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真正的父皇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14 2012-02-07 23:07:36

  “你放心,本王还没玩够,再者,她爹那也要有交代,怎么能让她死。”他拦住我:“你若有顾虑,将解药交给外面的侍卫,本王命人给她送去便是。”

“好。”我忙掏出解药,交给他。他接过解药,开了门,随手扔了出去:“给明珠服下。”说完,他便又重新关门进来。

如此迅速,看得我目瞪口呆:“你做事还真是快捷,佩服佩服。”

他看了一眼,微微扬起自己的左手,舒展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本王杀人更快,你要不要试试?”

“算了。你还是留给别人试吧。”我胆怯的摸摸自己的脖子,我可不想在这里玩完。

“那你说吧,你到底是谁?目的是什么?”他收敛了慵懒的神色,露出一抹厉色。

“你淡定点。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你可不要失手杀错了人,徒增一丝伤悲。”

“老朋友?”他凝眸盯着我,“你的眼睛,倒确实是有些熟悉,我们可曾见过?”

“你等一下。”我从门口端过盛水的木盆,又从袖中掏出了个药瓶,将药倒在手心中,并慢慢敷在脸上,最后用盆中的水清洗干净,露出了自己原本的容貌。“怎么样?这回认识了吧?”我笑着看着他。

“是你?”他吃惊的皱起了眉头,随即唇角勾起一丝浅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圣手医仙水韵姑娘,三弟如今可是满城找你呢,没想到,你竟在本王这里。难道,真看上了本王不成?”他邪邪的一笑,缓缓朝我移来:“你若真有这个心,本王倒真可以成全你,不如今晚就成亲如何?”

“算了吧。”我撇了撇嘴:“我来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

“重要的事?”

“是的。牵扯的人很多。是关系到以后我们的立场的事情,大家是敌是友,就等你的一句话了。”我郑重的说道。

他见我如此严肃,不禁皱起了眉头:“什么事?”

“四王爷遇害的真相,你是否已经查清楚了?”

他并没有回答,一直沉默不语的望着我。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已经查出来了。”

“你问这个有何目的?”他没有否认。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但你也要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否则,我们没办法继续谈下去了。”只有坦诚相对,才又进行下去的必要。“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查到杀害四王爷的人了吗?”

他用手抚着自己的前额,思虑半天,终于吐出两个字:“血楼。”

我心下一惊,幸亏我先问了这个,否则,我若直接告诉他,我来自血楼的,他肯定在我话还没说完之前,就直接解决我了。“那你打算好对付他们了?”

“不用本王出手,三弟早已派人去过了。”

“结果怎么样?”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段逸轩已经派人去攻打血楼了。

“他们好像得到消息,三弟的暗卫去时,那里已人去楼空了。”看来,他们应该去了玉国,才躲过这一战,我心中不免替他们暗暗高兴。

“看来你认识他们呀。”他许是看出了了我的窃喜,扬声问道。

“我确实认识他们,而且还交情不浅。”我大胆承认,见他似乎有些动怒,我便忙接着说道:“你先不要生气,听我慢慢说。”我便轻声的将假皇上之事以及季如风的身份,还有落日崖大战这些事一一告诉了他。

他听我说完,满脸的不信任:“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便从脖间掏出那块血玉递到他面前:“这是玉国硕研公主也就是已故丽妃的遗物,它可算是一个凭据了。”他接过血玉细细打量,连连点头:“这却是玉国的物品。但就凭这点让我信你,未免也有点牵强了吧?”

“皇上的孩子,健全的只有你与三王爷,但是,你并不是现在这个皇上的孩子,虽为太子,但我想,真正会在将来登上九五之位的,还说不定是谁呢。”

“笑话,我是太子,这天下,又有谁能争我的位子?”他傲气的笑道。

“你太子的权势很大吗?皇上给了你很多特权?”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听到这话,便不再言语,看来现在皇上要一步步夺他的权利了,我便继续添油加醋道:“三王爷以前在大家心中,一直是公认的风流王爷,可如今,他却要慢慢重新步入朝堂了,难道不是吗?还有,想当初,他欲娶天下第一美女慕容明珠,可皇上却将她赐予了太子爷你,我想,恐怕在皇上心中,那慕容明珠骄张跋扈的性子,根本不适合将来母仪天下吧。”后面的理由,是我信口胡编的,不过看太子现在这深思不语的样子,应该是对我的话半信半疑了吧。

“你是想挑拨我们兄弟和父子之间的关系?”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用力摔到了地上,“你信不信,我现在便能立刻将你杀了。”

“我当然相信你的实力。不过,这不是你逃避的办法。我带你去见你真正的父皇如何?”

我话一出口,他便立刻拉住了我的手腕:“你说,真正的父皇?你不是说他死了?”

“是,他是死了,但,尸体还在,我带你去看看,你就会知道,我刚才所说的,并无半点虚言。”我信誓旦旦的保证。

“好,我就跟你去瞧瞧。你若骗我,我绝不会顾念旧情的。”他说完,便起身要出去。

“等一下。”我连忙拦住他:“现在不是时候,我带你见的人现在就在宫里,但要进宫,就要避开当今这个冒牌皇帝的耳目,否则,我们去就是送死。所以,我们一定要像一个万全的办法才行。”

“那不然,后日吧。”他思虑再三,开口说道。

“后日?”

“是,后日是父皇寿诞,晚上我要进宫贺寿,届时我将你偷偷领进去。我们趁人多偷偷溜出来即可。”

“好是好,但你太子身份太显眼了,若突然离席,怕会惹人非议。”

“这个,届时随机应变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