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愿意为你等待

第十章(情报组织“暗”?)

愿意为你等待 珠灵 1397 2012-05-09 15:40:26

  夏花荣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坐在座位上,她在等幻佩静来向她求饶。

  可是!

  可是!!

  放学铃都响了,为什么幻佩静还能够安然自诺的坐在那里玩电脑?!难道陈祈明没有找她救他的公司吗?

  越想越恼的夏花荣快速站起来走向幻佩静,而早就注意着她的林美茵,在看到她向这边走来时,不禁有些慌乱的把书本一摞抱在怀里,看了眼正专心敲着键盘的幻佩静一眼,匆匆说了声:“小静姐,我还要去打工,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等幻佩静回答,她转身就向教室后门快步走去。

  看到脚步匆匆走掉的林美茵,夏花荣并没有特意为难她,只是她脸上扬起了一个嘲讽鄙视的微笑,随后她大步走到幻佩静的课桌前,一手拍下她正在操作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屏,神色傲慢的看着她,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吗?幻、佩、静、同、学。”

  原本要离开的同学听到这话不由都纷纷停下脚步看向那边,但是林美茵在这时却好像没有听到般,加快了步伐向外走去,当她经过莫竣宇向竹修他们身边时,她的头不禁垂得更低,匆匆越过他们而去。

  看到笔记本电脑的显示屏被压下,幻佩静没有任何反抗的收回了手,听到夏花荣的话,不禁眨了眨眼,抬头看向她,神色疑惑不解的问道:“我应该和你说什么吗?”

  看到幻佩静那无辜纯真的表情,夏花荣心里压住的怒火顿时就冒了出来,但是想想等下能看到幻佩静那突变的脸色,那怒火又被她强压了下去,只见她脸上强忍着怒火,扬起不屑的笑看幻佩静,说道:“要不我给你提示一下,今天下午你不但打了我,还骂我是乌鸦,我一时气不过就和我爸爸说,让他好好关照一下你父亲陈祈明啊……”

  夏花荣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被她口中的惨叫声代替了。

  “砰砰!”椅桌倒地,谁都没有想到,刚刚还神气昂昂的夏花荣突然就向后退,直接撞退了她身后的椅子再撞倒桌子。

  “(花荣)花荣你没事吧。”跟在夏花荣身边的两名女同学,这时才反应过来去扶她。

  幻佩静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笑意盈盈地看着动作难看倒在那倒地椅桌上的夏花荣,说道:“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连站都站不稳了呢?”

  站不稳?闻言,向竹修嘴角不由一阵抽搐的看着幻佩静,她还真敢说?就夏花荣那倒退出去的样子,任谁看都是被她踢出去的好吧,当然,这话他是不会在这时候说出来的,因为不管怎么看,幻佩静现在这个样子都好像很不高兴,他可没有当别人出气筒的嗜好。

  把放在那边的视线转向身边的莫竣宇,向竹修见他紧拧眉头看着幻佩静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又把视线转回到那边,有戏看可不能错过了。

  “啊~好痛。”那两名女同学刚把夏花荣扶起来,就听夏花荣突然惨叫一声喊道,吓得她们两人立即不敢再动,身体僵硬的看着夏花荣。

  “还不给我拿张椅子过来。”夏花荣怒视她左边那女同学喊道。

  “是,是!”那名女同学顿时神色恐慌的应道,然后蹲下身子把夏花荣身后的椅子扶正,与夏花荣右边那女同学扶着她坐下。

  幻佩静抓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不再理夏花荣她们,转身走向教室的后门,相比前门,她的座位距离后门近很多。

  “你站住嘶……”眼见幻佩静要走,夏花荣顿时就激动的坐直想要起身说道,但是她这一动作顿时就牵引到刚刚她撞到椅桌的腰部,痛得她不禁倒吸了口气。

  眼见幻佩静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夏花荣不由再次出声说道:“幻佩静你给我站住,今天你要是不向我求饶,明天……”

  话说到这里,夏花荣不由停顿了下,因为腰部的疼痛让她有些胆怯幻佩静会不会再对她动粗,但是想到从见到幻佩静开始她就处处不顺还被伤到,心里的怒火与恨意覆灭胆怯,让她几乎尖声说道:“陈祈明的陈氏就会因为你招惹了我而破产,我会让他在这个城市连做乞丐都做不了!”

  幻佩静停下脚步,眼神疑惑的看向夏花荣,疑问出口:“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陈祈明做乞丐?嗯~这个想法好像挺不错的样子!

  “……”幻佩静突然的反问,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微愣了下,然后心里反问:这个没有关系吗?陈祈明不是她父亲吗?

