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梦魔咒 之 演绎“十九小时”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958 2012-05-31 18:10:35

  大部分人的离去,让安静掩埋了教室里剩下的人。他们各自学习着,风平浪静却也心潮澎湃。谁会最先按捺不住寂寞?龚童孙三人好似在进行着一场较量。终于,仿佛一道电流刺激了身体一般,酥麻的颤动带着心脏的不规律弹跳,让孙小米从一开始就横下心来拒绝——

“回去吧?”龚越收拾好东西叫道。

没人理会,于是他又说了一遍:“童晓蓓,走不走?”

这点名带姓的邀请无外就是告诉孙小米,“你继续学吧。没人愿意将就你!”经过这番理解,孙小米嘲笑着自己竟还如此高看自己在龚越心中的地位。正当她将这不自知的误会转为记笔记的速度时,却听见童晓蓓回答道:“你先走吧。我与小米一起回去!”

“真痛快!”孙小米的心高呼着,感激着童晓蓓这如同甩了龚越一记耳光的举动。

龚越离开后,童晓蓓就自己活动开来。她先走到后面,查看了每一个人的书桌,突然问道:“小米啊?岳珊珊的书怎么这么少了?不考了吗?”

“没!回家实习了,带些书回去复习来着。”

接着又听童晓蓓问道:“方敏不来了吗?”

“应该是的!现在实习开始忙了,每天都早出晚归呢!”

“她不考研了吗?”

“不知道!最近总听她抱怨说太忙了,根本挤不出时间看书。”

“那是必须的!我同学她们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童晓蓓笑着走到前面的小黑板前,拿起一只粉笔在上面涂涂画画,过了一会儿接着说:“这黑板,空了一阵子了!”

“不过还是将所有单词都抄写过的。”孙小米抬头看着黑板,却见童晓蓓在其上写着两个醒目的大字“厦门”!

童晓蓓见孙小米眯缝了眼睛,看得非常认真,便笑问她说:“一个美丽的城市,去过没?”

孙小米莞尔一笑,点点头表示去过。

童晓蓓立刻来了精神,转身换了根颜色的粉笔,继续将“厦门”二字描粗、描大。

“那次去,只记得海面没我想象中的开阔,不过的确很蓝,跟天一样蓝。非常漂亮。”孙小米合上书本走到童晓蓓身边,也拿起一只粉笔,在旁边画上了热带植物。

童晓蓓呆呆地看着她熟练的笔法,又打量了她认真的神情,轻声问道:“小米啊?在厦门可见过什么有趣的,或是有意义的事?”

孙小米认真地画着假槟榔,接着又画了蒲葵,然后自顾着笑了起来说:“有趣的事?哈哈,就是被人夹着上了轮渡,没有扶手你也不会倒!那人多得,即使踩在别人脚上都嫌挤!”

童晓蓓看着她清秀的侧脸与淡然的微笑,见她又另起了笔头画了别的东西。还没等她细问,孙小米就一边画着一边介绍说:“这是美人树,这是变叶木......”童晓蓓见她单一不变的绘画手法,也看腻了,竟不知怎地有些暴躁起来,说:“这些我都见过!画些我没见过的!”

于是孙小米就在黑板上画了一列火车。童晓蓓正欲拿起黑板檫擦去,却又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呆愣在孙小米身边。

“其实每次的车程中发生的事情都不一样,要不给你画画我在厦门的车程?”

“有十九小时呢?你要画多少?”童晓蓓笑着,擦掉了之前黑板上的所有东西,好让孙小米尽可能地发展开去。

————————————

孙小米拿起粉笔画了起来,说:“就画我的返程好了,从厦门回来的事,我本人觉得很离奇,很有趣,真的就像画一样。”

童晓蓓点头默允了。看着她画的第一幅,便惊讶地问道:“一个人?”

孙小米笑道:“一个人的旅行!感觉不错。”她始终没有停下画笔,继续画着。

“然后有人送你去了车站?”

“我希望是那样,不过是我一个人进了候车室。”

童晓蓓点点头,好似教室里还有别人一样,凑到孙小米耳边轻声问道:“希望是谁?”

