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女毒妃

第075章 监刑(加更)

嫡女毒妃 寐妤 1335 2013-04-18 08:15:00

  容止锦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当下就带了苏昀去太医院,一一给她引荐了太医们,还说他们谁若是不愿教苏昀医术就是不把太后放在眼里。

于是苏昀如愿以偿地得了很多医书药理。

后来她问他:“这又关太后娘娘什么事?”

容止锦扬起扇骨敲打在她额角,嬉笑道:“笨,不这么说他们难免偷工减料,用太后压着,你便能自由出入太医院了,谅他们也不敢不尽心!”

苏昀摸摸额头,也不恼怒,嘀咕道:“果然真正拼爹的时代在古代。”

“你说什么?”

“啊,没什么,您随意啊,奴婢要回去潜心研习医书了。”苏昀挥挥手,一溜烟跑了。

容止锦站着看了半晌,这才又抬步追上去:“苏丫头等等我!”他是来见方婳的,这人还没见着呢!

————

方婳入宗庙时,见燕修静静地跪在先帝的画像面前。闻得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微微侧脸,看清来人,他的眉头微蹙,徐徐道:“怎是你?”

她于他身侧站定:“皇上派奴婢来监刑。”

他略一笑,却不再说话。

殿内静谧得不似凡间,头顶的盘香袅袅萦绕,一个时辰后,他的呼吸声渐渐沉重,有些难以支撑了。他一手撑住了蒲团,寸寸筋骨分明,方婳却不能上前去扶他。门外有宫人正瞧着,看得清里头情形,却未必能听到他们说话。

“她就那样重要,让您不惜替她受罚?”

他艰涩一笑,喘息道:“她给本王的快乐,你不会明白的。”

“那我呢?”

第一次,她在他面前问得这样明明白白。

白马寺三年,她曾无数次看着他笑,难道她就不曾给过他快乐吗?

心口似被人狠狠揪住的痛,额角已是涔涔冷汗,他抬眸凝望她,抬手抚上胸口,一字一句道:“我这里,已经有了人。”

“是她吗?”她真是不甘心。

他的笑容苍白:“你已知答案,何必再问。”

“她已是皇上的女人!”

“不管她是谁,也不管我的心再残缺,她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

他的气息很弱,可每一个字都似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划过她的心。她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身上的伤痛瞬间蔓延至全身……那日元白的话分明已经那样清楚,是她一直在自欺欺人,总说忘了他忘了他,却根本就做不到。

他又缓声道:“婉儿说昨夜曾撞见了方典正,你不要以为本王不知你做了什么。”

方婳的眸华猛地一撑,他什么意思?以为是她告密吗?

“我没有!”

他痴痴一笑,又低头咳嗽几声,“有或没有,方典正自己心里清楚。婉儿若有事,我不会原谅你!”

不会……原谅她?他竟是这样看她的吗?

他的身子一晃,她下意识地近前,指尖尚未触及他的手臂便见他抬手狠狠一推,力气之大叫方婳骇然!她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手肘重重磕在冰冷地面,加上背上的伤痛齐发,尖锐的痛蔓延上心口,她却仍是直直望向他。

他朝她看来一眼,再不是从前的温和清明,竟带了恨。

为了楚姜婉,他竟恨她!

**

本文明天上架了,会有大更!求首订!!

燕修真的喜欢楚姜婉吗?他会和婳儿决裂吗?

燕淇对婳儿的若即若离是试探还是喜欢?

方娬对婳儿的恨又能掀起多大的波澜?

当年莹玉公主的死真的与燕修有关吗?

典正映岩之死与“锦瑟”的疯癫到底又隐藏了什么惊天秘密?

苏昀的良人到底又是谁?

……

后文还有更多的人物出现,传闻中对莹玉公主感情至深的袁将军,还有容家神秘的大少爷……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嫡女毒妃》!

这里有很多是寐以前的老读者,跟过寐之前文的宝贝们都知道,寐的文都是越往后越精彩滴,所以不要犹豫,该出手时就出手!19号会有3万字大更,今晚过了12点会更3万字!宝贝们,握紧你们的月票,使劲地砸过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