  “你不是笨蛋吧。”站在夏花荣右边的那位女同学突然出声,随后语气肯定的说道:“陈祈明的公司破产,那你家不就会变得一无所有吗?你家一无所有,那你不也一无所有了吗,他可是你父啊~”

  父字的话音刚落下,这位女同学就看到一本书快速的向她脸砸来,顿时就吓得尖叫了起来。

  “砰!”然而她的尖叫声刚出现,那书本就狠狠地砸在了她那张小脸上,力度之大让她整个人都不由向后跌去,同时鼻血喷飞,随后人倒向了夏花荣刚刚撞倒的课桌上,顿时又一阵碰撞声与惨叫声。

  夏花荣看到那女同学向后跌去,心底顿时肯定了刚刚幻佩静踢她是因为她说了陈祈明是她父亲这话,接着不由得一阵庆幸刚刚她没有说出那三个字,要知道除了那女同学,在场的人可都看到那本书是幻佩静扔的,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他们现在也都明白了幻佩静不喜欢人说陈祈明是她父亲这话,而也就是从这时开始,陈祈明是幻佩静父亲这句话成了二年一班里的一个禁忌。

  幻佩静瞟了眼那名挣扎要起来的女同学一眼,说道:“请注意你的用词,陈祈明他还没有资格被我认同,如果你们只是说这些话,那我还有事先走了。”

  眼见幻佩静又要转身走,夏花荣不由急声说道:“你!喂,我现在给你个机会,明天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我要和你来一场网球赛,如果你赢了,今天你所做的事我就不与你计较,并且让我爸放过陈祈明,如果我赢了,那么你就给我跪地求饶认错。”

  哼!网球可是她的强项,等她答应,看她明天怎么把她打得鼻青脸肿,然后向她跪地求饶!夏花荣心里暗道。

  听到夏花荣要和幻佩静网球赛,不说莫竣宇三人顿时就微皱起了眉头,就连其他学生都一脸不赞同的看向夏花荣,因为他们都知道,或者可以说全校的人都知道,她夏花荣是全国高中女子网球最强的球员之一。

  “网球赛?”幻佩静脚步一顿,随后突然醒悟般叫喊道:“噢,糟糕。”

  一声落下,幻佩静抬脚就向外跑去,在莫竣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他身边穿过,然后穿过教室的后门,转身消失在人的视线里,但是不一会儿后,她又匆匆跑回来,出现在教室的后门,一张黑色的卡从她手上飞射向独孤影,随后她又转身往外跑,同时出声说道:“这个给你,恭喜你及格了。”

  独孤影手一抬就两指夹住了那张黑卡。

  向竹修看到跑得没了影的幻佩静,收回视线看着独孤影手中那张黑漆漆的卡,问道。“这是什么?有什么用?”

  “嗯,好像是密码卡。”独孤影看着手中的卡沉思,这卡……心中对这卡有点概念,只是他却有点不敢肯定,说是不敢肯定倒不如说是不敢相信心中所想。

  暗,世界情报网暗,幻佩静怎么可能有暗的推荐入“门”卡?

  向竹修看到独孤影不想细讲,就一巴掌拍着莫俊宇的肩头,笑道:“看来幻佩静对你……果真是特别的呢!呵呵……”

  莫俊宇收回在独孤影手中黑卡上的视线,“暗”吗……

  “说什么呢?走了,不想回家呀。”拍掉肩上的手,莫竣宇看了独孤影一眼,独孤影有感觉的抬眼与莫竣宇对上,一秒后点了下头。

  得到独孤影的答复,莫竣宇就转身向外走,特别吗?应该是吧,至少在他说陈祈明是她父亲的时候,她没有对他动手。

  “我哪乱说了?在幻佩静家门前你说了陈祈明是她父亲,她可没打你,你看夏花荣与……”向竹修追着莫俊宇出去,嘴里还不闲的说着。

  独孤影快步走在莫竣宇另一边。

  莫竣宇行走的步伐突然一顿,向竹修到口的话也停了下来,与独孤影眼神疑惑的看向莫竣宇,只见他看着他们,问道:“她的父亲是陈祈明,那么她的母亲是谁?”

  “!”向竹修与独孤影突然愣住了,幻佩静的母亲?她的母亲是谁?他们竟然都把这个给忘记了?!

  独孤影仔细想了想上午看过幻佩静的书面资料,说道:“好像叫幻伊繁。”

  “你们真要在这里拦着我?”幻佩静的声音从窗户外传来。

  莫俊宇三人有些好奇的向窗外看去,下面站着十几个女同学,而在她们面前的是刚踏出教科楼的幻佩静。

  “哼,拦你又怎样?竟然敢打我们的宇王子就要有被我们打得觉悟。”现在人群前头的一女生怒声说道。

  “哎哎,别急激动,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而已。”幻佩静笑得轻松的看着前面这群有点激动过头的女同学们,好像人家要打的人不是她似的。

  “少说废话,上,把她打到医院去,竟然敢打我们的宇王子就要好好承担一下后果。”

   “哎哎,都说了不要激动了,我要说的好消息就是你们的宇王子现在正在班里换衣服,现在应该刚把身上湿掉的衣服脱下来,准备穿新的呢。”幻佩静摆着手说。

  “真的?”站在幻佩静前面的女同学问。宇王子在教室里换衣服,想想那画面都让人欲罢不能!

  “真的,我骗你们做什么?”幻佩静认真说。心里补充:好玩呗。

  幻佩静的话刚说完发现前面挡路的女同学疯狂的往教科楼里冲去,完全顾不上她这一个人,心里不由笑了笑,这学校也挺好玩的,这女同学还真好骗。

  楼上的莫俊宇,向竹修,独孤影有些无语的看着幻佩静轻松穿过人群离开,坐上前来接她的车离去。

  “我先走了。”独孤影说完就走。

  “等等我。”向竹修连忙跟上。

  莫俊宇看着幻佩静离开的方向,微微一笑后也跟着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