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敲竹杠2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1586 2012-06-11 13:19:28

  我深吸一口气,作好准备。就在马车驶过我的位置之前,我往地上一躺,放大分贝,大声吼道:“啊!哪个杀千刀的,痛死姑奶奶了!”听到自己尖利的声音,我都忍不住要鄙视自己。

“吁......”还好,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坐在马车外赶车的人好像把马车挺了下来。

“聂奎,发生何事?”车内传来一句温柔的话。

“禀主子,属下好像撞到人了,可是属下好像没有撞到人啊!”话音刚落,我听到了一个人跳下马车的声音,想必就是那个赶车的人。

躺在地上的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能说出这么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这个人一定是个二愣子。

“什么!”那温柔的声音饱含担忧。“那被你撞到的人有没有受伤?”

“有没有受伤不知道。”站在我身旁的人语气一顿,走近我,伸出一只脚推了我两下,随即说道:“不过好像昏死过去了。”

我在心里低咒:“该死的混蛋,竟然敢踹本小姐,等我达到目的,我再将你往死里整。”

“什么!”蓦地,从来车门打开的声音。“快,把他扶进车里来。”

“主子,这个人来历不明,要是贸然让此人上车,属下担心对您会有所不利。”看来这个人也没有太笨,而且还挺忠心的。

“聂奎,人命关天,怎能疏忽。”温柔的语气变得生硬。“怎么?你不听我的命令了?”

“属下不敢,属下听命就是。”那个叫聂奎的人间主人有了生气的趋向,只好听命行事。

倏地,我感觉到自己被‘拎’了起来。没错,就是拎。就一只手臂被支着身体就能腾空,不是拎是什么。我不期待什么公主式的橫抱,但至少也得用扶的吧!这个叫什么聂奎的,本小姐和你杠上了!

我紧紧闭着眼,不敢睁开,怕被识破计划而半途而废。我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一个软软的垫子上。还好那个聂奎有点良心,没有用扔的。

“这位......呃.......你还好吗?”本想叫个称呼的话顿住了。天哪!本小姐长得是有多中性!这辆车的主人竟然男女不分!尽管他的声音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尽管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似有似无的让我喜欢的淡淡清香。但是他严重抨击了我的女性自尊,不可饶恕!

我不动,至少要等他们把我带离这个地方了再说。

“唉!”我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接着,那个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聂奎,出发吧。”

“是。”那个叫聂奎的粗粗的声音响起,‘吱’地一声,车门关上了。

“哒哒哒......”马车又开始运行了。

马车不断地摇晃,我只能保持这原来被放入车内的姿势,没有动弹。感觉到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真的是忍不住了。

“嗯......”我故作痛苦地呻吟一声,悠悠地睁开眼睛,然后做了起来。

当我的视线落在这辆马车内的另一个人脸上的时候,我惊呆了。

狭长的双眼,又密又长的睫毛,乌黑的头发透露出一丝阴柔。如脂玉般剔透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如高贵的英国皇室血统。还有那樱花般美丽的薄唇,嘴角微微的上扬,勾勒出一个淡淡的弧度。全身都散发出纤尘不染的不凡气质。还有他身上的那一身白衣,更让他出落得如谪仙般出尘。

倏地,本在小憩的他睁开了眼,如一泓秋水般的双眸就这样落入了我的眼里。

“你醒了。”他对我温柔一笑。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我故作疑惑。

他淡笑,不语。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到:“你要在哪下车?”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里微诧。这个人,不简单。“你知道我装晕?”

我这个白痴的问题让他眼底盈满笑意。“君子成人之美。”话语间带着一丝揶揄。

“唉!”我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本来还想顺便敲竹杠的说。”

“哦?何为敲竹杠?”他疑惑。

“就是想和你要点精神损失费之类的。”我无聊地绞着手指。

“精神损失费?”他更加不解。

“就是钱,哦不,是银子啦!”我无奈,和古人沟通太难了。

“既然如此,姑娘为何还要承认?”他的眼里充满兴味。

“你都知道了,我还怎么装下去。”我翻了一个大白眼。还好我的声音比较正常,他终于知道我是个女人了!

“呵呵。”他低笑。绝美如含苞待放的白莲。还好我在夏韩洛的熏陶下已经有了免疫力,不然我早就扑过去了。

“这位大哥,有没有吃的啊?我饿了。”折腾了大半天,我才发现自己今天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唉!还不都是为了和夏韩洛冷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