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汇聚一堂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3528 2013-04-01 08:33:00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一无是处?”雷潇的语气中带着少许愉悦。

“你这就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没有自知之明。”我推了推他,“放手了啦!”

“如果以后你再如此吓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雷潇恶狠狠地出声警告,眼底中带着一丝怒意。

“谁叫你行情这么好啊!好啦,别瞪我啦!我答应你就是了。”真是的,还让我自导自演地玩这种让情敌知难而退的戏码,我也很不乐意好不好。不过,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贪玩的。我抬手捶了捶他的肩,“快松手了,我又不真的走。”

“你还好意思说。”雷潇又瞪起了他的桃花眼。

我顿时倍感无力:“我错了行不行。”

“哼!”他冷哼一声,一副不可能就此罢休的样子。

“那你想怎么样?”这样耗着总不是办法吧!虽然这个阁楼是红磨坊的禁地,但有时那个面瘫男还是回来报告公务的好不好!我们这样,不太好吧。

“主子。”突然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我马上把脸埋入雷潇的胸口,在心里直呼ohmygod!

“何事?”雷潇似乎对我的反应很满意,将我拥得更紧了。

“前厅出了一点事。”‘面瘫男’的语气是一贯的不卑不亢。

雷潇面色一凛,松开怀里的我,一脸正色道:“去前厅。”说完,就要出去。

“等一下。”我马上拉住他。“我也要去。”只是出了‘一点事’?我可不信。要是只是一点小事,怎么需要雷潇出马。而且他竟然决定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前厅,不就表示他决定把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世了。我倒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诗诗,不要闹了,乖乖在这待着。”雷潇无奈地劝道。

“我没有闹,我想帮你。”我紧紧地拉着他,不肯松手。

“你在那里,我会分心。”雷潇抬起手,将我的手拿开。

我随即又拉住他,固执得不肯罢休。

“唉!”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拉过我的手。“罢了,切记,要好好待在我的身边。”

看着他紧紧将我的手包住的宽厚手掌,就如他一如既往的包容。我点了点头。“我会的,你放心,我不会乱跑。”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对我来说是怎样的一种挑战。

得到我的保证,他勾唇一笑。“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人要来送死。”一瞬间,戾气尽现。此时的他,就如一朵罂粟。妖娆,但危险万分。

我们一到前厅,一阵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鼻而来。这好像,是东西腐烂的气味。我的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生起。

大厅上没有一个人,周围一切的摆设,如往常一样,未曾被动过。地上有好几套衣服,衣服下都是一大滩的血水。它们的本身,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我可以想象得到,那些人在变成这一滩滩的血水前,会是怎样狰狞的痛苦表情。

感觉到手被紧握,我抬头。看着一脸凝重,却不忘安抚我的雷潇。我的心底生起了深深的愧疚:“都是因为我,都是我。”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下手如此狠毒,手法如此利落,不是毒王还有谁,一定是我那天出现在‘联会’,暴露了自己。上官翌他一定发现我了。我不怕被他找到。但是他怎么可以,这些都是无辜的生命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诗诗。”雷潇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到了。这是第一次,我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狂乱。他伸出手,欲将我拥入怀里。

“不要碰我!”我猛地伸手打开他的手。不可以,真的不可以。不然的话,上官翌一定会伤害他的。纵使他非常厉害,怎么可能敌得过上官翌那杀人于无形的毒。上官翌,你既然来了,就不可能就这么走了的。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环视四周,出声道:“上官翌,你给我出来!”这比账,我一定要算。

“哗!”头上传来衣衫拂动的声音。抬起头,我看待上面一团白色缓缓降落,衣袂飘飘,宛如仙人下凡般,直到那熟悉的人站到我的面前,我才回过神。上官翌不发一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眼底深处那深深的思念几乎要把我湮没。

我无视他展露的情意,抬起手就往他的冠玉面堂上挥去。“啪!”清脆的声音在这安谧的环境中响起,显得刺耳而又突兀。他,没有躲闪,很好!这一巴掌,我打得很用力,上官翌白皙的俊美脸庞立马出现了一道清晰的手掌印。而他。则是不吭一声,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我甩了甩打得发麻的手,冷冷地开口道:“你别告诉我,这些人的死,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听闻我的话,上官翌淡淡一笑,一如既往地温柔地开口:“没错,这些人是我杀的。”

虽然早已料到他的回答,但是听到他亲口承认,我还是觉得失望和痛心。“我讨厌你。”我讨厌不再待人温柔的你:我讨厌出手狠戾的你:我讨厌杀人不眨眼的你。

像是对我的话习以为常般。上官翌又笑了。“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他的话一出,我立刻感受到了周围的危险气息,那是雷潇发出来的。

我缄默不语,现在这种情况,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好热闹啊!”门口一个磁性十足的声音响起。一位一身紫衣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定睛一看,这不是上官冷渊吗?

