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拦路虎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02 2012-02-13 10:48:50

  “我们是去找人,又不是去旅行,你大包小包的装这么多东西干嘛?”御子辰将些点心,银子,衣物等等全部装入包袱中,拖都拖不动了,最后只能让人抬上了马车。

“我上次离家出走,就是没拿这些装备,才会变成你见的那个落魄样。”他看了看我,“你看你,就拿这么点

东西,到头来,还不是要靠我。”

“我这些东西比你的有用多了。”我将身旁的包袱打开,里面都是些放药的瓶瓶罐罐,“你看,我们这一路上,难免磕磕碰碰,我这些可都是救命的东西。”

“那你这一路上,就吃这些救命的东西吧。”他从自己包袱里拿出点心,轻咬一口:“真香呀。”

“你不会这么不够朋友吧?”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大家互补互补。我饿了。给我尝尝。”

他拿了些点心放到了我的手上,得意的笑道:“这回没法笑话我了吧。”

我虽取笑他,婆婆妈妈的,但御子辰这个人,关键时刻,比我要可靠的多,最起码,在认路这个问题上,他却是有一手。再有几天,我们便会出霖国到原大玉国的境内了。

“少主,外面有人拦路,说要见墨姑娘。”我正十分悠闲的吃着东西,突然有个侍卫在外面,掀开车帘,探头进来。“见我?”我诧异的重复道,怎么会有人找我呢?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御子辰直接将我推出车,自己也跟着下来了。

“你想摔死我呀。”我艰难地站稳,对身后的人抱怨道。

“水韵,本王终于找到你了。”段逸轩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难道我幻听了,他在都城,怎么可能现在出现在这里?我自我安慰的转头望去,却大失所望,对面之人,果然是段逸轩。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不是说心系大皇兄,怎么会跟御林山庄的人到这里?”他不答反问。

“这不关你的事,请你让让,我们还有事。”可不能被他发现我们的目的地以及意图。

“这是你前夫?”御子辰在我身后,小声的问道,“长的还真不错。”

“你别说话。”我用力踩了他的脚,令他闭嘴。

“水韵,你随本王回去吧。我仔细想过,你与皇兄不过见过几次面,之所以说喜欢他,不过是因皇兄的地位。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他有的,假以时日,我也会有的。”段逸轩霸气的对我保证道。

“你难道是想与太子……”我没有将下面的话说出来,毕竟,争皇位这种事,可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中说出来。

“有什么事,我们回去细谈不是更好?”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转身便要上车。他却大声喊道:“我今天一定要带你回去。”

“上车。”我忙拉着御子辰跳上车,对赶车的人喊道:“快走。”

“来人,将她给本王抓住。”段逸轩喊了一声,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了十几个黑衣男子。

“少主,你们先走。”赶车的人将缰绳交给了御子辰,自己则跳下车缠住了段逸轩。

因为御子辰不会武功,所以,此行,除了我们两人外,还有十几个御林山庄的侍卫,负责保护我们的安全。我本来还觉着麻烦,现在看着这些正在打斗,助我们离开的人,顿时觉得,没有比他们更加可靠的了。

“小韵,你可要抓好了。”御子辰用鞭子用力朝马背上抽去,马车顿时飞快的向前跑去,并渐渐脱离了人群。

“你什么时候学会驾马车了?”我紧紧抓着车辕,大声夸奖道:“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追不上我们了。”

“现在可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御子辰严肃起来,却也能给人莫名的安全感。

“驾,驾。”我们没走多久,马蹄声便又从身后响起来了。

“水韵,你是跑不掉的。乖乖与我回去。”段逸轩单骑一骑,远比我们的马车要快。他的马车挡在了我们面前,马车不得不停下来。

“怎么办?”我对御子辰小声问道。

他拍了拍我的手,看向了段逸轩:“你这个人,还真是让人佩服,死缠烂打的功力我真是甘拜下风。”

“本王与御林山庄从无瓜葛,怎么,今日,你要与本王为敌吗?”段逸轩骑在马上,轻蔑的看着御子辰。

“是又如何?”御子辰毫不退缩的回视过去。

“你不会武功,在这瞎说什么?”我担心的拉着他的衣袖,他却毫无半点惧色。

“你兄长御子君之名,本王倒是听说过,就你,本王还真没放在眼里。”段逸轩下了马,不屑的说道。

“没把我放在眼里,难道是放到了心里?”御子辰也下了马车,并发出了一阵轻笑:“我可不喜欢男人呀。”“你。”段逸轩脸色发白,生气的把剑攻来:“本王就来领教一下你的功夫。”

“小心。”糟了,御子辰不会武功,这样一定会受伤的。我立刻跳下车,准备帮他,但他的表现却令我当场呆住。

只见他左脚向后挪开,身形一转,轻巧的躲过了袭来的剑。

“我今天就来试试我这些日子的训练成果。”御子辰这话,既像是对我说的,也像对自己的对手说的。

他从袖中拿出两把短剑,一手一把,率先发起攻势。他的功夫不错,并且十分迅速,只见他纵身一跳,快速跃至段逸轩面前。段逸轩忙用剑打算将他逼退,御子辰却用左手中的短剑与他打斗,右手却快速朝他刺去。段逸轩微侧身,以手掌挡开,虽躲开了致命一击,手臂却被划伤。

“你倒还真有两下子,不过,接下来,可没这么容易了。”段逸轩擦去手上的血,自信的说道。

我在旁边看着,对此,也是了然,短剑虽然可以给人致命一击,但与长剑比起来,却只适合近身攻击,如果,对手不给你近身的机会,那么,想获胜,是不容易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