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蛊毒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43 2012-01-27 23:27:22

  我下了马车,直奔落日崖顶。可刚到便被人拉到了一边。

“你怎么又到这来了?楼主不是说你在御林山庄吗?”无忧将我拽到不远处的草丛中。

我忙蹲下,低声说道:“我来帮帮忙。”

“楼主知道吗?”

“你告诉他,不就知道了。”我望向崖边,只见那站着一位红衣女子,相貌正是硕妍,“她就是你们新找的人?”

无忧点点头:“她也是血楼杀手,一直在暗处行事,此次,楼主命她代替你,守在此处。”

我看着她,心里不禁有些失落,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不过,现在可不是闹情绪的时候:““怎么样?大鱼上钩了吗?”

我看着无忧,他摇摇头,却没有一丝失望的神态:“没有,现在不过刚过了一日,他哪能这么快到这里。”

我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先回血楼了。”

“你先去山下的客栈吧,凌天应该还在那里,由他送你回去。”

“好的。”我便匆匆下了山,直奔客栈。

“小二,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白头发的男人?”我一进客栈便叫过小二,附耳问道。

小二见我靠的这么近,顿时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应道:“没,没见,见到。”

“到底是见到还是没见到?”我见这年轻的小二的模样煞是可爱,便存心开他玩笑。

他边擦着额头的汗滴边说着:“没有,不,不过,倒是有,有一位,带着斗笠的男子在楼上上房。”

经他一说,我才猛然想起,凌天为了不惹人注意,一惯都将头发掩盖住。我便连忙对他说道:“没错,就是他,你带我上去。”

“好咧,客官,楼上请。”小二快步上了楼梯,带着我向楼上的客房走去。

“叩叩。”为了怕认错人,我便站在门外,礼貌的敲了敲门。

“是谁?”冷漠的男声从屋里想起,我立刻听出这正是凌天的声音,便高兴的喊道:“是我,快开门。”

他打开门,十分诧异的望着我:“你怎么来了?楼主不是把你交给御林山庄了?莫不是偷跑出来了?”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我不满的拍拍他的肩,“你怎么也出血楼了?”

他随意的坐下,顺手为我倒了杯茶,“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帮楼主寻找解药。”

“怎么样?找到了吗?我看了那么多医书,对他的毒都还一无所知,你有什么头绪?”

他从袖中拿出了一个长方形小盒,递给了我:“我怀疑,楼主身上的并不是毒,而是蛊。”

“蛊?”我难以置信的慢慢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只有一只死了的小虫。

“这是蛊虫,我认为楼主是先被人中了蛊虫,然后再陆续以毒药将虫养肥,才使毒虫侵入心脉。”

“你既然这么清楚,定是已经找到解药了?”我欣喜的问道。

“没有。”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否定,“我从跟楼主进血楼,便就将所有心思放到解毒这件事,至今已有近七年,所以,现在找到病源,我已是很开心,至于解药,我更是不急于一时。”

“七年,真的不是一个短的时间。你跟楼主怎么认识的?”我决定再充当一次八卦记者,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他半天不语,我以为他有难言之隐,不愿告诉我,可半晌后,他却突然开口:“楼主是我的恩人。我从出生便顶着这一头白发,因此便被当怪物般的遗弃,直到六岁,我都是在街边靠乞讨偷窃为生的,白眼打骂更是挨了不少。后来,师傅收留了我,供我衣食,教我医术。我原本以为,这是我时来运转的时刻,却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他说道这里,满脸自嘲,很是不屑。

“怎么了?他对你不好?”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有这般过往,不禁难过的问道。

“他是江湖中有名的毒药,却只一心沉迷钻研毒药,而退隐山林。他收留我,只是为了帮自己试毒,今日中毒,明日再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变态呀。”我气愤的骂道:“你就不会毒死他?”

“我用毒都是得他真传,你说,什么毒能毒死他?”

“那……”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原本放弃了希望,但后来楼主来了,他因为深中剧毒,百毒不侵,所以师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没几招,他便死于楼主剑下,我便也决定,永远跟在楼主身边。决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楼主为什么要杀你师父?你花钱雇的血楼?”

“当然不是,楼主身上的蛊毒,是我师父给当年的小王爷的。就连皇上遇害之事,也有他的帮忙。谁出的钱多,师傅便听谁的命令。这是他的规矩。”

“难怪。”我对他师傅很是鄙视,“这种人,死了活该。”

“好了,跟你废话这么多了,我们到时间回血楼了。走吧。”他站起来,拿起早已收拾好的包袱,刚要走,却忽然转身对我幸灾乐祸的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回去,还有的解释呢。”

他真是个乌鸦嘴,回血楼后,季如风见到我的突然出现果然十分生气:“御林山庄派人禀报,说你跑出来了,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这果然是真的,难道还真需要我将你关进地牢?”

“不要。”我吓得连连后退:“我只是想要帮你,你随便找个人替代我,对我们的计划是百害而无一利。我认为,无论就医术还是别的方面,只有我才最合适。那个人,根本骗不了他。”

“现在计划已进行了大半,你已经帮的够多了。”

“你就算不让我去,我也会去的。”我坚持道:“你这样突然换了别人,让我有种被抛弃的感觉。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下次大鱼上钩了,你们都会在场,难道,你没有信心保护我吗?”

见他似乎有些心软,我便继续说道:“我保证,我一定会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及时抽身的。”

他想了想,最后终于点头答应:“好吧,但你要记住你的保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