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四叶草之专属天使请转身

第五十五章 死亡之巅上的别墅

四叶草之专属天使请转身 TCVAX 3414 2013-06-07 10:16:36

  看着眼前的他,淡定的不像是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般的少年在这个时候,不都是吃喝玩乐,处于叛逆青春期的吗?

可是,夏夜本身似乎也忘了自己的不同!只因为他们都不是一般少年的存在。

病房中,在夏夜问出这句话之时,再次回复了平静,似乎是可以听到针落于地上的声响,尹安沫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夏夜也有点后悔问出的这句话,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又怎么可能会当做不曾发生呢?也许他们看到的都只不过是表面的吧!就算是心里再怎么放得开,多少都会有些芥蒂的吧!

“好了!安沫,你没有必要一定要回答!”夏夜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尹安沫听了,却猛然的抬起了头,他是在怕自己难过吧!

耸了耸肩,微笑道:“没有!我只是在想要怎么回答你!也许我说了你也不会信,我不恨她,真的不恨她!”就算是以前有过,现在再多的恨也慢慢的淡开了,一切也都在不知不觉中,搁浅了!

只是姐姐却因为再次的遇见她,埋藏在心中的恨,又再次破茧而出!如果她不曾在出现过,或许姐姐也会这样安安静静的过下去,直到白头吧!

夏夜看着眼前的人,如此的从容,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那一刻他相信,也许一切真的是如他说的那般,他真的不恨她!

尹安沫看着眼前盯着他的人,很显然,他还是有着一丝的质疑吧!

“人生那么短暂,又为什么要把精力花费在恨一个人的身上呢?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那不是很亏待自己吗?那是白痴的行为!其实只要能够好好地活着,就已经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幸了!所以,其他的都不重要!因为只有活着,你才有机会去做其他的事情!然而,在这个世上,很多事,都不可能做到十全十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无可奈何!我相信她同样也有!你、我、姐姐,也是一样,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毫无意外的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或许姐姐之所以那么恨她,是因为姐姐在经历了她的离开抛弃,又亲眼目睹了爸爸自杀的场面,有承受了我出车祸的事实,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她一个人在统统的承受,所以我知道,姐姐对于她的恨早已根深蒂固,融入了她的骨髓中,永远的剔除不掉了吧!”可是这样的姐姐,又是那么的让人心疼,几乎只要提到她,她就会不受控制的情绪失控!

夏夜看着利于窗边的尹安沫,听着他说的话,他相信了他之前说的话,没有着一丝的质疑!他真的不恨她!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他身上总会透露着一丝的老成之气!

他真的很感叹,如此年幼的他,就能够拥有如此淡泊的情怀,凡事不强求亦不奢求!将世间的本质,看的如此的透彻!人最后归于尘土,都只不过是繁华落尽的花絮!如果不是经历了生死,又怎么会大彻大悟,方能看淡世间人所追逐的名和利呢!?

可是,朵朵要怎么办?就像安沫说的他说的,她对于她的恨,已然是融入了骨髓,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在亲眼目睹了他出车祸之前,那样情绪失控的她,似乎那样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他更加是深信不疑!

心中更是有着从未有过的心疼,他的朵朵,他的朵朵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她脱离,被她自己所制造的仇恨深渊呢!?他不想看到她受仇恨的折磨,被仇恨所迷失双眼!那样受苦的是她本身!

一辆银色宝马,在无人的公路上飞快的疾驰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幽深的隧道,两边的景物,不断地倒飞而去,看得出车内的人是万分急切的。

夏夜的眉头紧蹙,当尹安沫告诉他,带走朵朵的人竟是他的弟弟北吟奕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搞不清,他到底是该喜还是该忧呢?喜是,带走朵朵的人不是别人,至少知道,她现在是安全的,忧则是,吟奕对朵朵的心思!?

死亡之巅!?迷茫着死亡气息的山巅,尽管知道,那栋好似凭空出现的诡异别墅,是吟奕的领地,但是,他也从未去过!那么,吟奕将朵朵带到那个地方,他又是打着什么主意呢?

“哧!”夏夜已然到了死亡之巅的所在地,却已是黄昏。

打开车门,望着不远处的那栋别墅,周围一片的安静与死寂,却又透露着不安分的因子。

抬眸望去,也许是因为位于半山巅的缘故,那栋别墅,总是被一层若有若无的迷雾所萦绕,加上那仿若宫殿式的建造,看上去宛若梦境般,有丝不真实的感觉,更是兼具了神秘。

夏夜不作任何犹豫的朝着那栋别墅走去,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除了有些许幽深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知觉间,就来到了别墅前,不可以以外的,他看到了别墅门前,那一大片妖艳绚丽的花朵,他知道,这就是吟奕常常用来制毒的花朵吧!散发着,几乎可以让人溺死在花香中的奇香!

