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牢狱之灾(2000)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100 2012-01-20 20:12:20

  “唔,好难闻,什么味道?”我被人押着向血楼地牢走去,刚刚走近,便有一股很大的味道扑面而来,很是刺鼻。我不禁皱着眉头,捂着鼻子问道。

“这里死人太多,好些日子没打扫了。”送我来的人从我身后不以为然地说道。

“死人?”我吓了一跳,不敢再朝前走一步。

“快走。“那人从我身后用力的推了我一下,直接将我推了进去,害得我差点跌倒在地。

地牢之中,并没有我想想当中的阴森恐怖,虽然仍有难闻的腥臭味,但牢中却都点着灯。里面与朝廷所设的普通监牢相差无几,都是一间挨着一间的木质牢房。我本以为自己会被随便关在其中的一间之中,却没想到,他竟领着我一直朝前走去,直至走至地牢尽头。

“进去吧。”他指了指最后一间密不透风的房间,示意我进去。

我望着面前这间用泥土封闭起的巨大牢房,有些诧异:“怎么这么大的房间?而且还就只有门上一个小窗户?难道害怕我跑了不成?”

那人边伸手拉开铁门,边解释道:“这间是用来关押武功高强之人的,至于你嘛,虽有点大材小用,但主人吩咐,这方便你来思考。”

思考?我看是想逼我就范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逼我?我便大步走了进去。

那人见我进去,便顺手关上了牢门,从门上仅有的一个小窗上探过头来,对我说道:“你先好好呆着吧,有什么事,可从这里喊一声,会有人过来的。”说完,便留下我,离开了。

房间因为是用泥土垒盖成的,很大,却又没有通风处,屋内只有一盏小巧的煤油灯,所以房内十分昏暗,气味更是令人难以忍受。我四下里打量,看看是否有地方可以让我坐下,却见屋内到处都是稻草,根本没有容身之地,只有靠近墙角的地方,有一张小木床,上面也很是凌乱。想到以后或许还有很长的日子要过,只能自己亲自动手收拾一下了。

“啊!”一只老鼠从稻草堆里窜了出来,惊得我忙扔掉手头的工作,跳离了老远。只见那只老鼠却好像房间的主人一般,在我的不远处,慢悠悠的走着,好不嚣张。

我蹑手蹑脚的走至门口,从小窗之中向外喊道:“喂,有人吗?有人吗?快来人。”

片刻,便有一人从远处小跑过来:“怎么了?想通了?”

“有老鼠。你帮我赶走。”

那人听完我的话,长吁了口气,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就为只老鼠,这牢中,老鼠多的是,你自己看着办,以后再有这种小事,不要喊我。”说完,扬长而去。

我苦着一张脸,回过头,盯着那老鼠,大眼瞪小眼,很是无奈,哎,早知道回到这里,会有一场牢狱之灾,我当初就应该好好呆在宫中。好,靠人不如靠己,我从怀中摸出防身用的药,朝着老鼠撒了一些,又将剩下的悉数撒在牢房各个角落。片刻过后,那老鼠便升天了。我便用稻草包住,将它踢到了墙角,便又继续进行大扫除。

一个时辰过后,房间便焕然一新了。除了角落里堆了一堆稻草外,其他地方已无一丝杂物,偌大的房中,只剩下了一张床,与一个盛放馊水的木桶。我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今天的事情。

昨晚得知的消息本就令我很吃惊,结果,今天竟又见到了事件的中心人物。以后的日子,看来不会平静,但我在他们中间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我又该怎么办?我躺在床上暗自神伤,结果竟迷糊糊的睡着了。

“阿嚏!”我从睡梦中醒来,冻得不禁打了个喷嚏。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了,反正屋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昏暗。我感到肚子有些饿,现在应该已经到吃午饭的时间了,但却不见有人来给我送饭,我便再次来到门口,叫来了方才开守地牢的人。

“你又有什么事?”他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应该到吃中饭的时候了吧?”我早饭就没有吃,有气无力的趴在门上问道。

“现在都已是戌时了,晚饭都早吃过了。你快回去睡觉。”他说着,便催促我赶快回去。

“戌时了?”我大惊,也有些生气:“我一天没吃饭了,你们平常都是这样对待犯人的?连饭也不给吃?”

“你是例外。”他看着我,露出一丝同情:“你也别怪我,上头吩咐了,你若想明白了,便放你出去,否则,就让你在里面自生自灭。”

“混蛋。”我忍不住咒骂道:“你去告诉他,本姑娘就在里面待到死了。”我气鼓鼓的回到床上,直挺挺的躺下,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节省体力。

“咚咚咚。”片刻后,竟然有人来敲我的门,难道我饿的出现幻听啦?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又再次响起,我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飞奔至门口,激动得差点哭出来。来人竟然是凌天。

“半天不过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凌天见我过来,打趣道。

我自动忽略了他的话,诧异的问道:“你怎么来了?我记得那老头说过,不准任何人来看我的呀?”

“我是跟着楼主入的血楼,他管不到我,并且,他也对我有所忌惮。你怎么样?还好吧?”“好什么好,我今天一天没吃饭了,马上就快饿死了,你有带吃的么?”我满怀期盼的盯着他,希望他可以拿出点饭菜。

他却摇摇头:“我又不知你在这里不能吃饭,什么也没带。”

“啊。那你来干嘛呀?”我丧气的埋怨道。

“我来就想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凭白受着这牢狱之灾。”我很是无辜的看着他。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现在这等等吧,一顿不吃饿不死。楼主现在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回来能救我出去?那人可是他的外公。”季如风应是很尊敬自己唯一的亲人,怎么会为了我,而得罪他?

“我不能多待,一切还是等楼主回来再下判断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