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冤家路窄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10 2012-02-05 11:27:10

  真是冤家路窄,前日,林婶刚告诉过我,见到慕容明珠要躲的远远地,可今日,我正在打扫院落,竟与她碰了个照面。

我忙小心地拿着扫把,想要悄悄溜掉,却不小心将堆积起的垃圾,蹭到了她的脚上。

“你这丫头,存心的是不是?”她气的瞪大了双眼。我忙跪下,连连求饶:“侧王妃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

“侧王妃?”她抬脚将我踢到:“谁让你叫我侧王妃的?”

“奴婢,奴婢….”我还真不知道到底该说什么,你本身就是侧王妃,难道还要叫你正王妃呀?当然,这些只能在心里说说,我若说出来,她还不杀了我。

“来人,帮我教训教训这奴才。”她转过头,对身边丫鬟吩咐道。

“是。”那丫鬟忙殷勤的走过来,对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嗯,好痛。”我捂着脸,斜着眼瞪着她。没想到,她还是以前的性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大胆!”慕容明珠见我不屑的盯着她,顿时提高了声音:“你这贱婢,一点规矩也没有。给我接着打。”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我便改口求饶:“太子妃饶命,太子妃饶命。”

“现在知道改口了?我告诉你,晚了。打。”

“妹妹何必跟一个下人过不去呢?”我正愁不知如何应对,一个清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忙感激的抬头看去,只见是位红衣的清丽女子,我认得她,来人正是太子爷正妃。

“姐姐这是替她求情呢,还是说妹妹连教训奴才的权利也没有?”慕容明珠见到正牌太子妃,非但没有请安,反而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太子妃笑吟吟的慢慢朝我们走近:“妹妹说哪里话?只是这大清早的,你犯得着为了个下人,坏了自己一天的兴致吗?”这太子妃看起来倒还算是个和善的人,至少表面算是。

“今天看在姐姐的面子上,我就暂且先饶了你,若有下次,我定不会轻饶。”慕容明珠说完轻甩衣袖,便转身离开了。

“谢谢太子妃。”我感激的看向身边的人。

“你是什么人?我在府中没见过你。”太子妃细细打量着我,疑惑的问道。

我忙陪着笑脸解释道:“奴婢是昨个刚进府的,太子妃自是没见过奴婢。”

“谁让你进来的?”

“回太子妃,是府中管家。”

“恩。”她点点头:“你以后可要长长记性了,我救得了你一次,可救不了你下次了。”

“是,谢谢太子妃的提醒,奴婢谨记了。”

“你倒也挺机灵,叫什么名字?”

“奴婢小韵。”我将早已想好的名字脱口而出。

“我记住了。”她将我拉起来,红唇微扬,展露出一抹笑颜:“你先去忙吧。”

“是。”我听她这样说,微微有些吃惊,本以为,她会像故事中的经典桥段一样,留我在身边伺候呢,看来,是我高估自己了。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她见我出神,忍不住问道。

“没。奴婢告退了。”我便低着头恭敬的退了下去。

刚走没多远,便被人拉住了胳膊,我回头看去,却是方才慕容明珠身边的小丫鬟。

“你随我来,我们家太子妃要见你。”她不屑的看着我,狗仗人势。

“见我做什么?”我随口回道,语气也是不佳,见她要发脾气,我立刻缓和了口气,哀求道:“好姐姐,你告诉我,太子妃找我做什么?”

“找你,自然是有好事了。”她幸灾乐祸的笑道。

“我不去。”我撒腿便要跑,却被她从身后喝住。

“你若有能耐,就跑出这太子府试试,最好是再也别回来。否则,违抗我家太子妃的命令,就是死路一条。”这也太奸诈了吧,刚才在正牌太子妃的面前说要放过我,可前脚刚走,后脚便又来算旧账,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好你个慕容明珠,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对我。我大步跟着那丫鬟,随她到了一个院子中。

慕容明珠正坐在院中石凳上,赏着跟前的花。

“你这贱婢,还不跪下。”她看见我,老远便对我厉声喊道:“你真以为,我会高抬贵手饶过你?”

我跪在她面前,露出一副胆怯的神色:“奴婢觉得,太子妃慈悲为怀,定不会跟小人一般见识的。”

“你还挺会说话。”她用手指挑起我的脸颊:“本来呢,我还真打算发发慈悲放过你,但那贱人替你求情,我今天断不会饶了你。”说着,她便甩手用力朝我脸上扇去:“你若怪,就怪她吧。”

“太子妃。”我用力挤出两滴眼泪,一把抱住慕容明珠的大腿,哀嚎道:“太子妃,小的知错了。太子妃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发若流云,眼似秋水,皓腕凝霜,吹弹可破,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就连那广寒仙子临凡世,月殿嫦娥下降人间都没有你有吸引力。”

“你在说什么。”她被我吓到,想要用力的踢开我,却是徒劳无功。我紧紧抱着她,丝毫不愿松开:“虽然刚见面,但奴婢心中明白,太子妃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仅外表美丽,而且心地也十分善良,是人美心更美。与那些貌若天仙,蛇蝎心肠妇人,是截然不同的。”

“你以为,你说几句好听的,我就会饶了你?”她虽这样说,但我却听得出,她的口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我便继续夸道:“奴婢才没想过通过这个让太子妃饶过奴婢呢,奴婢只不过在说心里话罢了,就算太子妃打死奴婢,奴婢也要说出这些肺腑之言。”

“呵呵呵呵。”她浅笑出声:“我突然开始有点喜欢你了。算了,你起来吧。”

“遵命。”果然,马屁谁都爱听。我正沾沾自喜,她的下一句话,却令我瞬间石化。

“你以后就待在我身边随时听侯我的吩咐知道吗?”寄人篱下,有苦说不出,我只能拼命地点头,做出奴才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