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陷入僵局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3305 2013-03-09 08:37:00

  “夏夫人,敢问你何日回府,鄙人也好将你安全送到府上。”第二天一大早的饭桌上,上官翌竟开始赶人了。

“回府吗?”我挑眉。“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啦。况且,这里的主人都很乐意让我留在这。对吧?上官冷渊。”我把问题丢给了那个装作很专注地吃着东西的人。

上官冷渊的背一僵,随即抬起头,不自在地干笑两声:“呵呵,我怎么会不乐意呢。”语毕又马上低头吃东西,做他的局外人去了。

上官翌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哦?既然如此,那就请便了。”说完,就站起身,走了出去。

“唉!”看着他未曾动过一下的碗筷,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好了,你别装了。”我伸手夺过上官冷渊手中的筷子。“你说,要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可要疯了。”

看了一眼原本拿着筷子,现在空空如也的手,上官翌索性把碗放到桌子上,往背后的靠背上一靠,悠悠地甩出一句:“我怎么知道。”

“你!”我气极!我倏地站起身,“算了,凡是得靠自己。况且,要是当初我不赖着他,就不会弄成这样了。这件事,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等一下。”上官冷渊拉住我。

“干嘛啦?”我的语气略显不耐,但心里却在窃喜。

“我要告诉你,上官家的人,只要是看上的东西,不到手是誓不罢休的。还有,没事就不要来招惹我,要是你让我也喜欢上你的话,你这一辈子,一定会是‘丰富多彩’的。至于翌那个家伙,什么说服他,让他死心之类的方法一点用也没有。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是在为你的处境而担忧。等到他坚定想法豁出去,不在乎世俗的眼光的时候,你怕是要无路可退了。最后我再警告你,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兄弟,他会喜欢你,我可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和他一样。所以,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他的语气不愠不火,说出的话却让我手足无措。我马上逃命般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开什么玩笑!这两兄弟的审美观是不是有问题啊!上官翌也就算了,上官冷渊竟然也给我插一脚。”我愤愤地踩着脚下的路,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现在,我一定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上官翌就已经够棘手了,而那个上官冷渊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是在这个世界被熏陶了,出落得更美更有气质了还是怎么地,桃花运怎么可以泛滥成这样。好不容易摆脱了夏韩洛,有出现了上官两兄弟。这几个人的身份都这么不简单,我岂不是没有容身之地了。不过,面前我最应该做的,一定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呜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要是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赖上上官翌。

而且,从我离开夏府到现在,也有大半个月了。夏韩洛那个人妖,一定开始派人找我了。现在,我可是前有狼,后有虎啊!无论怎么样,溜才是王道。我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我加快了脚步,我现在就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一回到房间,我拿出一块方巾,就猛往里面塞东西,上官翌送我的于坠子,上官翌送我的簪子,上官翌送我的衣服......

“怎么都是上官翌送的啊!我难不成还要带着他送给我的东西走啊?”我困扰地自言自语。

“走?你要走!”蓦地,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我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拍拍胸口,埋怨道:“大哥诶,我都快被你吓死了,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搞什么,上官翌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上官翌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我:“不要欲盖弥彰,说,你是不是要离开?”

“你之前不是要我走吗?”我竟然忘了,在上官翌面前,装傻是没有用的。

“你明明知道我是为什么才这样!”上官翌愠怒。

“那你说,我要办?顶着个有妇之夫的名号,和你在一起吗?即使我让夏家休了我,那我要怎么面对世人的眼光。”非常时刻,只能拿夏韩洛来当挡箭牌了。在我看来,与其狠下心说什么我对他没感觉,倒不如这么说更好,至少这样不会伤害他太深。而且,他最近一直反常,不就是担心这个吗?这个空子,我必须得钻。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我又该如何?亲手把你送回夏府,让你做别人的女人吗!”上官翌步步向我逼近,发白的脸色几近透明。眼底积聚的哀伤和怒火几乎要把我吞噬。

我后退几步,别过脸不去看他。“上官翌,你不要这样。”我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把他当作知己好友,我真的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那个温文尔雅的上官翌,,似乎脱离了他的生活轨道。

