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妓院打混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3075 2013-03-10 07:42:00

  感觉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跑得几乎快体力透支了,我才停了下来。

“呼......呼......”我大口喘着气,弯下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支撑着自己要躺在地上的身体。

那两个混蛋,未免也太雷厉风行了吧!要这样也不通知一声,害我什么准备都没有,让我累得够呛。啊!不对!我猛地直起身,现在貌似不是骂他们的时候,我可是正在跑路啊!不行,我必须要冷静。凭上官两兄弟的武功,他们一定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找到我,我这样跑下去可没有用。如果正如上官冷渊所说,夏韩洛早已派人来找我了。但是我已经出来了这么久,却没有任何的动静,那么原因就只有一个——夏家派出的人被上官两兄弟拦下了。这么说来,不好!现在我的周围,一定潜伏着上官家的人!看来,我一定的好好想个办法,把这些人给甩掉。

突然,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闪过。呵呵,我想到了。这个办法,一定万无一失。我迈出脚,慢悠悠地朝山下走去。既然已经想到了,那就不用太急咯!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我才走到山下的一个城市。到了市里,我马上钻进了一家布庄。“老板,我要那件衣服。”我随便指了指一件简单、朴素的男装,这件看起来不会很大,我穿起来应该不会很怪。在上官家总不可能总穿着自己的衣服,就只好穿上上官翌准备的女装。现在扮成男人,应该可以掩人耳目。虽然不想承认,我扮成男人的确是挺像的。

那个低头坐在桌前打算盘的老板抬头,愣了一下,随即站起身应道:“您稍等。”语毕,马上去把那件衣服拿给我。

“这个给你,不用找了。”我拿出一颗珍珠给他,这个东西,至少值好几百两,买这件衣服,绰绰有余。

“可是......”这位年近七十的老板一脸犹豫。

“有没有地方可以换衣服?”我直接打断他的话。

“在后堂。”我指了指我的背后。

“谢谢。”是走到后面,换上了男装。无意间,我发现了这家店竟然会有后门。我要走后门吗?当然不。大门外面是热闹的街市,有的是东西给我掩护。而且我确定,如果我从后面留了,一到时间就会马上被拎回上官府的。上官家的实力可不能小觑。

不一会儿,从这家布庄里走出了一位样貌平凡,身材纤瘦的年轻男子。

又过了一会儿,一位面无表情的壮汉走进了这家布庄。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那个进去没多久的壮汉从里面快步走出来。他抬起手放在最前,吹了一个轻轻的口哨。突然,不知从哪出现了几个穿着同种衣服的人。这些人的出现,引起街上的人不禁地驻足。但没过多久,他们都向街的另一个方向赶去,那行走的速度快得惊人。看那些男子一个个人高马大的,没想到行动起来竟如此身轻如燕。

“嘿嘿嘿。”躲在巷角看着这些人背影逐渐远离的我在心里偷笑。还好我够聪明,不然照样被抓。

像现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客栈是绝对不能去的。不过我想,凡是能够落脚的地方,怕是都不能去吧。有一个地方,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怕我受不了那种气氛。唉!情势所迫,真的是没办法了。还不是看到那个浓妆艳抹,舞骚弄姿地在街上闲逛的女人,我才想到要去妓院的。无论多有脑子的人,应该不会想到一个女人会去妓院混吧!但是,我想要混进妓院,应该要靠这个女人吧!

想到这,我理了理衣服,朝那个女人走去。

“姑娘请留步。”我挡到了这个女人面前,尽量屏住呼吸,让自己不去闻她身上浓浓的胭脂位。“这是你掉的吧?”我拿起一颗珍珠递到她面前。

“呀!”她娇嗔道:“是的是的,谢谢这位公子了。”说完,她马上伸出指甲上涂满红色香蔻的手,拿过我手上的珍珠。接着,她走到我的跟前,身体几乎要贴在我的身上。她伸手捋起我的一束头发,嗲嗲地凑到我耳边说:“奴家是红磨坊的如烟,公子要不要去奴家那坐坐啊?”她脸上的谄媚与勾搭人的意味好不明显。我想,她一定是以为我拿那颗珍珠来向她搭讪了。

“谢谢姑娘的美意。”我往后退一步,我可不想和她在街上调情,现在和她站在一块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在下这几天得罪了几个小混混,想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不知姑娘能否帮帮忙,帮在下在贵楼找个小厮的活儿让在下躲几天?”我就不相信了,用钱还买不来工作。

