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车内闲谈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1227 2011-10-19 18:20:40

  我望了望乖巧的跟在段逸轩身后的芷兰,便挽起身旁的小晴,也随着他们向门外走去。刚出门口,就见到一前一后的停着两辆华丽的马车。

“姐,我们上哪辆?”小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一时愣在原地,着实不知该如何移步。正在疑虑之时,却见段逸轩已在前面那辆车前,正满脸不耐的向我这望来,至于芷兰,则上了另一辆车。

我在心中揣测,古代封建,身份有别,地位悬殊,正受宠的人尚不被许可与他同车,何况是我?再者,我也不愿与那风流王爷有太多牵扯。想到这,我便抬脚向芷兰走去。

没走几步,便问听段逸轩的声音响起:“站住,这里。”我一听,立刻停住脚步,转头盯着他,脸带疑色。

他见我望向他,原本蹙眉的脸陡然舒展,嘴角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接着说道:“你与本王同乘这辆。”这家伙,还真是条变色龙,变脸比变天还快。我虽百般不愿,却也明白,违扭他会有怎样后果。便满心戒备的走向他。

驾车的是他的贴身护卫清扬,小晴与他坐于车外,我却要与段逸轩共处一室。我与段逸轩对面而坐,却未有言语,很是尴尬。因此,我自进车没过多久,便将头探出车窗,四下张望。车外的状况与我几日前出来所见,未有太大差异。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大概就是这样吧!

我正在心中大发感慨,忽觉身后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我回过头,便见段逸轩那双精亮的眼正望向我。

我被他盯的很不自在,便恭敬的问:“王爷可是有何吩咐?”

他略有沉思,道:“爱妃可还记的那日所诵兵法?”

他见我点头,便继续说道:“那可是你自己所想?”

我听他这样问,不禁暗暗地想,他一个众人口中的风流王爷,竟会对兵法如此念念不忘,看来,他或许也有不为人知一面。

而他从那日去我院中,到刚才举动,恐怕也就为此吧!我若说是,以后生活定不会安稳,思及此,我便答道:“王爷见笑了,妾身不过一深闺女流,又岂会有此见识?”

我见他不信,便继续说下去:“妾身那日不过是在借花献佛罢了。不瞒王爷,妾身那日所言乃是从前在相府中读到的一本书中所述。”

他听我说罢,眉头微挑,望着我说道:“奥?相府中竟会有此等书籍?那不知现在此书在哪?”

我心中暗笑,我早知你会这样问,我若能见到这本书,现在又岂会坐在这陪你瞎扯。我佯装沉思,随后满脸叹惜道:“禀王爷,妾身初读此书时,甚是喜爱,便经常置于手边,以供随时翻阅,却不想,一时大意,碰翻了茶水,将其毁掉了。”

“怎会如此凑巧?”他微皱眉头,盯着我的眼睛,一脸不信。

为了让他死心,我装作满脸无奈:“只是天不遂人意罢了。妾身愚笨,至今只记得那一小部分,每每想起,也很是懊悔。”

他不再言语,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他抬手轻揉了下太阳穴,向后倚靠在车内,过了一会,薄唇轻启:“进宫后,安守本分,莫要失了礼数。有不懂的可以请教芷兰。”

我忙点头称是。

他微叹了口气,又随口说道:“你的妆容也要注意下了。”

我一愣,这可是我精心打扮的,怎么能说改就改?我却也没过多争辩,低声应道:“妾身明白。”

他见我如此乖顺,便也不多作为难,闭着眼睛,对我再不理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