不可否认,这些花,美得几乎可以让人迷失心智!可是,越美的东西,它本身的毒性,往往就越让人不可忽视!

夏夜轻抚了额头,别开了眼,这些看似没有任何危害的花,是导致他头晕目眩的最终原因,看久了,会一样能够让人迷失了心智,心思涣散吧!果然是无形的杀手呢?!

夏夜稳定了心神,不再将目光停留在那些花上面,快速的朝着别墅走去,门是半掩着的,轻轻推开了门。

“嘭!”发出了轻轻的响声。

里面一片的阴暗,大的几乎让他都有着些许的咂舌,两边点着白色的蜡烛,看上去弥漫着欧美风,尽管是这样,大厅之中依然是昏昏暗暗的,让人怎么都无法看的真切,地上有着斑斑驳驳的阴影。

夏夜太不缓缓走近,感受着周围的环境变化,奈何这里安静的只能够听到他轻的不能够再轻的脚步声,甚至让他质疑吟奕和朵朵是否还在这里呢?偌大的别墅,见不到一个人,更别提仆人了。

夏夜抬眸,看着楼梯,既然底下没有人,那么楼上呢?他这楼梯,缓缓的朝楼上走去,他几乎是可以确定,楼上一定有人,别问他为什么,直觉!感觉他在等着他,想着他甚至加快了脚步!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手指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唇角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杯中红的似血的红酒,眸底的邪气似乎变得更深了,身后的昏暗,笼罩在他的周身,似乎更为他增添了一丝的黑暗气息。

在他的期盼中,夏夜中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依然是自顾自的摇晃着手中酒杯,看似是悠闲无比,酒杯中的红色物体,此时更是看着诡异异常,轻轻的抿着唇角,似乎并不打算开口,气氛又似轻松,又似压抑!

夏夜看着昏暗的背景下,自顾悠闲,看不清面容的人,仿若一个高傲尊贵的王子,高姿态的坐在,看似尊贵椅子的上方,俯视着下方的人,但是,他依然知道他是吟奕,北吟奕!

“吟奕!”夏夜轻启唇瓣道。

北吟奕听了,缓缓的放下了手中摇晃的酒杯,抬眸看着他,不予回话,空气中又是一阵沉默,仿佛好似要将他们淹没。

尽管夏夜看不真切他,但是他依然可以想象得到,昏暗的面容下,那双漂亮的眸子,充满的是怎样的邪魅肆虐。

北吟奕玩弄着自己纤长的手指,边道:“没有想到,经历了一场车祸的人,还可以完好无缺,更没有想到,你还可以跨过百毒花丛,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知道他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夏夜的耳边飘来了他的声音,伴随着幽深,好整以暇的淡然之意,却又带着若有若无的暗讽之意,他知道他在心中嘲笑他的所作所为,可是,那时他真的没有丝毫的顾虑!

他可以确定,他在等着他的到来,他的弟弟北吟奕,智商可不在他之下!

“吟奕!朵朵呢!?”夏夜不再和他浪费时间,直接开口问道,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做些什么,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现在他只想带着朵朵离开这里!

“朵朵!?呵呵!拜托你别叫这么亲切!她已经和你分手了!现在已经和我在一起了额!”北吟奕挑眉,不以为然的道,可以从中听出喜悦的心情。

夏夜听了蹙了蹙眉,心中暗痛,他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吟奕!朵朵是你姐姐,你们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怎么可能!

“姐姐!?呵呵!我不需要姐姐!那只是加诸在我和她身上的附属关系而已!什么亲情,在我看来,只是把原本不相干的人,专制的联系在一起,那样就成了亲情,呵呵!真是可笑!你说这些无非是想让我自动放弃吧!告诉你夏夜,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和她同样也是不可能!”北吟奕的语气听上去,有些许的激动,那么的让人不容置疑,似乎是真的要固执到底。

可是,他心中的悲凉,他心中的无奈,又有谁能够听懂呢?姐姐!?他真的不需要姐姐!

夏夜听着他似乎惊世骇俗的话语,心中不免涌起一股酸涩,亲情,在他的眼中真的是一文不值吗?如果是这样,他们这些人,又算是什么呢!?

怎么办?吟奕似乎对朵朵的执念这么深,一副舍我其谁的势在必得的模样,可是,他所想的注定是不可能的!

“吟奕!不管今天你怎么说,今天我是一定要带着朵朵离开这里!”夏夜开口道,语气中也有着一丝的必然。

“离开!?她睡得正香呢?可没说过要离开!”北吟奕又恢复了一副悠悠然的模样,似乎将自己置身了事外。

夏夜听他这般说,心中顿时也是一跳,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为什么他到了这里这么久,依然不见朵朵的身影,难道真的是如吟奕说的那般,她在睡觉?可是这个睡觉,想必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