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女毒妃

第036章 与君谈话

嫡女毒妃 寐妤 1039 2013-04-01 09:00:00

  方婳被他一句“是你”说的愣住了,片刻才问:“皇上认识奴婢?”不应该啊。

燕淇淡淡道:“那么多秀女,黑压压一片,只你戴着面纱,朕就看见了。”

面纱……方婳松一口气,还以为他在哪里见过自己呢。

他不叫起,她只能跪着,听他道:“为何戴着面纱,引起朕的注意?”

她低俯着身子,利落地答:“遮丑。”

“嗯?”美如画的眸子微缩,他退一步在身后石头上坐下,道,“抬起头来。”

方婳依言抬头,伸手揭下脸上的面纱。她瞧见他的眼底淌过一抹震惊,随即开口问她:“你是这届的秀女?”

“是。”

“谁选的?”

“章鸿之章大人。”

“他是眼瞎了,还是当朕瞎了?”

“奴婢贿赂了他。”

“哦……你贿赂了本朝最清廉的章鸿之?”

“用容家的玉佩。”

话落如锤定,燕淇嘴角的笑容瞬间敛起,盈盈似画的眸子也一瞬黯淡。他动怒了,方婳已感觉到,她深吸了口气,不顾他的脸色将玉佩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从洛阳花会猜谜到晋王宫阴差阳错地送错礼,独独将袁逸礼这一段略去。她见他的薄唇微微上扬,片刻,竟是大笑出来:“这么说这机会你是捡来的?”

被他这样一说,方婳心里却不乐意了,壮了胆道:“自然不全是,那谜题确确实实是奴婢答对了,才赢了侯爷的玉佩。”

他想了想,似乎觉得有理。

方婳松了口气,心想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目光一垂,便见地上已湿湿地淌了一地的湖水,她这才道:“您的衣袖湿了,奴婢替您挤干。”

他点了点头,方婳这才起身过去替他挤干广袖上的水。她取了自己的帕子去替他擦手,却见他的手心紧紧拽着一枚璎珞,那分明是女子该有的东西。

刚才掉了的就是它吗?他堂堂一个皇上,竟对这样一件小东西如此在意。

她细细看一眼,这枚璎珞很别致,两侧没有用寻常流苏,而是选择了价格不菲的玉坠代替,盈透无比,华贵无双。方婳低语道:“难怪皇上不喜欢秀女们,您已心有所属。”

他的目光看过来,温柔恣意,却转了口道:“当日洛阳花会,止锦将玉佩给你,你为何没接,还打碎了其离去?”

方婳一怔。

他浅浅道:“这中间还有事,你却未曾告诉朕。”

不知为何,那一个瞬间她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燕修。他们一样的聪颖,不同的只是,燕修不喜欢说出来,可他不一样。也许是因为他是皇上,皇上说话,没有对错,只有肯与不肯。

她苦涩一笑,只好道:“皇上英明,只因那日奴婢被金陵袁家的二公子当众抛弃。”

他蹙眉:“你说袁向阳的儿子?他嫌你丑?”

她摇头:“并不完全是,其实是奴婢弃他在先。”

“嗯?”

“奴婢不愿嫁他,不惜毁容来悔婚,他气不过,就当众也弃了奴婢一次。”

他的目光落在女子脸颊蜿蜒丑陋的疤痕上,他不自觉地伸手拂过她的脸,“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