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解惑(一)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277 2012-08-02 22:29:21

  童晓蓓坐了下来,孙小米微微转过头去看了看她,可什么都没说,就又转回头去。唯一的改变,就是她没再看书了,而是单单看着黑板上的倒计时。在童晓蓓来言,她也感觉到了孙小米的目光,于是便决定先与她搭了话,说:“昨天秦睿早退了,你知道吗?”

孙小米点点头。

“为什么,你知道吗?”

孙小米再也不能平静了,猛地转头看着童晓蓓,可仍旧不说话,不过比起之前的神情还是多了许多期盼。

“他昨晚上没告诉你吗?”童晓蓓的这一疑问,又让孙小米的期盼中多了很多疑虑。心想:他得告诉我原因吗?可说不说又与你童晓蓓什么相干呢?

童晓蓓看着孙小米呆住了,笑道:“刚才他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吗?”

孙小米收敛了自己停留在童晓蓓面庞上的目光,稍稍埋下了头,摇了摇。童晓蓓目不转睛地看着孙小米,十分惊讶,说:“那你是还不知道秦睿为什么早退么?”

然而,就是童晓蓓一再追问的这个问题在孙小米看来是个私人问题,她可以选择装傻以及不回答,可是眼下紧迫的逼问,让她感到十分不爽,于是她轻声地爆发了自己不满的情绪说:“你们谈了半天也没谈到秦睿为什么早退啊,要我怎么知道!”

“你就没听见珊珊说的话?”

“没听见!”

“你故意的,你听见的!”

终于,孙小米再也不能忍受童晓蓓这种执拗的语气,怒言道:“这与你相干吗?”

见孙小米的态度逐渐强硬了起来,童晓蓓感觉这种对峙感十分熟悉——好似在哪里她俩也曾用这样的语气抵触着彼此。接着,她镇定地冷冷一笑,说:“我只是觉得,你昨晚竟然与秦睿那么要好了,今天就不该把手机放在杨峥那里让他给你处理你自己的烂摊子。”

孙小米听到这里,感觉自己是几重元气都快爆炸了一般,终于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童晓蓓微垂的眼帘,又长长地将那口气吐出来,咬牙问:“你说什么?”

童晓蓓毫不示弱地将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说:“你自己捅的篓子若要找人帮忙,也得找个相关的人,别平白无故地将杨峥扯进来。既然与秦睿那么要好了,为什么不让秦睿帮忙?”

孙小米无言地转过身去看着杨峥,他正埋头看书。见着他那情形,孙小米不能自已地被一种无依无靠的感觉侵袭了,可因实在不想理睬童晓蓓的谈话,她便选择了沉默。谁知童晓蓓根本没有消停的意思,继续说:“那个陌生电话是你的追求者打来的吧?你不喜欢他,所以找个男的假装你的男友?”

“胡扯!”孙小米冷冷嘲笑了。

“昨晚见你跟秦睿那样,要说他是你男友也算是名副其实啊。”

孙小米紧促了眉头,看着童晓蓓,嘴唇半张着,心中感到无比的失望:你在乱说什么?不就是秦睿见着你没邀请你一起唱K嘛,你为什么把矛头都指向我?简直是子虚乌有!真的是莫名其妙!

可童晓蓓继续冷笑说:“你们两个可真是把杨峥玩得团团转啊!利用杨峥,一面可以帮你解决掉那个难缠的追求者,一面可以帮你保全秦睿,真是好计策啊!”

“你少乱说!”孙小米看着童晓蓓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感到非常反感,“昨晚秦睿早退,我是到最后要回寝室前才得知的——那时教室里就四个人,我是那时才发现秦睿不见了的。”

听了这话,童晓蓓心头一紧,之前的优胜感全然破灭:“什么?你昨天没与秦睿在一起?”

孙小米根本无意与童晓蓓多扯,便简洁地说:“对!”

听着这个与杨峥如出一辙的语气,童晓蓓更加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只爪子在抓挠着自己的内心——越是感之真切,就越是无法控制心中的烦躁。就是在这种境况中无法自控的她尽管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可都没能缓过神来,因为那短促的呼吸时间根本无法让她理清思绪:“我到底都跟孙小米说了什么!!”她心底有着竭斯底里的呐喊,却怎么都不能遏制住不协调的情绪与释放不出的声音。最后,她将身体方位转了九十度,用自己的正面对着孙小米的侧面,却叫对孙小米出了:“你凭什么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

瞬间,教室被这不和谐的声音给镇住了——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活儿,把注意力集中在左一排的位置上,尤其是坐在后面的人,都已经缓缓离位,慢慢地凑上前来了.....

“我又怎么了!”孙小米觉得自己被别人的无名火烧了身,心中也十分不快:想着童晓蓓一个劲地认为昨晚自己与秦睿在一起就已经够委屈了,因为事实并非如此;可当她由此推理得出秦睿昨晚一定是与某个女生在一起时,她心中的不平更是难以把持了。终于孙小米也抬高了声音冲童晓蓓嚷道:“你丫是不是得了妄想症!”

——————————

这时,大家都凑拢了过来,看着僵持的孙童二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座位外面的是陌生的童晓蓓,他们不好对她做什么;而熟悉的孙小米却又偏偏坐在了里面,他们不能对她做什么。于是全都哑然无言了。

在孙小米爆发后,教室是比之前更静的寂,如同刷白的纸面一样,童晓蓓空白着脑子仔细打量着孙小米的话,这可刺激了她——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常出现的幻象与偏执是怎么回事,却被眼前这个小女生断言自己是个“妄想症”。“她算哪根葱!”童晓蓓想着,息怒了,顿时头脑里一团乱麻。

就此时,杨峥已经绕到能对着孙小米的地方,并拿起了她那本蓝底白色印花的硬壳笔记本,轻声地问着她,说:“你没事吧?”

童晓蓓一听,愣地将头转了过去看着杨峥,心想:“真正有事的是我!”正当她愤愤不平的时候,却看见杨峥转了方向,看向了她。那一刹那间,凝固在她脸上愠怒的神情还没有消退;而此时,杨峥也嬉笑着放下了孙小米的笔记本,转而对她解释说:“她最近心情不好,冲撞了你,别放在心上。”

童晓蓓听了这话,笑了,心想:你叫谁都不放在心上,那你又把谁放在心上?我与她之间,需要有道歉吗?要有道歉,用你来替代吗?

杨峥见童晓蓓笑了,便拍了拍孙小米的笔记本,走开了。童晓蓓看着杨峥触摸过的那个笔记本,又转了目光看向孙小米——她已安安静静地坐在原位,珍爱地拿起了那个笔记本,然后放到了距离她自己最近的地方,而那里,是童晓蓓怎么样也再看不见那本子的视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