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偷偷溜走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36 2012-02-02 11:13:10

  我们一行人从崖底的小道,回到了落日崖的山脚下,并由山脚,返回血楼。一路上,凌天竟一句话也没有对我说,甚至连看也没有看我一眼。

我甚感奇怪,便在进血楼时,故意放慢了脚步,与凌天并排,走在最后:“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你干嘛一直对我视而不见?”

“没有。”他没有看我,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

“没有,你一直臭着脸干嘛?”我拉住他的胳膊,迫使他停住脚步:“你有什么不满,就说清楚。如果是我错了,我改就是。”

“好,这可是你让我说的。”他盯着我,“我想请你离开血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解的讶异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请我离开?”

“其实我一直将你当做朋友,若在平日,我断然不会对你这样说的。”他看了眼前面已经远去的人群,对我接着说道:“但我也曾经告诉过你,楼主是我的恩人,我会尽一切办法,保护他的。从昨日之事来看,你已威胁到楼主的安危,我是断不会留你这个祸水在楼主身边的。”

“你觉得我是祸水?”我听他这样讲,心中十分难过,委屈的看着他:“我也一直想要帮助他呀。不然,昨日我也不会跳崖了。”

“我知你有这份心,也正因如此,我才现在请你离开,因为,我怕自己下次会忍不住杀了你。”

“我不要。”我不能这样走,他们的计划应该还有需要我的地方吧:“我保证,我绝不会拖累你们的。”

“你的保证未免也太多了吧。”凌天说完,情绪稍稍缓和,口气也平淡了许多:“你不会武功,我们的事,你根本帮不上忙,就像这次,你虽一心想要帮我们,但结果却并不如你所想,这次是侥幸,你们只受了轻伤,但下次呢?你能保证下次遇见这种情况,你们也会安然无恙?”

“我……”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确实,这是天意,我的保证能有什么用。

“这次因为你,我们的容貌都已暴露,这为以后的计划,增添了许多不便,我不希望,楼主下次再因为而你受伤。更不希望你再影响我们的计划。”

我低着头,微垂眼帘,陷入深思,没错,段钰钦没死,那么玉国老头与季如风没死的事,便也公诸于众,我们已由暗变为明,失去了先发制人的先机,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不会武功,若在这里,只会成为累赘,我若不在了,他们应进行的更顺利吧。

“好,我答应离开。今晚便走。”我点点头:“这件事不用告诉楼主了,我会悄悄离开的,但要悄无声息的走,恐怕需要你的帮忙。”

“我今晚会帮你引开楼中后门的守卫,你从那里离开就好。”

“知道了。”我明白的应道,便转身走开了。

“谢谢你。”刚走几步,凌天在我身后轻声说道。

我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他,点了点头。我回了自己房间,便开始收拾东西,几个时辰后,约到戌时,我才将自己的行李挑选好并打包成一个简易的包袱。并给季如风留了封信,因用毛笔费劲,信中只有寥寥几个字:“已走,勿念,盼有重逢期。”

“你在做什么?”我笔刚落下,季如风却从门外走了进来。

我忙将信收入袖中,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楼中事都处理完了?”

他点点头:“吃过饭了吗?”

“吃完了,你在崖底捉的鱼我们也忘记带了,真是可惜了。”我信口胡诌道。

“你想吃鱼,命下人做便是了。”

“没有啦,我随口说的。”我讪讪地笑了笑,接着问道:“你报仇之事,现在打算怎么做?”

“现在风头正紧,报仇之事,要先放一放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更重要的事?”

“是的,这件事一直是外公的心愿。我答应他,在他此生之年,定帮他实现。现在他已经回玉国了。玉国虽亡,但玉国之中的忠勇之士以及玉国的部分军队却还在,外公经过这几年,已经将他们全部聚拢起来,打算重建玉国。当年玉国被灭后,霖国与周遭小国便侵占了玉国国土,我们要做的,便是将其重夺回来。用不了多久,我便也要同去帮忙。”

“之后呢?”我没想到,他们竟还有如此抱负。

“等重建玉国之后,再重提报仇之事,届时,我们的力量便也更为强大了。”的确,现在双方力量悬殊,并且,再引皇上出宫也没那么容易了,但积聚力量也有别的办法。

“你为什么不去找***忙?”太子与四皇子都是皇后所生,季如风是丽妃的孩子,而三王爷与五王爷则是德妃所生,季如风出生之时,皇上便被害,并有段钰钦这个冒牌继续执政,这样算来,五个皇子之中,只有太子与季如风是真皇上的孩子,两人是一母同胞。所以,为父报仇之事,并不应该只由季如风一人承担。

“我也曾想过找他,但却并不敢冒险。”季如风回绝道:“外公派人杀了四皇子。这可是他的同母异父的弟弟。若被他知道,恐怕,他没这么容易帮助我们。”

“你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而且我相信,他若知道自己父皇被害,应该会想通转来帮助我们的。”

“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心思?”季如风狐疑的盯着我:“不要操心了,这些时日,你就暂且呆在楼中,过几日,陪我去玉国吧。”

“好。”我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应道,尽量不让他起疑。

他又在这待了一会,与我无关痛痒的闲聊了几句,便起身离开了。

见他走远,我便忙回房中,拿起床上的包袱,将信放于书桌之上,到了血楼后门,凌天果然说到做到,此刻,这里已空无一人。我就顺势悄悄开门,溜了出去。门外,凌天细心的为我安排了一辆马车,我虽没有驾车经验,此刻却只能硬着头皮赶着马车,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栖息之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