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大战开始

妃长谋略弃妃不愁嫁 蓝林樱草 2001 2012-02-23 00:48:30

  大战终于开始了。我睡得正熟,突然被一阵窸窣的声响吵醒。我睁开眼,便见季如风身着铠甲,正站在我的床榻边。“对不起,把你吵醒了?”他有些愧疚的看着我。

我连忙从塌上爬了起来,“你穿成这样要去哪?”

“我现在就要去出征打仗了。”

“现在就去?你不是说过两天嘛?”我披了件长衫,穿上鞋,站了起来。

“刚刚得到消息,莫商国正暗自调动兵马,为了先发制人,我们必须现在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他一手抱着头盔,一手整理着身上的铠甲。

我忙伸手接过他的头盔,替他拿着:“你要小心,我在这等你回来。”

“好的,你记住自己答应过我的,不能到处乱走。”

“将军,时候不早了,我们出发吧。”一个身着盔甲的小将,快速的走了进来。

“无忧?”我不经意的看过去,才发现来人竟是无忧。看来,血楼中的人真的都来了呢。无忧冲我点点头,又看向季如风。

“走吧。”季如风拿过头盔,便出了大帐。

我连忙跟上,同他到了校场,那里竟已聚满了大量的士兵,皆牵着战马,装备齐全,蓄势待发。我从没见过这般场景,一时竟被被这种阵势所震慑住。站在校场外,久久回不过神来。季如风举着火把,将大军前方高台之上的火盆点燃,场上之人便立刻训练有素的上了马,并快速闪出了一条小道。季如风亦跃上了马,从这条小道中穿了过去,瞬间面前这群人便飞快地奔驰而去了。

“小墨。”直到有人拍了我的肩,我才从这种震惊中清醒过来。

“小辰呀,你怎么在这里?”我看了眼面前明显来凑热闹的御子辰。

“真是有种看大片的感觉,真气派。”他赞叹道。

“其实,本来你也可以在这场大片中当个群众演员的,可惜,你放弃了。”我故意露出惋惜的模样,对着他连连摇头。

“算了,这种表演机会我还是主动弃权吧。我要是上场,搞不好,最后就要演个死尸。”

“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还真幽默,怎么样,要不要回去下盘棋?”我裹紧衣衫,没想到晚上竟还这么冷。

“好啊。我看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了。”他随声附和道。

我与他便就回了大营,方摆开棋盘,便有人闯了进来。

我认出他是我们药房的人,便走近他:“你有什么事?”

“凌总管有话让我告诉你。”

“凌总管?凌天吗?”他有什么话怎么不亲自前来,“他去哪了?”

“总管随将军一同出战了。”

“出战?”他对季如风还真是保护有加,“他有什么吩咐的?”

“总管说,药房就先交给你了,在他回来这期间,要你安排好一切,最好多备些药草,如果出什么岔子,拿你是问。”

“那好吧。我们现在去吧。”我还真是粗心,他们去打仗,我这个后援团,差点就玩忽职守了。

“不下了?”御子辰指着棋盘,问道。

“恩,不下了。”我将棋盘收起来,拉着他就走,“你也去帮忙吧。”

“我可不会医术,去干嘛?不然我回去睡觉吧。”他推辞着,不愿意去。

我硬拖着他:“你不会医术,但你有力气呀,你帮忙磨药,反正你也是闲的无聊。就当帮帮我。”就这样,御子辰又成了我们药房中的一员,当时留他下来,真是个聪明的举动。

我们忙碌了一夜,也等了一夜,可天大亮之时,他们竟还没有回来。我不觉有些着急,在帐外来回的转悠。

“小韵,你不用急,我帮你打听过了,他们打云国的时候,也曾经晚上出征的,没这么早回来,要中午才归呢。”御子辰累了一夜,现在见我着急,也忘了休息,陪我一起等。

“真的?”我怀疑的看着他。

“当然,你不要质疑的我当狗仔的潜质嘛。”他拍着胸脯笑着。

我也被他逗笑了;“那我就再等等看。你先去休息吧。”

我们各自回了营帐,我却毫无睡意,呆坐在书桌旁,静静的等待着。可这次的情况却与上次大不相同。我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们的踪影。外面天已经黑了,就算打仗也要吃饭呀。

“你们让开。”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便牵着匹马,打算出营去找找看,却被几个士兵拦住。

“将军吩咐,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绝不能出去。”他们意志坚决的说道。“我只是出去看看。不会出什么事。”“不行。若你出去了,我们立刻自尽。”他们竟用自己的性命来阻止我。

“我……”我见他们将刀架与自己脖间的样子,顿时没了主意。

“小韵,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御子辰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跑了过来。

“我呆不住了,这样干等,什么也做不了,急死人了。”

“就算让你去了,你又能做什么?用你的毒药迷晕几万大军?”他走过来,将我手中缰绳拿了过去,“再说,你练马都不会骑,怎么去?现学现卖?”

“这有什么难得?”我踩着马镫,上了马,“我现在就骑给你看。”我拿着马鞭便要向马抽去,手却立刻悬在了半空中。

“你答应过我什么?才一天就忘了。”只见季如风骑着马从远处飞骋过来,在我面前停住,冷声训道。

“你回来了?”我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人。

“废话。你这是要去哪?”他下了马,将头盔脱了下来。

我也紧接着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我就是看看这匹马能不能骑。”我讪讪地笑道,笑容却突然僵住:“你受伤了?”他银白色的铠甲之上,沾满了血渍。

“不是我的血。”

“你怎么自己回来?仗打得怎么样?其他人呢?”我向他身后看去,却没有人烟。

“大获全胜。他们现在应该都从南门回来了。接下来,就麻烦你了,有些弟兄受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