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敲竹杠1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1451 2012-01-25 10:49:56

  “诗诗姑娘,老身只能送你到此。这个请你务必要收好,持此物可在夏家旗下的任何产业取银子。老身还要回府处理一些事,告辞了。”夏大叔说完这些话,塞了一个东西到我手里,就如一阵风般离开了。

“喂!”我的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连夏大叔的影子都看不到了。“搞什么啊,怎么夏府的人一个比一个雷厉风行。”看了一眼夏大叔塞给我的东西时,我的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这个东西,不是夏韩洛从小到大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吗?一颗璀璨的黑曜石,泛着一层幽黑的微光,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竟能在这颗石头山刻上了一个白色的‘洛‘字。

“唉!”我叹了口气,脱掉套在身上忘了脱掉的嫁衣,露出了之前偷穿进去的牛仔裤与线衫,还是自己的衣服比较好穿。还好我之前有所准备,不然穿着一身嫁衣到处乱晃,说有多招摇就有多招摇。

“但是,无论怎么样,我终于自由了,不是吗?”想到这儿,我笑了,笑得释然。被囚禁多时的心得到释放,心中有了炽热和激动。但是,当我意识到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时,那份炽热就仿佛被一大盆凉水浇灭了般。

“ohno!大叔竟然把我丢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就走了!”现在大晚上的,而且这里是一个树林吧!如来佛祖,观音菩萨,还有各路神仙,你们一定要保佑我不会遇到什么猛兽啊。

我将手上的黑曜石塞进口袋里,抬起头来。只有一片黑黑的天幕。我对着它发呆,它静静地看着我,连眼睛也不眨。我笑,笑得眼泪留了下来,自己都不知道。

恍惚中,我找到一颗树,靠着它蹲下来,内心惆怅。

曾几何时,我一度在这样的环境待了几年;曾几何时,我也是像现在这样的孤独;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无声哭泣。而这些,全都拜那对生下我却又自私的父母所赐。他们只为减轻负担,竟然就把刚学会走路的我给丢掉。如果他们仅仅只是这么做,也许我会原谅他们。但是他们,从未管过我的死活的他们,竟然在某天突然出现与我相认。为什么?因为他们欠了一屁股的债,想把我卖给了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当情妇!

为了生存,我当过小偷,买过毒品。甚至,我还在酒店当过陪酒女。我所承受过的这些,是永远无法从心底里抹灭的伤痕。因为我清楚地记得,5、6岁的时候我偷东西被抓,受到的是一阵狠狠的毒打。当我买毒品被扣入了拘留所,我永远忘不了警察局里那位阅人无数的局长,看到小小的我手上捏着的白色粉末时,连嘴巴都合不上的可笑面孔。还有,我这辈子最不堪的回忆,我忘不了那骄奢淫逸的环境,忘不了那些满脑子都是肮脏信息的男人。但仅仅是为了生存,我必须要面对这些人;我必须要强颜欢笑;我必须要容忍那些肮脏的手在我的身上游走;我必须要喝下那一杯杯高浓度的液体。

对那个世界,我有太多的不屑,也许上天让我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界,是想让我释怀吧。又也许,是他看我承受的还不够,让我来承受更多?anyhway,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得得过且过了。也许在这个世界,我还能偷得浮生半日闲。就像夏韩洛,我随便陪他玩玩,就能够得到夏家一半的的家产。一国的首富,我好像赚到了呢!不过,他也应该庆幸,我口袋里那颗足以支配夏家一半财产的黑曜石,一点也不感兴趣。

“哒哒哒......”一阵窸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由远及近,逐渐清晰。

我谈起头,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发声的源头,一辆豪华的大马车,车顶的四周挂着一个个精致的流苏,马车的四周,装的是简便的门窗,一般的马车,怕是装一块锦布了事吧。是何种身份的人,竟用上了如此顶级的设施。想必马车里的东西,更是极品。

想到这儿,我的双眼顿时发出亮光。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

“嘿嘿。”我奸笑两声。在现代底层打滚学的一些‘高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马车正朝着我的方向驶来,真是天助我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