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抢尽风头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197 2012-05-08 13:52:32

  杨峥终于还是回家去了。虽说那个整日闹腾腾的人离开了会让西四楼安静很多,而且他一人的缺席也无碍于大家的作息,可是氛围总还是有点儿那么不对劲。可能因杨峥是西四楼考研重要人员之一的缘故吧,他的缺席,自然不及当初回家大潮的影响大,可却牵动了其余“考研重要级人物”,诸如孙小米、秦睿、蒋金国等人的心。

尽管日程在按部就班,可是闲暇的消遣却缺少了生气。孙小米听了杨峥的话,与秦睿、童晓蓓交好,可是童晓蓓却在杨峥回家之后,也变得断断续续地不规律到西四楼了。是啊,除了杨孙二人,谁知道,要求童晓蓓留下只不过是为了“陪读”呢。也好在秦睿对孙小米有心,两人“联合”起来,倒是能够排遣、放松。

————————————

杨峥走后第二天,教室里的人就开始嚷嚷着想他了。特别是在方敏回来“探亲”,却啧啧叹息不见他时,更是让人惦念了不少。

“周泽宪,现在你固定坐我这里吗?”方敏坐在杨峥的位置上,问道。

“是啊!你这儿可是风水宝地!自从坐了这里我背单词有劲了,做阅读准确率提高了,嘿,别说,一口气写5篇文章,不费劲!”

方敏笑了起来,说:“那是你离开了骚秦与郝括奇的缘故。再加上现在杨峥没在,效率当然会高不少!”

“是啊,我们后面这一坨,杨二就是耗子屎——把我们这锅清新的汤给搅了。”周泽宪虚张声势地批评着杨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对,赶快让清菊委员长来澄清你们的浊气!”蒋师坐在方敏身旁补充道。

这下方敏方才发现秦睿一直与孙小米待在第一排。“童晓蓓呢?”然而,她却只对这个感到了奇怪,便问了出来。或许她想要肯定只是大家对自己带去的人还算客气,因为自从那日与珊珊在寝室争辩后,“童晓蓓”这个话题就已经淡出了她们的日常谈论范围。

“听说是回家去了?”蒋师并不肯定,可他就是想着要争取与方敏难道的说话机会,就算是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也要试着搭上一句。

“回家?”

“嗯,那天我和蒋师看见她被一个年轻的男的接走了。还开车来的喂,富二代!”徐冰也加入了。

蒋金国点点头,他还能辨出那个男的,就是当日他与杨峥看见的那个,想着想着,竟蹦出一句:“MD,那车开的太猖狂!”

“没飙车!还行吧!”徐冰刚得了驾照,立刻从机理角度考虑起来,总想做个专家。

“飙车?!他爸是谁?!想好了吗?”蒋师嘲讽道,并不与徐冰多言语,只想自顾着与方敏多说几句。可眼下方敏似乎对孙秦二人更感兴趣。于是绕开蒋金国,直接走上前去。

————————————

“你们两个,可知道我在教室?”方敏试探地问道。不过她的到来并没有妨碍那两人的雅致——孙小米在草稿纸上涂画着,秦睿在一旁旋转着魔方。

“知道呀!听说来探望我们的!”秦睿眼看着方敏,手中一刻不得歇息。

方敏一看大为佩服,便即刻凑近了秦睿身边,说:“不看,也能转?”

秦睿笑了,谦虚地说:“哦,还没那本事!”

“听说你还会变魔术?”方敏笑了。

“那都是老黄历了。”

“听说你变魔术的时候,厕所是风水宝地?”方敏继续搬出秦睿新近发生的事情,特别开怀。

秦睿一听,满脸委屈地说:“根本不是风水宝地,被他们嘲笑到现在呢。真后悔,不该给这群恶俗的人变的。”

“哟,看不出,你还有不吹嘘的时候!是不是杨峥不在,你骚气冲不上来了?”方敏笑着,接过秦睿手中的魔方,硬邀着他教自己。

方敏从来都是个上进的女生,在教室里,她颇有女强人的气质。如今她气势之强,秦睿也喜欢上进之人,便撂下孙小米一边,与方敏交谈起来。

蒋经国在后面看着心里非常不舒服,立马上前去,说:“骚秦,杨峥不在,你可真威风。耍了魔术,现在转魔方!可教会了几个人?”

“反正我要学会!”方敏立志道。这反倒让蒋金国更加不安了,说:“这个一时不会儿学不会,难道你要回来了?”

“不!不过我得了空就可以来这里让骚秦教!”方敏仔细地看着魔方,根本没去看蒋金国,让蒋师心急如焚。

“骚秦,你不是魔方多着嘛。拿一个给方敏,省得她跑东跑西,考研的人,时间宝贵!”蒋金国立在一旁说道。

“我买的是一套,难度系数不一样,这个三阶的最简单了。要是方敏常来学习学习的话,一来可以看望我们,二来可以让你多看看。挺好的,干嘛要让我拿一个给她。再说了,没人教很难入门的!”秦睿一板一眼地说了起来。

“孙小米也要学吗?”蒋师转而问了孙小米。

“不!”孙小米的笔在纸上已经画了很多圈圈了。蒋师打量着,正好看着秦睿几乎在手把手地教方敏转动魔方,而他手背上画了一个花样,于是他笑着问孙小米:“怎么?拿骚秦像杨二那样消遣?”

秦睿一听,就知道蒋师所指比是自己手背上的画,心中有些不快了。可他也无心躲藏,反而更大胆地展示了出来。

“他不让我画!根本不像杨峥!”孙小米对比了说。

蒋师得意笑了,说:“对啊,还是杨二对你好!”

秦睿终于放开了方敏,把自己的手摊在孙小米面前,指着自己手背上的画说:“这不是让你画了嘛!”

“可是杨峥让我画了他满满一手臂,就连哪些图案要留下,哪些可以洗去,什么时候可以洗,都是来向我请示了的。”孙小米不以为然地瞥了一眼那小小的图案,想着秦睿不情不愿的样子,就觉得杨峥更随和。她继续道:“我就画了你这么一点,你就躲躲闪闪的。真没劲!你看,还糊了!”

秦睿闻罢,立刻辩解说:“这是手汗弄的。我何曾不想保留!你要让我不洗,我保证在我下次洗澡之前它都还留着!你要是想画,那就画吧!”说完,他就把手硬邦邦地塞给孙小米,谁知孙小米一摆手,说:“不画了!现在才想通,已经不作数了!”

而蒋师早在秦睿松开方敏与孙小米较真的时候插足了秦方之间,将他二人隔离开了去,只让自己对着方敏。不过对于秦孙二人的谈话,他都听得真真切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