃都是要给钱的,我已经吃了,你也快吃吧,吃完了我们还要去找那裙子呢。”

  “哦。”林美茵听幻佩静这么一说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只是这餐应该不用她出钱的吧,还有那衣服她们找得到吗?即使找到了她也没有钱买下呀,幻佩静她应该会帮她的吧,是她拉她来到这里的,也是她自己说要帮她赔那条裙子的,那她应该不会让她出钱的吧?林美茵心有些忐忑的开始用餐。

  早就已经用完餐并且让人撤了餐盘的向竹修,看向幻佩静问道:“嘿,幻佩静,你要去哪里找那条裙子?那可是梦幻集团的限量版裙子,现在早就已经卖断市了哦。”看见他们同桌竟然也不知道和他们打声招呼,她是不是太没把他们看在眼里了呀?难道他们长得就那么不入她眼?还是……欲擒故纵?若隐若现的怀疑之色出现在向竹修那看向幻佩静的眼中。

  幻佩静转眼看向向竹修,见到他眼中那摸若隐若现的怀疑之色,心里大概猜到他心里现在的想法,她脸上神色不动,但是心里却已经不屑的笑了起来,哼,她对他可没什么兴趣。

  莫竣宇见幻佩静盯着向竹修看,心里没由来的出现一股难言的不悦之感,好像幻佩静该那样看的人是他才对。

  “衣服是有的,只是找起来有些麻烦,我说你们两位怎么会在这里?”幻佩静突然绽开纯真可爱的笑容说道。

  “我们也是来吃饭的,看到美茵同学在这里,以为你也会坐这里所以就一起坐了。”莫竣宇立即出声接过幻佩静的话,并下意识的解释了他们会和林美茵坐在一起的原因,并且因为林美茵在的缘故没说出独孤影的动作,而他在他的话落下时心里不禁嘀咕着:向竹修那个家伙有什么好看的,他长得可比向竹修那家伙好看多了呢,她怎么就不看他呢?

  “对呀,我们也是来吃饭的,佩静同学你真的找得到那条裙子吗?是新的吗?你可是说赔一条新的裙子给夏花荣的。”向竹修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幻佩静,眼中露出隐淡的探究之色问道,或许他可以从这里知道些有关幻佩静身份的信息,一个资料上暗藏着那样强悍病毒的少女,她的身份真的只是资料上那样平凡吗?而且她还有可能与莫竣宇认识并熟悉莫竣宇的人,最重要的是莫竣宇对她很不同,所以她的身份必须要尽快弄清楚。

  一心想探知幻佩静身份的向竹修,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身边莫竣宇听到他的话时而怒眼横向他的眼神,但是在见到向竹修那双看向幻佩静透露着他想法的眼睛,莫竣宇的眼神顿时就沉了下去,以向竹修这些年的历练,他根本就不可能把心中所想呈现在眼睛上,那么他是在……试探吗?

  幻佩静对向竹修翻了个白眼,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些怀疑,那么现在看到向竹修眼中那隐淡的探究之色,她已经百分百的敢肯定他是在试探她了,因为向竹修的身份有哪些她可是清楚的很,不管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向家少爷这身份还是龙帮青龙继承人的身份亦或者那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呈现在他眼中,他是认为如果她能察觉到他眼中那神色就会因此生气而控制不住怒火,从而暴露出他想知道的事吗?他这算不算是小瞧她了呢?!

  幻佩静懒的回答向竹修的话,但是转开的视线在不小心扫到莫竣宇的脸色时停了一下,纯真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随后她转开视线心里嘀咕着:在学校的时候他脸色还算红润,怎么这一会儿工夫脸色就有些苍白了呢?刚刚还以为是光线问题呢。

  “你说找起来有些麻烦?不知我们是否能帮上忙。”莫竣宇转头看向幻佩静,抓住重点问道,至于向竹修对幻佩静的试探,只要不是太过分,他现在并不想阻止,因为他也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刚转开视线的幻佩静听到莫竣宇这话,视线再次回移停留在他的脸上。

  莫竣宇见幻佩静只看着他不说好也没说不好,刚想出声问时就见幻佩静突然笑着说道:“也好,多个人帮忙能快点找到,而且下午还有课,迟到了可就不好了。”虽然她和他们去学校是打发时间的,但是林美茵却是需要回去好好上课的,不能因为她造成人家好学生旷课不是?

