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孙子兵法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1181 2011-10-05 00:42:02

  “不用了,”我实在不想再此多待,便扬声说道,“我来只是想想王爷贺寿,祝王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若王爷没别的吩咐,妾身想先行退下。”我说完,欠了欠身,便要离开。

“爱妃何必着急”,段逸轩叫住了我,我迎面望去,他此刻嘴角含笑,眼里却满是寒意,“既然来了,就展示一下如何?”说完,他俯身到我耳旁,姿势极其暧昧,薄唇轻起,声音极小,小到只有我可听见:“你最好安分些,不然,本王定让你永远见不到你那奴才。”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他是自上次打架事件后,便认准了小晴是我的弱点吗?听此,我早已惊住,双眼紧紧盯着他。这人还真是可怕,不过见面两次,却感觉对我了若指掌。我以后定要离他远些。好,我表演便是。

思及此,我不禁紧锁双眉,对于才艺,我会的还真不多,弹琴我着实不感兴趣,跳舞更是趋之若鹜。我唯一会的便也就是点医术,会用点毒,但我总不能表演下毒吧。此外,我也就会看点书,做点饭,自个与自个下下棋罢了。

书?对了,就是它了。想到这,我不禁会心一笑,便看着段逸轩说道:“那妾身就此献丑了。不过,刚才琴已被人抚过,舞也跳过了,我若在弹琴跳舞便不免有些老套了。”

我顿了顿,扫视了眼慕容明珠,她比以前更加妩媚动人了,但对我还是一贯的轻视。她旁边坐一浅黄色衣衫的男子,上面绣有金龙,他虽是男子,却面若桃瓣,眉若墨画,眼神略显慵懒,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邪魅想必此人便是太子了。

我朝他们笑了笑,便又接着说道:“我自幼便喜读书,对兵法谋略略懂一二。今日便在各位王爷面前班门弄斧了。”

我望了望四周,便见五王爷不屑之情早已现于面上,他旁边坐有一位紫衣男子,英气勃勃,冷峻有型,他的脸庞宛若刀削,眼睛则好似明月清冷异常。此刻正把玩着手中酒杯,面色丝毫没有变化。

“兵法?你兴趣倒也独特,且说来听听。”段逸轩满脸兴致的盯着我说道。

“呼,”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

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