我咬牙切齿地开口道:“上官冷渊,你怎么又来横插一脚了?”

他倒是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缓缓地走到我的面前,把脸凑了过来。“我怎么可能看着你成为别人的女人。你,是我的。”

我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懒得理他,抬起手将他的脸推到一边。

我转身,看向雷潇。“你现在总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在你这里了吧?”他的惊讶,我看到了。说的也是,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让这么多位优秀的男人倾心呢。

雷潇一脸正色地点点头,继而又无比认真地说道:“无论你选谁,我都会用抢的。”

我扯出一比哭还难看的苦笑。“选择?我说过我要选择吗?我说过了,我谁都不会选择,我只选择我自己。我不可以爱,也不会去爱。你们为什么要逼我?”我的视线一转,看向上官翌,指着地上一滩滩的血水说道:“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但是我受不了这样的你。残暴,阴狠,可恶!”我的话一出,上官翌喜怒不测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那是——受伤!呵呵,我在心里冷笑,杀了那么多人,他有什么资格对我露出这种表情。

“诗诗。”上官冷渊似乎是看不下去了。“照你这么说,即使有人要取他的性命,他也不应该反抗了?”

我的眉头皱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

“冷渊,够了!”上官翌出言喝止。

见上官翌如此,上官冷渊如意料之内般地笑了。“难道你宁愿让她误会你,也不要看她因为误会你而自责吗?上官翌,这个女人,只要我们松一口气,她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与其让她误会你,倒不如让她自责而对你愧疚。”

上官冷渊说的没错,一听到真相,我自责了,我愧疚了。但是我知道,我不用道歉,因为上官翌根本不会怪我。正是因为这样,我更加讨厌自己的不分青红皂白。这样子的他,受了伤也不吭一声的他,什么事都自己承担的他,好让人心疼。

上官翌似乎读到了我的心声,淡淡地对我说道:“诗诗,我不在意,真的。”

鬼话,你不在意?我可不信。我没有忘记刚才骂你时你那受伤的表情!单诗诗,你真是个混蛋!不过,现在似乎不是骂自己的时候。看了看面前三个站在我身旁的男子,还有一脸复杂地站在一旁的‘面瘫男’,我开口乞求:“你们,放过我吧。”

“休想。”这三个男人十分有默契地拒绝。

此刻,我真的是手足无措了。

“娘子。”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在心里哀呼:“完了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夏韩洛怎么来得这么快!呜呜,人都到齐了,我该怎么办啦!”

我转身,看向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夏韩洛。一身锦衣,祸国殃民的样貌。他还是没变,只不过几个月不见,他好像成熟了不少。眉宇中除了浑然天成的妖媚,还多了一丝霸气与干练。想必他一定接手了夏家。那两个无良的夏家二老,一定按计划去养老了。

“你……你来了啊!”我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废话中的废话。

夏韩洛的出现,将这个僵局推向了极致。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现场的气温瞬间降低了不少,我被冻得忍不住微微发抖。后面的那几个男人,用他们的怒气在质问我:单诗诗,你究竟招惹了多少个男人!

夏韩洛见我如此,勾起了一个魅惑众生的笑,只不过眼底中积起的风暴不容人忽视。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一定都知道了。

“洛?”雷潇略带不确定的声音响起。

我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你们认识?”

夏韩洛对雷潇颔首,然后走到我的面前,“他是我的表兄。”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你还是皇亲国戚啊!”

“娘子,你休想岔开话题。”夏韩洛一步步向我逼近。“一个是叱咤江湖,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毒王;一个是掌握天下各种机密的无殇阁阁主;还有一个,是我的表兄,当今在朝廷里游刃有余的逍遥王。你给我惹了这些人物,你要我这个小小的商人如何应对。”

“你?小小的商人?”嗤之以鼻,我对他的这几个字完全是嗤之以鼻。‘天下第一首富’,他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小小的商人。

“单诗诗!”夏韩洛的双眼危险地眯起。“你好像没有抓住这件事的重点。”

我故意后知后觉地反问:“抓什么重点?我们不是已经成亲了。而且我并没有忘记自己答应过你,玩够了就会回到你身边的。”夏韩洛,对不起了。这一次,我得利用你。因为和你成过亲的这一件事,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只有你,才能名副其实地帮到我。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一个棘手的问题。而且当初,我也是用夏韩洛来应付上官翌的。这样一来,他们就更容易相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