  等林美茵用完餐后,幻佩静几人就从七香阁出来了,至此,莫竣宇向竹修两人都没有见到幻佩静来见的人是谁?

  幻佩静看了看被天香阁的服侍生开到门廊的四人跑车,又看了看刚刚被她停在门旁边的女装摩托车(竟然没有被拖走!),脚步一抬,几乎与坐入跑车驾驶座的向竹修同一时间钻进了跑车里,莫竣宇一见幻佩静钻入跑车后座,立即就从跑车后面绕过从另一边坐入跑车的后座,坐到幻佩静的身边。

  幻佩静关上车门,落下车窗对还站在外面的林美茵,笑得纯真可爱说道:“美茵同学,要跟上来哦。”

  林美茵脸上明显的出现了呆愣之色,看了眼在她前面的靓丽跑车,再看眼正坐在里面的幻佩静,她神色不禁出现了屈窘与羞恼之色,但是下一秒她努力的扬起笑容看着幻佩静说道:“好的,小静姐,”只是转身后她脸上的笑容就沉了下去,因为七香阁这里进出的都是名车,让她总感觉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嘲讽之意。

  向竹修见林美茵走开了就启动了跑车驶出七香阁的门廊,莫竣宇见林美茵背影有些僵硬的走向她那部女装摩托车,不禁收回视线看着幻佩静说道:“她并不适合和你做朋友。”

  闻言,幻佩静转头看向他,莫竣宇立即出声说道:“我不是干涉你交友,只是林美茵真的不适合做你朋友,她内里有嫉妒与虚荣之心。”

  在前面开车的向竹修,闻言眉头立即就不由拢了起来,他是不是太过在意幻佩静了,竟然提醒她交友慎重!

  幻佩静笑着看向莫竣宇说道:“观察的很仔细呀。”

  莫竣宇一愣,随后连忙解释说道:“我只是不小心看到的,真的。”说完这句话,他眉头不由拧了起来,他怎么会这样在意幻佩静是否会误解他与林美茵有什么的呢?刚刚也是……他咳嗽了声,坐直身子垂眼看着他前面的椅背,低声说道:“没什么了。”

  向竹修的眉头,在听到莫竣宇这话时就不由拧得更紧了,一向都不怎么和女生接触的莫竣宇,现在竟然这样在意这个幻佩静,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想着事情的两人并没有看到,幻佩静那双看着莫竣宇的纯真大眼,有一抹温柔的笑意浮现,但是随之像想到了什么,她眼中那温柔突然消散了,嘴角勾着无笑意的弧度转头看向窗外。

  而这时的莫竣宇突然又所感的转头看向幻佩静,却见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自知盯着人看不礼貌,他转开视线,闭上眼睛养神。

  在幻佩静的指路下,向竹修林美茵两人把车停驻在一栋整洁大方的豪宅前,下车的莫竣宇向竹修都有些傻了眼的看着它,而造成他们这样表情的并不是这豪宅有多么的华丽壮观,而是因为幻佩静的一句话:“这座山都是我家的花园。”

  幻佩静好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三人说道:“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走吧,我带你们参观下我家前院。”她走向别墅的大门,早就看到她的门卫立即为她开小门,向她问好。

  “这……这座小山的价格可是全市前五的,你爸爸那家二流公司怎么有那么多钱。”莫竣宇反应过来脱口问道,难道她真的有不能言语的秘密身份吗?!

  陈祈明是幻佩静的父亲这事,莫竣宇是从向竹修那里听来的,而陈祈明的家底状况则是从那些讨论幻佩静的同班同学那里听到的,因为都没有听全,所以他只知道陈祈明是幻佩静的父亲,并不太富有这两点。

  听到莫竣宇的话,向竹修不禁上前一步抓了下他的手臂。

  “他不是我爸,走了。”幻佩静脸色一沉,说完就走。要不是说这话的是莫竣宇,她一定会一脚就把那人给踹飞出去的,父亲,哼,他配吗?