“这......”这个女一脸为难,想必她是怕我会给她惹麻烦吧。

“在下保证一定会安安分分,不会给姑娘惹麻烦的。”语毕,我又塞了一颗珍珠给她。我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也能使磨推鬼。

“那好吧!”她一咬牙,答应了我,并把我给她的珍珠塞进了腰间。她挥了挥手上的丝帕,说道:“我们得先说好了,要是你做不好被辞退,可不关我的事。”

“那是当然。”我点点头。

如烟指了指之前那几个壮汉走去的方向。“从这个方向直走再右拐,你就可以看到红磨坊了。你进去就说是我让你进去的,在和管事的说就行了。我现在还有事,你自己过去吧。”看来这个如烟在那个红磨坊里的地位不一般。不过这不关我的事,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了,我才懒得管别的。

“好,我知道了。”我转身,朝她指的方向走去。

红磨坊,我单诗诗来了。

“小强,快,把这个拿去洗干净!”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一听到这个声音,正在晒衣服的我马上转过身,伸出双手。

“嘭”地一声,一颗大白菜落在了我的手上。没错,小强就是我,单诗诗这个名字太女性化了。小强,美名曰:打不死的蟑螂。我倒觉得这个名字比较适合我。

看了一眼里面忙得热火朝天的厨房,我认命地把大白菜放进身旁的一盆清水里,一张张地剥开洗净。

洗好后,我拿着它们走进了厨房。

“大哥,你的白菜。”我把洗好的菜放到了主厨的菜板上。

“谢了。”正在忙着把锅里的菜盛出来的主厨忙得连头也不抬一下。

“大哥,你很忙哦?”我懒懒地双手抱胸站在一边看着高高廋廋的大厨。一般的厨师不都是肥肥胖胖的吗,所以我老在心里偷偷想这个大哥一定不正常。

“你这小子别在这说风凉话。”大厨白了我一眼,娴熟地抓住白菜,再拿起菜刀,一刀一刀地切下去,刀法干净利落。

红磨坊这家妓院,被它的主人经营得有声有色。除了一般妓院都有的特点之外,听说还向皇宫挖了墙脚,把‘天下第一厨’给挖了过来。没错,那个又高又瘦让我觉得不太正常的大哥就是被皇帝御封的‘天下第一厨’。红磨坊里一半的客人,都是因为他的厨艺才慕名而来的。他的名字叫陆阳,但我个人老觉得不顺口,索性就叫他大哥了。

还有,这家妓院有一项很特别的规定,姑娘接不接客按照她们的个人意愿,如果不愿意待在这里,可以随时离开。好像正是因为这项人性化的规定,红磨坊里的姑娘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比一般妓院里的还要多,还要有几分姿色。而且这里的姑娘每一个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好像都受过了专门的训练。特别是有时遇到喝醉酒闹事的客人,她们竟然能处变不惊,从容应对。我有时甚至会觉得,这里不是一家妓院,而是一个很不简单的组织。

而且,最让我好奇的是,还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经营起一个这么不简单的红磨坊。据我所知,这家妓院没有什么老鸨,而且它的老板好像还是一个男人。除此之外,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从那个‘天下第一厨’的大哥的来历,就可以知道,这家妓院幕后的神秘老板,身后一定有朝廷在撑腰。我看我应该要更低调一些,省得和皇宫扯上什么关系。

此时的厨房,菜倒入锅里的‘滋滋’声,炒菜时铲子与锅子的摩擦声,此起彼伏。整个厨房里的人都在忙着手头上的事,好像就我一个人最闲了。说来也奇怪,我的工作好像就是没有什么工作,就是等别人把衣服洗好了,帮别人晒晒衣服而已,衣服洗都洗了,干嘛还要换个人来晒啊!这一点我真的很郁闷。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工作了。我想也许是那个什么如烟的姑娘打过招呼了还是怎样。虽然这样挺惬意的,但是我真的很无聊。一开始的时候,我本来还自荐在厨房帮忙烧火的,但是有一次我差点把厨房给烧了。从那以后,只要有人见我要帮忙,就马上把我手头上的东西拿开离我远远的,碰都不让我碰一下。

“小顺怎么还不过来端菜,才都快凉了。”主厨大哥自言自语。他的话让在一旁无聊得快发霉的我眼睛马上一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