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哥哥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497 2012-06-05 15:10:08

  第二天,因家人看望,杨峥缺席了西四楼的学习。不过人数没少反而增多了——岳珊珊回来了,方敏与徐冰也因难得的假期回到西四楼。少了杨峥一个,却补回来了两个,这热闹的氛围完全掩盖了杨峥不在场的遗憾。也许只是个别心中挂念着那个人的人觉得有些空虚罢了。

果真到了下午,童晓蓓就没出现在西四楼了。她又再次约了杨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共享了晚餐。两人再次单独相聚,没有了之前的防御心,却因与第一次约出来的相同的理由——为保研一事,而让杨峥莫名滋生了一种隔阂。

“保研差不多都定下来了。你真的没去保研?”童晓蓓问道。

“我不是一直在西四楼学习嘛。没保!”杨峥笑了起来,便问了童晓蓓说:“倒是你,好长时间没在西四楼,保研去了?”

童晓蓓一听,立刻摇头否定说:“想了想后,决定还是像你这样用考的。”

“哦,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到底的,既然选择了,我们......”杨峥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合作愉快!”

童晓蓓看着他有所顾忌的样子,心想:这人说话还真是让人摸不着边,于是笑了起来,说:“嗯,坚持到底,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杨峥重复道。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

“对了,保研哥保上了吗?”童晓蓓问道。

“稳稳的!”杨峥简单带过,认真吃着碗里的饭。

“哦,还有一个问题......”童晓蓓把话说到了嘴边,却又停住了,仔细想了想后,还是决定问了出口,说:“你们班有没有一个叫做易池阳的人?”

杨峥一向不把童晓蓓的话放心上,于是习惯性地“啊?”了一声。

“易池阳!是你们同学吗?”

“易池阳?”杨峥重复着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在他记忆中班级人人员里搜罗着名叫“易池阳”的人。果真是一片空白。于是他摇摇头,说:“我们班没有这个人。”

童晓蓓见他思索了半天的样子,大致也猜出了答案,也只是点了点头。心想:干嘛把梦里的人名拿出来问,真是丢死人了。杨峥看着她沮丧的模样,突然想起了什么,阵发似的问道:“谁给你提起过这个名字吗?”

童晓蓓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吓了一跳,立刻否定说:“没,没有谁。我记混了。”

杨峥点点头,却始终不接受童晓蓓的解释。

————————————

晚上回到住处,杨峥与兰亦谦打了电话,把自己与童晓蓓吃饭一事汇报于她。果不其然,他的这一举动引来了姐的暴骂。

“杨峥,你私人的事我不说什么,我的劝也带有很强的个人成见——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女的。”

“我知道。这方面我有分寸,只是她今天突然跟我问起了一个人。那人名字我也觉得耳熟,可是就没什么印象”

“我们学院的?”

“不知道。”

“她们学院的?”

“那问我做什么?”

“叫什么?要不姐帮你打听打听?”

“叫易池阳什么的。”

“什么?”兰亦谦突然惊叫起来:“你要不要再说一遍?”

杨峥迟疑了一会儿后,说:“姓易的,我确定。不过叫什么,可能是我音译有误。”

“叫易池阳是不啦?”兰亦谦嘟哝着:“她怎么会知道孙小米的事!”

“孙小米?”杨峥听到了重点,终于想起了与那个名字的初见——孙小米手机的通讯录上。

“对,孙小米的哥哥!”兰亦谦叹了口气,说:“小米跟她也不至于熟悉成这样吧,连这事也说!”

“什么事?”杨峥早就想知道了,只是觉得自己不能亲自去问孙小米,因为想到她当日发病的样子至今都还心有余悸。

“小米和他哥呀!”兰亦谦是很清楚的,可是既然孙小米自己都不给杨峥解释,她就不好再让杨峥知道别的什么了。“不过很奇怪,童晓蓓怎么会知道小米的事。这可是机密,除了她寝室同学知道,就只有我和龚越了......哇,会不会是方敏说的?”

“应该不会。方敏不是那种多嘴的人!”杨峥反驳道。

“可是她们很熟。你知道,童晓蓓对你跟孙小米就是看不惯的那种,说不定她真还私下里打听了。”

“打听是有的,只是不至于找方敏,她都已经不在西四楼了。”杨峥笑了起来,说:“龚越会不会更有可能?”

兰亦谦心里也有了这种猜测,听杨峥这么一说,就愤怒起来:“MD,那丫也太不厚道了!”

“姐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孙小米好像对她哥哥感觉怪怪的。”杨峥直接说了出来,让兰亦谦进退两难,一面是姐妹的秘密,一面是兄弟的好奇,两人都有着秘密,却有存在着心照不宣的默契。“是告诉还是不告诉呢?”兰亦谦左右为难着。“杨二又是从哪里听来的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姐啊,孙小米对他哥哥很在意!上次生病的事......”杨峥的提醒倒是缓解了兰亦谦的尴尬,于是她决定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说:“她只是很在意她哥而已,没别的什么。”

“而且她不喜欢自己哥哥的女朋友,哪有这样的事啊!”杨峥笑着佯装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

“你管呢!她只是耍性子而已,又不当真的!蠢货!”兰亦谦斥责道。

“我看不是这样!”杨峥笑着,异常自恋地推测说:“童晓蓓告诉我这个信息肯定是有目的的,那用在何处呢?姐啊,你说女人之间的争斗是不是......”

“闭嘴!当你是什么!这么猥琐的一个人,还希望两个要考研的美女围着你转!少妄想!清醒点!童晓蓓对你,就像你对孙小米一样!利用!都是利用!”兰亦谦听不下去了,怒吼起来。

杨峥听着兰亦谦的用词很难听,及时更正道:“我不利用朋友!”却又听见兰亦谦喃喃自语:“也可能是像孙小米对龚越那样......哎呀,反正都是不可靠的关系,你以后别给我总自恋兮兮地把自己和她扯一处去。这样做,很像骚秦的范儿!”

“你说什么?”杨峥早就对孙小米与龚越之间奇怪的扭曲的关系腻了起来,他早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了。回想当初龚孙二人初次约会被他撞个正着,他们见了他热情洋溢的笑脸,惊惶得想要躲避的表情还那么清晰。

“杨二,我给你说了吧,听了可就要忘记啊!”兰亦谦还是忍不住偏向了兄弟这边说:“孙小米对她哥哥确实有点怪,所以她找了龚越坐为替代品,试一试那种感觉。从一开始,他们的关系就是非正常的交易,所以自然是持久不了的;所以,龚越与孙小米之间现在闹成这样就是因为当初双方所抱着的试探的心从一开始就是方向不一的。与龚越的失败,让孙小米找回了,甚至是更深刻了对自己哥哥的感觉,所以才有你所谓的‘在意’。”

“孙小米?”杨峥听着,完全不敢相信那单纯可爱的孙小米居然会有这么复杂的情感经历。他回想着当时所见的孙小米靠近龚越身边的情景,不禁坦言:“那时她会觉得身边的那个是易池阳而不是龚越吗?这女人太恐怖了。”

就在兰亦谦这里了解了一些后,他竟对孙小米产生了一种疏离感与恐惧感,相比之下,他倒觉得童晓蓓要正常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