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大团圆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126 2012-05-11 10:53:30

  “嗨!”童晓蓓的笑容带着疲倦。看着教室里难得的这么多的人,既吃惊又失望。

她将时间推回到自己离开西四楼的那天:同样也是中午,她来到教室里取书,可里面的氛围却异常尴尬——左边站着孙小米,右边站着龚越,从后面遥遥望去,两人仿佛蜡烛一般,非常安静却非常不和谐;拿完书,她匆匆向子午路的大花坛走去,在那儿,韦宇和他的车在等她。正在她要上车之际,却看到了徐冰与蒋金国正巧经过大花坛,在与他们招呼后,她才上了车。还没等徐冰和蒋师二人反应,那车就飞快地驶向了学校的南大门。从此,她便天天呆在医院里,由韦宇和妈妈照顾着。

“回来啦?”杨峥积极地回应了她。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她立刻收敛了颓丧的目光,从大眼睛里放出惊喜之光——是的,眼前这个景象,大家又欢聚一室,氛围可比那天两人各占一角来得温和许多。她喜欢这样柔和又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气氛。

“回家好玩吗?”徐冰问道,眼里的神色显然在炫耀着“那天那车不错哦”的美誉。

童晓蓓不知其所云,“啊?”了一声,便也猜着他们在教室里传开的是她回家了,而非去了医院。“也难怪没人问我还好吗?”她心里想着,失望却也满足了。

“我也回家了,昨天才回来的。”徐冰接着说。

“哦。”童晓蓓看着他,笑了笑。却发现他旁边的位置,也就是岳珊珊的却是空的,她桌上的书少而整齐,倒让她有些纳闷了。“岳珊珊呢?”童晓蓓问道。

“与男朋友度假了。”徐冰不满地甩出一句话。然后拿起她桌上的巧克力盒子摆玩着。

“嗯?”童晓蓓一听,立刻转身看着杨峥。他和孙小米讲得正开心呢。

终于还是秦睿观察心细,他走出自己的位置,走到童晓蓓身边,问道:“你看上去,脸色缺乏血色呀。”

童晓蓓竟有些害羞起来:这个高挑标致的男生这么细心的关心,让她确实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哎,你得补血!铜园的红枣汤不错。力荐!”谁知他说出这么一句,又让大家拿着他那句“补血”嘲弄了好久。童晓蓓虽然经历过秦睿的“魔术穿帮”事件,可是关于这笑料,她却全然不能理解,终于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局外人。

“讲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后门刚一开开,就蹦出了一句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这对于作为人文学院学子的童晓蓓而言,这是非常引人关注的。再加上,西四楼里的人普通话都不怎么标准,在一个假期的熏陶下,这个声音倒是觉得非常动听,可却又不怎么协调了。

之间一个中等身材的女生出现了——她正是那天馄饨店里看到的与蒋杨二人一起的那个人。现在的她披着齐肩长的头发,头上虽没有任何装饰,却也得体大方;她笑起来弯弯的眼睛与上扬的嘴角,与杨峥有几分神似,可她高高的鼻梁骨中间有一个突起就与杨峥顺直的鼻形有了很大的区别了;至少与杨妹妹相比,这个女生还不至于是杨姐姐,那她又会是谁呢?

谁知童晓蓓刚做了定论,杨峥就热情奔放地叫了一声“姐”!而那女生也点头应了。正在她惊愕之余,此女生身后跟来了岳珊珊和方敏。“多久没见着她俩了啊!”童晓蓓见了方敏,心里就舒坦了。

“晓蓓!”方敏见着她在西四楼,也非常安心。童方二人很快也粘在了一起。

“今天是怎么了,人这么多?”兰亦谦狠狠瞪了杨峥,似乎是在埋怨他“这些天的这个时候,你哪去了。姐姐我来了你都不在!”

杨峥仍旧笑着看她,好似在说:“要想一些问题。”

就在这波人刚寒暄完,接着又来了周泽宪和叶馨。

“馨!”兰亦谦见了叶馨,就把周泽宪挤开了,与她黏在了一块儿,看得出,她俩交情很好。周泽宪看着这闹热的场面,大声宣布说:“啊,这么多人!”说完,他数了数,共14人,西四楼里所有考研人员都齐聚了,接着他又说:“这是难得的大团圆啊。来,为了庆祝我西四楼首次大团圆,今晚郝哥请客!”

“为什么?”郝括奇就像新同学童晓蓓一样,似乎听得云里雾里的。这下还有个请客的差事找上了他,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是啊!这场面是头一次。作为Chrypar主席,你还不得表示表示?”薛菁坐在一边笑道。童晓蓓听着,觉着Chrypar真是太厉害了——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抽出个理由,让人请吃饭,虽说大家聚齐了不是头一次,可挑理由吃饭的情景不却不是头一回了。

“我只是个傀儡而已!”郝括奇承认了自己“傀儡主席”的地位让众人捧腹大笑,可他依旧严肃认真地说:“而且我现在囊中羞涩。党啊,从你国库里取出一点来犒劳我们,办个家宴也不是难事呀。何苦我来?”

“对啊,我们吃饭刷卡,那显示的金额是正‘8’,看着党的倒‘8’,我们眼都红了。”杨峥笑着补充。

“倒‘8’?”孙小米想了想,望着杨峥问道:“那不还是个‘8’嘛!”

杨峥眯缝着眼睛,呵呵一笑,说:“那就是躺着的‘8’——正无穷啊。刷都少都不嫌多呢。”

“哎,这事,低调低调!”薛菁见他们胡诌得厉害,也笑着解释说:“此番庆祝,自然不能在食堂,刷卡之事不宜再谈,还是让主席用现金吧。”

秦睿在一旁打量着,不禁想着自己还有“清菊委员长”的身份,身怕他们一推二推地把这请客的事推给了自己,便先发制人地说:“对啊,难得大家聚在一起,郝括奇你可是一定得表示表示的呀。”

他不说话还行,一说倒是让郝括奇想着还有他了,便抓住了他的手,说:“骚秦,我现在真是手头紧,要不我俩一起请?”

众人看着他俩深情对望的眼神,齐声欢呼:“好嘞,你家两个自己商量着,反正晚饭是有着落了。”

童晓蓓见着这欢乐的场景,还有教室里弥漫的瓜子的香味,逐渐地排走了体内残留的医院的福尔马林气味。心中欢喜着,为这氛围,为这群可爱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