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陪我坠崖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40 2012-01-30 16:36:21

  四周,顷刻间便鸦雀无声。段逸轩满意的继续说道:“放我们出去,否则,我便扭断这女人的脖子。”

我听着他的话,心中不禁生气一份悲伤与焦急。悲伤是因为我没有想到,自己与段逸轩的关系竟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也不能想象,自己竟会成为他手中逃生的发码,而且,还会关系我到的性命。而焦急,则是因为季如风,他快速来到我们几步之遥,此刻一直双手握拳,担忧的望着我,报仇是他活着的动力,我一直想要帮他,也曾数次向他保证过,会保护好自己,可如今,我却又成为他报仇的阻力。

“你杀了她便是,放你们走,绝无可能。”玉老头果断的一口回绝。

“是吗?”段逸轩手微微用力,瞅向季如风。季如风则静静站在原地,缄口不语。

“好,既然,她对你们这么不重要,我杀了她便是。”他说着,便用力,想要折断我的脖子。我双颊发烫,痛苦万分,却不愿开口喊痛,心中默默祈祷:季如风,你可千万不要开口说话,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

“住手。”季如风最终还是让我极其失望的开口了;“我放你们离开,你放开她。”他说着,便扬手一摆,血楼的人便立刻闪出了一条道路。

“风儿,你……”玉国老头气的说不出话来。

“外公,我主意已定。”季如风坚定地说道。

段逸轩却也立刻放松了些手中的力道。使我能够得以喘息。

“不要。我不同意,咳咳。”我刚能说话,便拼命摇头,反对着。

“还不走。”季如风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催促着段逸轩快些离开。幸存的黑衣人忙过来扶起段钰钦,跟着段逸轩便要走。我心下一急,若真走了,我可就成了血楼罪人了。只能赌一把了。

“你还记得你的前王妃慕容明月吗?或者我该说圣手医仙墨水韵?”我微微侧头,小声对段逸轩说道。

他显然一惊,微微呆愣,我便继续说道:“她有话想要我转告你。”

段逸轩皱着眉,盯着我,不知不觉竟忘记了手中的力道。

我忙趁机用力,从他手中挣脱开来,向后退了几步。他立刻反应过来,便要再来抓我。

我深知自己不会武功,绝不能跑得过他的轻功,眼角扫过身后的落日崖底,我对着不远处的季如风微微一笑,便纵身跳了下去。

希望他们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我闭着眼,正飞快的下落,却突然感到腰上多了份力道,侧目,便看到季如风那张特写般俊俏的脸。我还来不及惊讶,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韵儿,韵儿。”我听见有人一直在我耳边唤我,便慢慢的睁开眼睛,眸中立刻便印上了季如风的笑容。他竟然也会笑,这一瞬间,宛若姹紫嫣红,百花齐放。难道我是到了天堂?但显然不是,他的容颜如此清晰,见我醒来,长舒了口气:“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渴不渴?”

我方才还以为做梦,此刻却突然意识到,没有比这更真实的了,便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也跟我跳下来了?仇不报了?”

“我若不跟你下来,你必死无疑。你也太胡闹了,竟然跳崖。”他看起来有些生气。

我忙安慰道:“我这也是不得已,你们等报仇等了这么久,总不能因为我这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吧?”

“报仇任何时候都可以,机会多的是。可你若死了……”他说到这突然住了口,不愿再说下去,起身倒了杯水,递与我,我一口饮下,接着问道:“你方说,你不跟我下来,我必死无疑是什么意思?”

他将茶杯放下,又拿了块湿布,边替我擦脸,边轻声说道:“这落日崖是我父皇遇难的地方,我自然来过多次,崖底我也来过几次,这间屋,便是我找人建的。所以,我对这算是熟悉,你若自己下来,定会摔成重伤。”

我这才注意到,我们竟然呆在一间小竹屋中,清一色的竹子拼凑而成,就连桌椅也是竹子的。“你每次下来,不会都是跳崖吧?”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当然不会,这里有一条路,直通落日崖山下。我都是从山下进来的。今日这般,还是第一次。倒也十分惊险刺激。”他竟也会打趣。

“那你有没有受伤?”从这么高的崖上落下,我身上没伤,定是他护着我。

“你先顾好自己吧”

“我有什么?我又没有受伤。”我想从床上下来,却突然感到右腿有些疼痛,便抬起腿看去,只见上面缠着白布。

许是见我疑惑,季如风便解释道:“你从崖上摔伤了腿,没什么大碍,几日便好。”

我听他这样说,便自己解开布检查了下,腿上划破了一道,虽很深,却没有触及筋脉。我便盯着季如风,质疑的问道:“你呢?哪里受伤了?不要瞒我。”

“小伤而已。”他神情有些躲闪,却使我更加确定,他受的伤,绝不会比我轻。

“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背上划破一点儿而已。怎么,你想看?”我知他在打趣我,脸微红,却逞强道:“我要看。你把上衣脱下来我看看。我帮你看看伤。”

“我已经包扎好了,男女授受不清,你怎能随便看男人的身体?”他说着,一向冷峻的脸脸颊之上,竟也泛起一片潮红。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也说这个了?你刚才不还帮我擦脸了?那要这样,我们这样又算什么?”他被我说的,一时无语,我便接着说:“我是大夫,什么没见过,你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说着,我便伸手去解他的衣衫。

他忙起身躲开:“我去帮你找些吃的。”不等我开口,他便跑了出去。

留下我,坐在床上,哑然失笑。谁能想到,堂堂血楼楼主,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玉面阎罗,也会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不过,我这个人,最不会做的,便是放弃,反正还要在这呆几天,我一定会看清楚,你到底受了什么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