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年三季

手表要伸冤

一年三季 玄所乔 2390 2012-08-16 20:23:31

  手表订购后的很多天都没有消息。周泽宪一面在帮孙小米追踪包裹,一面又在逗着她说:“叫你货到付款么,你早不早地就把钱给了薛菁!他们拿了钱才不会管你的货呢!”见孙小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更是夸大了事实,说,负责支付的“党”是主犯,负责选款式的郝括奇是“从犯”,这是Chrypar的两个最高领导人在吸榨劳动人民的血汗钱。

孙小米听他这么说后,越发是觉得自己的手表到货是遥遥无期了,于是她终于收敛了之前的表情,变得焦急起来,说:“那这块表能在我考研前到么?好歹得让我考试时有表看时间啊!”周泽宪见自己挑/逗成功,便决定趁热打铁,继续夸张地说:“考研前到?一般货发出后,最长一星期就到了。你自己想想,等到考研前你还有得到的吗?”

“那就是没的咯?”孙小米沮丧地将眉毛压了低,圆圆的眼睛也被挤扁了。见着自己如此成功地将一个欢乐的表情磨折出一个“囧”字,周泽宪哈哈大笑了起来,并接着说:“没关系,不是还有清菊委员长为百姓伸冤的嘛!等明天骚秦过来了,你果断拦驾叫冤啊!”孙小米见周泽宪又在拿巧克力一事嘲笑自己,便与他扯开了别的话题。

——————————

第二天,早早坐阵西四楼的孙小米见着Chrypar蜂拥进了教室,因为那朝人入室的声响之大,让她不得不回头望去。见着秦睿果真如约来了,她的心竟还真的有了心花怒放之感。难道真的是为了那块迟迟不到的手表要进行所谓的“伸冤”么?其实那时孙小米早就忘记了自己有订购过手表一事。她甚至还感谢此次的手表遗失,因为她就此学会了将手机随身携带,她有感:即使不为了通讯,单为了看看时间将手机带身上也是很有必要的。就连连杨峥见了她这一转变,也觉得那块银色手表掉了也成了件好事。

秦睿一进教室,见着那个有好几天没见上的女生,就不能自已地先一步走上前去,在她身边站立后,问:“孙小米,听说你买了块手表,给我看看?”

孙小米一听,愣住了,然后扭头就对身后的薛菁嚷嚷说:“党啊,我的表到底什么时候到?”

“问猥琐宪啊!”薛菁笑了,说:“你别就听他说我们坑你,其实他才是我们背后的大阴谋!你想想,是谁最先提议让你买表的?是谁为你提供了网络资源?是谁把我与郝哥拉去做‘参谋’与‘财政’?这一切都是猥琐宪给你下的套啊,我们只是他手里的棋子,其实最大的受益者是他猥琐宪呐!他一定是有提成的!相信我,今天一定缠着猥琐宪让他给你把表定位咯。”

孙小米听着薛菁的话,又看了看郝括奇,见他无不无辜地点头表示同意薛菁的观点,孙小米笑了,说:“才不会呢!猥琐宪不是这样的人!”

薛菁听后,笑道:“你都叫他猥琐宪了,难道还不承认他猥琐吗?枉你还叫我‘党’,难道连党的教导你也不听了吗?”

秦睿在一边听着,始终笑而不语,直到孙小米满眼迷惑地看向他后,他才点头笑着说:“嗯,是的!你是得怀疑猥琐宪!我两天前托他帮我买的东西都已经到了,你的手表怎么过了一个多星期还没到?难道你就不觉得其中有猫腻么?”

“可是,他有跟踪过包裹,就说还没到呢!”孙小米变得认真了起来。

“那是骗你的,傻妞!”秦睿笑着,拍了拍孙小米的头,说:“不管怎样,你今天一定要缠住周泽宪!我挺你!”

孙小米听了秦睿这话,立即眯缝了眼睛打量着他半笑不笑的脸,然后用手指点着他的肩膀问道:“哦,我明白了,你们这都是在推卸责任嘛!放心好了,我会缠着周泽宪的,因为我并不觉得你清菊委员长清到哪里去!”

“什么意思?”秦睿听了孙小米这话,再加上她那诡秘的笑脸,他有些心慌了,身怕自己的形象就此被毁掉,便立即改了口,说自己一定会替孙小米做主。可是孙小米那时已经“铁下心”,并已经给秦睿定了位,说:“算啦!骚秦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话音刚落,杨峥就从后门进了教室,见着大家都站着没有学习的气氛,除感到轻松之余,也觉得有些奇怪。“大家这是怎么了?”他欢喜着颠倒自己的位置上,拿了方敏送的杯子,走上前来,最后停在了秦睿身边,说:“哟,果真是星期四会来嘛!”说完他就拧起公共桌上的水壶将杯子涮了涮。

薛菁坐在后面见秦孙二人对峙的样子,显然孙小米是更胜一筹的,因为秦睿温柔的眼神似乎在求孙小米改判自己的形象,便笑了对杨峥说:“骚秦被定格为坏人了!”

杨峥一听,立即转头看着秦睿,挤弯了眼笑着问:“谁说的!”

“孙小米啊!”

杨峥又转而睁大了眼睛,看着孙小米站着埋头翻看书本,便笑道:“恭喜你啊,孙小米!你终于认清骚秦的本质了!他其实就如你所说的,是坏人!因为他早早地就‘馊’掉了!”

大家听了这话,都笑了起来,连孙小米也包括在内,因为他们都懂那个‘馊’的含义。接着杨峥拧了水壶开了前门走了出去,可还没关门,就听他在门口惊叫道:“大姐,你来了倒是开门进去啊,站在这里吓死人呐!”于是近前的秦睿与孙小米都把目光投向了前门。只见杨峥转身回来放下了水壶,然后又伸手出去拉着什么,终于他牵着童晓蓓进了教室,然后还从桌上猛地抽出好几张纸巾给她擦着袖子。

孙小米将自己挪了步,避开秦睿挡住的视角,居然见着了杨峥脸色通红的样子。“怎么了这是?”秦睿走过去,将纸包递得更近些,见童晓蓓只是呆呆地看着弯腰为自己擦拭被壶中的水荡出来弄湿的袖子,于是他拧了水壶,去做了杨峥之前要做的事。

而此时,对孙小米来说,眼前突然间出现的大空档让她竟有了无法适应秦睿离开之后的感觉,也许是此时太尴尬了罢,因为童晓蓓竟转了目光,直勾勾地看向了她。

“那个……”不知怎地,孙小米心中竟有些害怕,于是搓着步子,走到公共桌前,抽出几张纸,低声说:“我去趟厕所!”说完,一溜烟地就走了。

杨峥听着,也立即抬起了头,还没见到孙小米的身影,就听见童晓蓓轻声说:“我自己来吧!”接着,杨峥就感到冰凉的手指如雨点般地点在他的手背上,这触摸给的惊动让他立即缩回了自己的手,并将手中的纸团握得紧紧的,然后抓起桌上的抽纸递到童晓蓓的手里,说:“这个给你!”说完就冲出了教室。

童晓蓓单手摊着那包纸,冷冷一笑,将它重新放回了桌上,一张纸也没抽出来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室里的其他人看着,无不觉得这四个人非常奇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