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洞房花烛夜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1353 2011-12-28 21:01:18

  “单姑娘,请让我们为您更衣。”夏韩洛,还真是言出必行。看来,我今晚必须要离开了。我被动地任由这些傍晚时分出现在房间,双手灵活地给我套上一层层烦琐的红嫁衣的一群丫鬟。抗拒?还是算了。何苦为难这些听命于人的人呢!

“你们出去吧,我不要你们伺候。”弄好了还不出去,我可不喜欢这么多人。

“可是......”一个略微年长的丫鬟一脸为难。

“你们都到门外候着,我逃不了。”我的话一针见血。还不就是怕我溜了。夏韩洛,你有种,竟然连拜堂都给我免了。

“是。”我的话一出,那个丫鬟的脸色倏地变得不自然。但是她还是对其它候着的丫鬟使了使颜眼色,全都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呵呵。”我冷笑两声。夏韩洛,你的专横霸道,让我厌恶。

我转身,从床边的牛仔裤的袋子里拿出几颗平时随身携带的安眠药。起身,走向那个铺着红色桌布的桌子前,坐下。我把这几颗白色的小药丸一并放入乘着酒的酒杯内,拿起桌上的一只筷子,小心将其捣碎。一切准备就绪,现在只需等候主角的降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流逝,就在我等得即将睡着之际,门‘吱’地一声,开了。

那个人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坐下。双眸对上我的视线,如宣誓般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

我不可置否地淡淡一笑,开口道:“为什么不用拜堂?”这个一身新郎服,却随意地用一根蓝绸将一头墨发束住的男子。邪魅,妖治,危险。

他回以我妩媚一笑,“你不会喜欢,不是吗?”接着,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拿起一杯酒,递给我。

我伸手接过,将其放回桌上。抬头,看向他来不及掩饰的担忧表情。问道:“你怎么了?”

听到我的话,他苦笑:“听天由命,这不是你。”

“我乖乖的,你不应该高兴吗?”他的话让我的心不觉一惊,没想到他这么了解我。他说得没错,我决不会坐以待毙。“那天,为什么要指定我?”我可不相信,那天他是随手指的。

“你不是说,你要是嫁给我,你就去死吗?”他的语气饱含笑意。

汗!原来他听到了我的话。有没有搞错!我说得那么小声,他也能听到!还有,我那样算不算是在自掘坟墓!

“我们这样,就算成亲了吗?”我扫视着我们身上的衣服。

“没错,从现在开始,你姓夏了。”意料之内的答案。

“夏韩洛,为什么非我不可呢?”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偏偏是我。

“我喜欢你,这样还不够吗?”他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我,好像生怕错过了我的反应似地。

“喜欢我?一见钟情?日久生情?”我问他。一见钟情,那天的情况,怎么可能!至于日久生情,我们才相处了半个月左右,这就更不可能了。

“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但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我变了很多。而且,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在这个让我透不过气的家里,只要你在这,我都会很快乐。诗诗,我想我真的是非你不可了。”说完这些话,他释然一笑,仿佛他自己也弄清了一个困扰着他的问题似地。

听闻他宛如告白般的话,我惆怅莫名,但泪水还是十分配合地决堤而下。

“诗诗,你这样,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我在他没反应过来之际,将他紧紧抱住。

“洛,你太傻了。不值得,不值得啊,我不值得你爱。”我微微颤抖的背,可以让他知道,我此刻是如此地激动。

“我乐意,不就行了。好了,不要哭了。”他回抱我,并伸出一只手,轻轻抚着我的背。如待珍宝般,小心翼翼。他的这一系列怜惜的去行为让我的心狠狠地一痛。但我还是咬牙,将心底升起的那份动容原封不动地压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