孙小米立刻将笔退了回来,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字“易池阳”。

童晓蓓看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感到非常诧异,心想:“呀,不是西四楼的人啊!那又会是谁呢?”可还没等她来得及多想,孙小米又完成了一幅画,让童晓蓓更感惊喜连连,应接不暇起来。

“他没送你上车,而是已经在车上等你了?”童晓蓓看着孙小米笔下的两个人,惊叫了起来。心想:怎么这么传奇,这样的惊喜只是舞台上的桥段而已。

孙小米笑了,摇摇头,说:“不是他!只是坐我旁边的普通乘客而已。”说毕,她就擦掉了那个名字。

“车开了!”

“我就睡着了!”

童晓蓓笑了起来,说:“呵,还真像个小孩子!有没有听说小孩子有的三个通病?其一,出门前要撒尿;其二,出门后要喝水;其三,上车就睡觉。”

“哈哈,那还真是了!”孙小米接着画,童晓蓓睁大了眼睛,指着相互倚靠的两人,疑惑地问道:“你们就这么靠着睡啦?你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还没说过话呢!”

童晓蓓拍拍孙小米的后背,连连为她的“开放”叹服。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小妹,我想上个厕所。’”孙小米笑着补充道:“用手把我的头抬起来说的。”

童晓蓓听着,越发觉得刺激起来,说:“你呢?当时的反应是什么?”

“抱歉!让他上厕所呗!”孙小米笑了起来,“然后倒向另一边继续睡!”

“哇,你这定力,看样子不只是对学习这么执着啊!”童晓蓓笑道。

孙小米点点头,又画了起来。一边画,一边说:“我尽量注意着别让自己的头靠到他肩上去。”

“那是得注意了!”童晓蓓看着,她仍旧画着两人相互依靠的图,又犯了糊涂。孙小米见状,解释说:“结果他主动把我的头扒了过去,靠在他肩上。当时并没有睡着,因为头部的剧痛!可是之后便睡得死死的,因靠在他肩上,被他的肩骨抵着而将痛感缓和了不少,就睡着了。”

“他没再上过厕所了吗?”童晓蓓笑道。

“他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呢!”孙小米画着不禁也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感觉挺像哥哥的。”

“你可小心别受骗啊!”

“没事!厦门玩了一圈,那时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我无所谓。”孙小米叹了口气,笑道。

童晓蓓听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个娇小又清秀的女生,她没想到她竟会有如此不羁的一面——面对身无分文窘境的坦然,倚靠着陌生男子睡觉的豁然,忍着身体的不适也要游荡着玩耍......真不敢相信是眼前这个文静的小女生能做的事。当孙小米的流浪者气质被童晓蓓发现时,她最初的神秘光环更加重了,瞬间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更加飘渺与遥不可及起来。“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我也会如此着迷!”童晓蓓心想着,看着她隽秀的笑容,也如了迷,因为此时她的笔尖下勾勒出了女孩的头枕着男人放在腿上的公文包。

“病重了,睡得太沉!什么时候成了这样我都不知道。”孙小米不好意思地回头看了童晓蓓笑笑。这让童晓蓓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整个过程,”孙小米用手从第一幅画知道最后一幅,说:“我们所说的话只是他最开始提出的如厕请求而已。”

童晓蓓睁大了眼睛,吞吞吐吐地说:“整个过程?十九个小时?”

孙小米嘴角微微上扬,坏坏地将目光投到了黑板最上方的空白处,笑道:“那也不算!最后一个小时,我和他交换了姓名!他说他叫......”接着她就将那人的名字写在了黑板的最顶头。

童晓蓓仰着头,看着孙小米的笔顺,直到她写好后,挪开了身体,她惊愕地念道:“韦宇!”

孙小米点点头,眯弯了眼睛,笑容灿烂地说:“对,像哥哥一样的人!他叫韦宇,名字简单也好记呢!”

“韦宇?”童晓蓓几乎咆哮了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了?”孙小米立刻走到童晓蓓身边,摇晃着她,问道。

————————————

“怎么了?晓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孙小米的声音仍在耳畔。童晓蓓如同抽搐一般,扯了一下,弹了起来,惊惶地看着黑板,上面空空的,连一个字都没有。回过神来后,她才又听见孙小米说:“我们回去吧。你看着看着就趴下睡去了。我刚完成今天的任务,所以现在才叫醒你。”

童晓蓓听闻她这么说,先是扭头看向了龚越的方向。孙小米起身收拾着东西,给惊魂未定的童晓蓓解释说:“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他早走了。”

于是两人才管了门窗、电灯出了教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