“诗诗,我快被你逼疯了。”他走上前,伸出双手握住我的肩膀让我面对他,无法逃避。

“疯?我又何尝不是。我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为什么这样让我措手不及?”这件事情,就像是一颗手榴弹,等我意识到时,就已经逃不掉了,被炸得体无完肤。我定定地看着他:“你对我很温柔,但是你不是对别人也这样吗?你对我有求必应,但对聂奎不也如此。你对待我,并无什么例外,你确定你对我的感觉不是错觉吗?”我真的希望他能认清自己的感觉,不要弄错了,徒增这么多的烦恼。

“呵呵。”他苦笑,收紧双臂,将我拉到他的面前,近得都快贴到了一起,我几乎能够感受到他喷洒在我脸上的呼吸。他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道,我的身边会出现一个女人,就已经是一个例外了。”

“也许你的心里是把我当成兄弟呢?”虽然一直不想承认自己没有女人味,但今天是一个例外。

“你以为我是傻瓜吗,连儿女之情和其它的感情都能混淆?”他手上的力道一点一点地加大,但是他好像太过气愤,并没有察觉我被他捏得生疼而导致发白的脸色。但是,我不是那种会叫疼的人。而且,我能够忍受。

“翌,你要是再捏下去,她可是要疼死了。”上官冷渊突然出现,淡淡地吐出一句话。他脸上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惨了惨了,上官冷渊这个人,他笑得越是‘和蔼可亲’,就说明他越生气。他准是知道了我想开溜,天啊,我怕是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听闻上官冷渊的话,上官翌马上放轻了手上的力道,但仍是没有把手拿开。要是以前,他一定会松开手,一脸懊恼地对我道歉。但如今,是我让他变得如此患得患失吗?

“单诗诗,你觉得你可以逃得掉吗?”上官冷渊走过来,直接越过我和上官翌,懒懒地坐到里面的一张椅子上。

“上官冷渊,我现在已经够混乱了,你不要再横插一脚了好不好!”看着他那张喜怒不测的俊脸,我无可奈何。

“哦?”上官冷渊薄唇一勾。“你知不知道,凭我们中任何一人的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你乖乖听话。而且,没有人能够找到你。”语调慵懒,但是他的话,却极具威胁与霸气。

“呵呵。”我冷笑。“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反正活着或者是死,我都是无所谓的。但是只要我活着,那我就不允许有人扼杀我所仅有的自由。除了自由,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上官两兄弟也好,夏韩洛也好,谁都不能剥夺我的自由,谁也不行。我承认,用自己来危险他们是很卑鄙,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这次,是两个人,对夏韩洛的那招,不可能用在他们身上。但是被情势所迫,我也无路可走了,只能以死相逼。

“诗诗,你似乎低估了我们的能力。只要是我们要让她活着的人,想死也是不容易的。”上官冷渊对我的话不为所动。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里一震。是啊,这两个男子,太过神秘,太深不可测了。我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们的实力,单诗诗,你真的太大意了。“那就试试看咯!”即使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但是输人不输阵,表面上装装无所畏惧也是应该的。此时此刻,我只能抱着一份微薄的希望,但愿上官翌能够心软。

“你走吧。”蓦地,放在我肩上的手离开了。

“上官翌。”我惊讶地看着他。

“在我后悔之前,快点走,不然你就休想离开了。”他脸上那万念俱灰的痛,是我从未见到过的。

“不可以!”上官冷渊听到上官翌的话,终于安逸不起来了。他猛地站了起来,走到我的面前,怒然开口道:“如果她一离开这里,那么她一定会回到夏韩洛的身边。夏府早已暗中派人进行搜索,她只要一出去,就会被带回夏家。上官翌,这样的话,就连把她留在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谁说让她回夏家了,我放她走,只是为了让她知道,她无法逃出我的手掌心。趁这个机会,我们也能够一决高下,谁先找到她,谁就有拥有她的资格。”看见我苍白的脸色,上官翌莞尔一笑,随即说道:“诗诗,这才是真正的我,你能逃就逃远点。不过,你最后还是会属于我上官翌的。”他邪谑一笑。“游戏,现在正式开始。”

我向后踉跄一步,上官翌邪恶的一面,我是见识到了。但是,此时不逃,更待何时,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想到这,我转身,拔腿就跑。

“诗诗,为期一日,你自己好自为之。”狂奔间,上官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