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梦魔咒 之 书签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019 2012-06-11 15:43:08

  童晓蓓见蒋杨二人全然忽视了她的存在,便只好一个人独自前去。“两个都是NO-GOOD!”童晓蓓心里嘀咕着,想着当初孙小米介绍的关于蒋金国名字的简易准确记法,咒骂着那两个人。

拐进水果超市前,她向外张望了一下,那两个人都埋头走着,似乎有着买宵夜的趋势。果真,他俩到了一家烧饼摊前停下了,并耐心地等着老板从炉中夹出热腾腾的饼。“完全无视我!”童晓蓓想着,一扭头就踱步进了水果超市。

突然,童晓蓓一吸气一阵饼香扑入鼻中,热腾腾的烧饼握在杨峥手里,那感觉,就似飘然的香气也被他征服了一样,见他大口地撕咬下一块,大口地咀嚼着,接着爽快地下咽,然后痞气地说道:“我CAO,你也受骚秦传教,青睐苹果?”

童晓蓓看着他又毫不在意地开始吃起了烧饼,便也装作不理睬,又对老板点了一个火龙果。“哇,你也爱吃火龙果?”杨峥见状笑了起来。

“‘也’?”童晓蓓问了一句,便又向外张望了去,继续问道:“怎么就你一个,蒋金国呢?”

“先回去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杨峥笑道。童晓蓓见他的目光只浏览与水果架之间,根本不去看她,便心生不快,嘟哝一句:“你就没有重要的事情做?”

“当然有!”杨峥笑着,扯下了架子边上挂的塑料袋,挑选起了苹果。

“就是买苹果?”童晓蓓见他把饼衔在嘴上,迅速地挑选了四个苹果放入袋中,递给了老板,交付了金额,一切进行得干脆利落。

“当然!要不你以为是什么!”杨峥笑着,拧起老板递回来的水果就往外走。童晓蓓立在原地,感到十分尴尬,那时,她总觉得左右的人都在注视着自己,虽没听到半点言语,可是路人旁观的眼神还是令人发毛。就这时,杨峥停下了前进的步伐,扭头对童晓蓓一笑,说:“怎么,你还要买什么吗?”

童晓蓓见他这一举动倒是体谅到了自己的处境,便微微上扬了嘴角,拧着水果立在仍旧一动不动。

“还要买什么吗?”杨峥问着,索性倒了回来,到她身边,看了她手中的水果,又问了一遍:“这么多水果你够你吃很久了,还要买吗?”

童晓蓓看着他专注着自己手中的火龙果,笑着高傲地往前走去,说道:“你喜欢吃火龙果吧?”

杨峥见她怒色渐消,便转为喜色地跟在其后,说:“嗯,那玩意儿吃起来很有感觉。”

“感觉?”童晓蓓问道。

“我是指,里面的小米米!”杨峥笑了起来。

童晓蓓一听,心中警惕地闪过了“小米”!

杨峥几步跟上前来,拉了一下童晓蓓,说:“其实吧,找你还有点别的事情!”童晓蓓见他扭捏的说着,动作却也干脆——掏出一张卡片塞在她手中,继续保持他耿直不拐弯的作风,说:“预报名后就定下目标了,今后可能大家都会各顾各的,而且西四楼里可能也要我们转移教室,有些人会因此而都散了,所以送这个书签给你作为纪念。你跟着我们一起学习了这么久,Chrypar也得表示表示不是?那上面有Chrypar的经典标记,保管价值超凡!”

“这是什么?”童晓蓓听着他的话字字击中心中的敏感地带,手握他送的卡片却迟迟不敢亲眼观看。

“看看!”杨峥坏坏一笑,把童晓蓓的手抬到她自己的眼前,让她亲眼过目。

“这是什么!”童晓蓓见着惊叫了起来。

“重阳节,让孙小米画的菊花!”杨峥大笑了起来,接着说:“这可是党花,送给你做纪念,等你自己忙去了,可得记着西四楼里的我们啊!”

“杨二,又泡妞!”兰亦谦突然从他俩的后面呵斥道,让二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我CAO,姐你怎么回来了?”杨峥急忙贴上前去。

兰亦谦冲童晓蓓笑了笑,插到杨童二人中间,对杨峥说:“跟你们一起过生日啊!”

童晓蓓听着,心头一惊:“明天是杨峥生日吗?”还没等她来得及多想,兰亦谦就拉着杨峥到之前的那个烧饼店去买了烧饼,而不远处蒋师打着电话也走了过来。“这是怎么个情况?”童晓蓓正糊涂着,却看见她自己气冲冲地擦过了自己的身边,走进了水果超市。

“我先回去了!”继续通着电话的蒋师拧着烧饼先走了,兰亦谦说她还有点东西要买也先离开了。杨峥在得到自己的烧饼后,一边吃着,一边进了水果超市,与正在买水果的童晓蓓交谈着。此时已经买好了水果的童晓蓓正站在一边看着,看着杨峥如何从裤兜里掏出卡片,如何塞给那个刚买好水果的童晓蓓......

“这到底是怎么了?”童晓蓓又听见身后兰亦谦的声音,心头发麻起来——一切都在循环着.......

接着“童晓蓓”越来越多,空间也越来越拥挤。快要窒息的童晓蓓挣扎着,折腾着,茫茫的“童晓蓓”中她找不到自己,似乎每一个“之后的人”会代替“之前的人”的所有感觉,从而混淆了一切的真实感。真相?假象?幻象?嵌套中的“童晓蓓”终于疲倦了。

“美女?美女?”一种商业性质的称呼终于让多余的“童晓蓓”如泡沫般陨灭。

“啊?”童晓蓓如梦初醒一般,恍恍惚惚地应答着。

老板看了看童晓蓓,不知道她之前在想什么这么入神,便笑道:“你的烧饼好了。”

童晓蓓看着烧饼,又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中沉重的东西,一看是一袋苹果与火龙果,便又慌张地回头张望,没有杨峥,也没有兰亦谦与蒋师。

“烧饼!”老板也跟着环顾四周,笑道:“今天卖的最后一个,要收摊了!”

“我吗?”童晓蓓结果烧饼,迟疑着问道,匆忙道谢便离开了去。

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开始搜查身上的口袋——全都空空的,并没有什么卡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