  莫竣宇与林美茵一愣,不明白她怎么会这样讲?还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向竹修把手中的车钥匙抛向门卫,靠近莫竣宇与他一起追向幻佩静的同时,小声的在他耳边说着他所查到有关幻佩静的资料。

  林美茵见幻佩静他们都走了,连忙就把安全帽子摘了下来,停好车,看了眼走到她身边问她拿车钥匙的西装男子,把钥匙给他后就连忙快步追向了幻佩静三人。

  看着身边那美丽园林风景,林美茵眼中呈现艳羡之色,那艳羡深处却有着深深的嫉恨,陈祈明是谁的父亲,她可是知道的,明明只是个身份卑贱的私生女,幻佩静她凭什么拥有这些?

  幻佩静一言不发的往里面走,莫竣宇听了向竹修的简单说明后,也没有再出声,只是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幻佩静的背影。

  安静的跟着幻佩静走,在庭院里兜兜转转间,莫竣宇三人突然看到前方左边的一个小凉亭里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与一个中年男人,两人中间的桌上放着棋盘,茶和点心,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在享受下午茶。

  在莫竣宇他们看见他们时,那两人也看到了幻佩静几人,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他们匆匆地来到幻佩静前面微微弯腰行了个礼。

  妇女兰姨笑着说:“小姐您回来了,怎么不叫老何去接您呢?”

  莫竣宇三人都一愣,因为看他们两人刚刚那个惬意的样子,实在很难看出他们俩是佣人,但是他们确实是在对幻佩静行佣人礼,而且他们看幻佩静的眼里有尊重有宠溺,却没有别的不好情绪,也就是说他们心里并没有藐视住在这里的主人,那么就唯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这里的主人准许他们那样做的。

  看到那小凉亭里放着的茶点,林美茵只觉得心难受的很,凭什么那两个仆人都能够有那样的惬意生活?

  “我坐同学的车回来的,这是莫竣宇,向竹修,林美茵,麻烦兰姨冲壶红茶到我房间来,何叔你就继续享受你的下午茶吧。”幻佩静说完就摆手让他们离开,然后继续往前走。

  兰姨眼神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莫竣宇三人后说道:“好的小姐。”小姐好像不开心呢,哪个混蛋惹到了小姐?

  “那个……”莫竣宇走到幻佩静身边,想要为刚刚说错话的事道歉,但是却又怕提起后她心里更不开心,最后只能转移话题说道:“小静,你家这么大就只有兰姨和何叔两人吗?”这一路走来,好像没有看到其他人呢。

  幻佩静脚步轻微的一顿后继续向前走着说道:“不是,只是兰姨和何叔住在这里,其他人早餐前和晚餐过后才会过来,进来吧。”

  幻佩静打开房门带着他们坐到自己房间里的沙发上,看到莫竣宇从容的打量着自己的房间,转开停在他脸上的视线笑着说道:“看来你们两没少进女孩子的房间呢。”他……有喜欢的人了吗?

  “才没有呢。”听到幻佩静那有些坏坏的语调,莫竣宇和向竹修异口同声的反驳。

  向竹修不给幻佩静出声的机会说道:“你不是说要找裙子吗?怎么带我们来你的房间?难道你有那条裙子?不可能吧?要是你有怎么还要找?”

  “我不知道它在哪,当然要找了,再说我可不知道那什么花的裙子是哪条,所以找裙子的事就拜托你俩了。”幻佩静扫了眼莫竣宇和向竹修,这么急着否认,难道他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放在膝上的手微微握紧。

  这时的幻佩静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因为莫竣宇而怀疑上了自个的能力。

  “你不知道那条裙子?那你怎么确定你有那条裙子?”莫竣宇疑惑的问道,至于幻佩静最后那句话,他直接选择无视,因为他也不知那裙子是什么样的。

  “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

  幻佩静扫了眼莫竣宇,看向房门说道:“进来吧。”

  “是,小姐,我不知道两位少爷和林小姐喜欢吃什么点心,所以拿了些比较普遍的,不和口味或者有什么想吃的可以和我说。”兰姨一边摆茶和点心一边说道。

  幻佩静等兰姨摆好后说:“兰姨,把我没穿过的夏装嗯……裙子拿出来吧。”

  站起来的兰姨立即躬身应道:“是,小姐。”

  兰姨说完就往衣柜那边走去,那衣柜很大也很精美,但在有钱人里还算是很平常的,但当兰姨打开衣柜的门从里面拉出二十米长都挂满衣服的衣架时,莫竣宇、向竹修、林美茵就不禁有些傻眼了,还可以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