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军营打杂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70 2012-02-16 10:39:58

  “小哥,依你说,我们要去哪里才能进军营呢?”我塞给小二几两银子,讨好的问道。

他忙将银子放入了自己的袖中,笑着说:“你们去如意馆看看。”小二说完,连忙跑开了。

“如意馆?”我低吟着,瞅向御子辰,“你怎么看,可信吗?”

他皱眉,思虑再三,终于开口:“我们先去看看,不过,我很好奇,这样随便朝军营里招人,难道就不怕,里面会有间隙?”

我赞同的点点头:“我们先去休息,明天去如意馆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去了如意馆。看名字,本以为,这如意馆会是青楼,或是文人墨客聚集的地方,可去了才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这里竟然是所荒废的府邸,里面空无一人。

“有人吗?”御子辰大声喊道。

“我们不会被骗了吧?”我扯着他的袖子,小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从长廊中,突然冒出了一个中年大叔,缓缓向我们走来。

“你又是谁?”御子辰不争气的躲到了我的身后,露头问道。

“大叔,我们听说这里正招人充军,想来参加。能行吗?”我反手把御子辰拉了出来。

“你们听谁说的?”他不信任的打量着我们俩。

“我们俩人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只是想在军营混口饭吃。希望大叔你能通融。”今天我们专门换上了破衣烂衫,脸上也抹了层灰,看起来就像难民。

“我会做饭,我哥哥会些力气活,到了战场,都不会是吃白饭的,求求你,收了我们吧。”我看他不说话,便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你倒是也说句话。”我用力踩了下身后御子辰的脚,用口型说道。

他顿时心领神会:“大叔,求求你,给我们口饭吃。”

“好吧,你们随我来。”他转身领我们进了后院。

“好多人,这么热闹。”后院竟聚满了几十个人,大家都坐在院中聊着天。

“你们现在这里等等,下午我安排好工作,便派人将你们送去。”

那中年大叔吩咐完,便又走了出去。我们便在这里与大家聊起天。转眼下午便到了,那中年大叔挨个的问了些问题,依次分配了任务。我被分在军营做饭,而御子辰则被安排去当小兵。

随后,我们便跟着他,坐车去了军营。丑时过后,我们这批人便到了军营。而我与御子辰也被迫分开了。

这里就是做饭的地方?我看着面前这座诺大的军帐,有些诧异。

“还不快进去?”军帐旁边把守的侍卫用力将我推了进去,害我差点摔倒。大帐里面有近百个人在做饭,其中不乏些女人。

“你是新来的?”一个貌似总管的男人走过来,打量着我问道。

“总管,你叫我小韵好了。”我乖巧的答道。

“你这脸上怎么都是土,快去洗洗,然后来帮忙。”我忙跑到一边,用水将脸洗干净了。“总管,要我做什么?”“你脸上这是什么?”他指着我的左眼,厌恶的问道。

“我这是天生长的胎记,总管觉着难看,我以后低着头便是。”军营都是男人,为了自保,我只能将左眼画成了熊猫眼。

“行了行了。快去添火。”他转过头,摆摆手:“真是,看见你都想吐。怎么什么人也招进来。”我趁他不注意,翻了个白眼,不情愿的去灶台烧着柴。

转眼,来这里已经三天了,我每天只是早起晚睡的干着些烧柴,打水,洗衣之类的活,活动范围最远不过是大帐旁的小河。

我正在河边打水,一个小兵突然过来帮我提水筒。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御子辰,我激动得拉着他胳膊:“小辰,是你,你真不够义气,这么久,也不来看看我。”

“你过得怎么样?”他将水桶装满水,又帮我放到岸上。

“我都快累死了,每天洗衣做饭,还要挨骂。”我坐在水桶旁,拉他并一同坐下,“你看我都瘦了。”

“的确是瘦了不少。”他贴近我,双目紧盯着我。

我这才发现仅三天,他身上也有了些变化,“我看你也瘦了,而且,还黑了好多呀。怎么样?发现季如风了吗?”“见什么见。我原来就好奇,这样随便招人,就不怕有间隙,现在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小喽啰,哪能知道机密呢。”不等我说话,他又接着说道:“哎,我们这样也不是办法,你看,你每天干些粗活,而我呢,每天被逼着去校场训练,天天风吹日晒的,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苦呢。”他坐在我身边,唉声叹气。”

“也是,我们要尽快想办法了。现在我们每天这样也是徒劳无功,季如风的营帐到底是哪个我们还没搞清楚,接近他,更是妄想。到底该怎么办呢?”

御子辰突然凑过来说道:“我听说,现在,他们正想办法攻打莫商国,以此来逼莫商交出玉国土地。说不定,我过几天就要去战场了,你可要在这之前,想出办法啊,不然,我就真要去战场送死了。”

“你有点骨气行不行?怎么这么怕死?”我一脸鄙视的撇了他一眼。

“我可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不想再死一次。”他有些感伤的说完,便立刻站了起来:“我要马上回去了,你多保重。”

“喂,你不帮我把水桶抬回去?”我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他却置若罔闻,远远走去了。我只能任命的自己抬着水桶走回了大帐。

“你这丫头,偷懒是不是?打个水用得着这么久吗?”总管用木棍狠狠的打了我的背,训斥道。

“下次不敢了,我下次不敢了。”我低着头,求饶道。他对我的样子十分厌恶,现在他正生气,我可千万不能被他看见我的脸。

“还不快去干活。”他踢了我一脚,对着帐内的其他人扫视了一眼,伸手指道:“你,你,你,还有你们。今晚的饭不用你们做了,去隔壁营帐帮忙收拾下。”

“有什么事呀?”我见他点了十来个女人,不禁好奇地问道,却忘了对方是谁。

他又打了我一棍:“没你的事,你留在屋里,跟他们做晚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