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断袖之癖?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3080 2013-03-14 07:58:00

  “他今天怎么了?那么不正常,平时都和我打打闹闹的。一定不会是因为我,如果他只是因为找不到我的话,可是我已经出现了,真奇怪。”走出阁楼,我心不在焉地边走边想。“看来我得找找‘面瘫男’,问问他雷潇到底怎么了。”

对,就是这样。整理好心情,我决定了,去找‘面瘫男’。可是他平时老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我要怎么找他啊?算了,反正我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就随便到处转转吧,也许还能碰巧碰到他。

抬头看天,才发现原来它是那么阴沉,它今天的心情也像雷潇一样吗?

甩甩头,阻止自己思绪游离。我迈出步伐,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后院走着。突然发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待了好几天了,除了雷潇的阁楼,我好像没有仔细打量过这些地方。曲曲折折的小石板路,两旁种满了一棵棵茶树,只是现在还不是它们开花的季节,不过等到它们开花了,我怕是早已不在这了。我的人生,还真是悲哀得可以,即使是在外流浪的游子,也有可以朝思暮想的亲人和故乡。即使是落叶归根,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奢望,我无根可寻,不是吗?

“诶,你有没有听说之前发生的事?”突然,有一个女声传来,我朝发声地望去,原来是有两个丫鬟在这个园子的一口井边浣衣。

“什么事?”另一个身着黄衣的小丫鬟问道。

“就是我们主子为了一个小厮,竟然在前厅露面的事啊。”那个一身绿衣的小丫鬟一脸激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公子从来不露面的,很多事情都是如烟姑娘出面,公子从来不亲自插手的,今日公子竟然为了那个叫‘小强’的人,出现在了前厅呢。你不知道,我们公子长得那么美,当时有多少人都呆住了,连那些男人都有流口水的呢!”

小强?不就是我吗?如烟?好像就是我混进红磨坊前碰到的那位姑娘。她说的公子,不会是雷潇吧?!!我睁大眼,雷潇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啊,平时出去不是从后门走就是直接和‘面瘫男’从阁楼出去,他是从来不会去前厅的啊。而且,来妓院的不是一些富商名流,就是王公贵族,虽然他无心朝政,但他在漓王朝也是赫赫有名的,一定有不少人已经认出他是逍遥王了。不过还好,一般人最多也只会认为他逍遥王是来逍遥的。不过,我虽然知道他睿智,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怕他会因为我而露出一些破绽,。如果这样的话,恐怕会对他很不利。

黄衣小丫鬟说道:“是啊,我们公子真的长得太美了,他简直就像是仙人般的人物呢。”接着,她又惋惜般地感叹道:“就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绿衣小丫鬟问出了我最想问的话。

“大家都说公子喜欢小强呢。”她一脸愤懑,好像被人抢走了心爱之物似地。

“你说公子他喜欢男人!”绿衣小丫鬟惊呼出声,虽然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转过了身,让我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我也能想象得到她的惊讶。

“是啊。”黄衣小丫鬟一脸坚定,好像她正在陈诉一个事实。“大家都在说,我们公子这种比姑娘还要美的人,身边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而且从来没见他对什么事情关心过。那个小强一不见了,我们一向沉稳的公子竟然在在大厅就大发雷霆,竟然就只是为了那个和我们一样是下人的小强。所以啊,大不家都说我们公子不喜欢女人,而且有断袖之癖呢!”

“嘘!不要说了!”绿衣小丫鬟上前捂住她的嘴,略带责备地说:“这件事我们偷偷讲讲就好了,千万不能张扬出去,要是被公子知道了,我们都会被赶出去的。所以,以后都不要再提这个了,知道吗?”

站在拐角处的我已经没有心情继续听她们讲下去了,我愣愣地转身,往回走。雷潇被这些八卦的人冠上了一个什么罪名?断袖之癖!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这样的话,听到名声算是玩完了。不行,我一定得告诉他,让他离我远点。要么就让我回到原点,去陆阳大哥的厨房混日子算了,我可不想害了他。

三步并作两步地,我很快地回到了阁楼。“吱”地一声,我轻轻将门推开,走进门内,发现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难道雷潇不在吗?

蹑手蹑脚地走到中室,看到那个在软塌上侧身而眠的人时,我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原来她是在睡觉啊,看来他真的是累了。此时的他,安静地睡着的样子,少了一份妖媚,多了一份单纯,没有了平时的邪魅,倒让我觉得他这安然入睡的样子看起来毫无防备,心里竟然莫名地升起了一丝保护欲。天哪!我是怎么了?竟然想去保护一个男人!我想,一定是他睡着的样子太引人犯罪了。

不知为什么,虽然他睡得安详,但是他的眉头却一直轻蹙着,好像有什么化不开的忧伤与烦恼在那儿萦绕。忍不住走上前,想要伸出手抚平那抹让我看得不舒服的忧愁。

只是手还没有碰到那里,就在半路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截住了。

“你想干什么?”不知何时,雷潇已经睁开了他那灿如星辰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眼底还带着深深的笑意。只是,他的笑为什么会是宠溺的笑?

“呃,呵呵,我没干什么啊。”被当场抓包,我干笑两声,死不认账。

“我可是都看到了哦,原来你一直觊觎我的美色啊。”他直起腰,把脸凑到我的面前,笑得更为妖艳,亏他还穿了一身的白衣。

“哪有啊!”听出他话中揶揄的成分,我羞赧地想抽出手,无奈他的力气太大了,挣不开。我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对他说道:“放手啦,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你能有什么事啊。”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松开了手。他的表情早已没了之前的阴沉,而且还笑得春风满面,看来他的心情很不错。我才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变得还真快。是谁说女人善变的,我剁了他,男人不也一样嘛!碰上他心情这么好,我要和他商量的事得到同意的把握就又多了几成。而且打铁还要趁热呢,那些话现在不说要什么时候说。打定主意,我对他说道:“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要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主子要像个主子,奴才要像个奴才,你说对吧?”唉!又得搬出主仆之分。

“你说什么?”他的脸倏地沉了下来,其变化速度之快让我措手不及。

“你不是说要我记住自己的本分吗?”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自己被别人说成是‘断袖之癖’比较好,不然他一定会更生气的。

“你。”雷潇气得话都讲不出来,因为他的确是这么说过。之前眼底的笑意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了深深的怒气与有话要说而不得的愤懑。

他深吸一口气,好像正在努力地平息自己的怒气,他语气平缓地问道:“你想怎么样?”可是,他的表情怎么好像恨不得掐死我似地,虽然有点下人,但还是很有美感。唉!长得美就是表情狰狞也是好看的。

“我想到厨房去帮忙。”无论怎么样,还是要说得自己多少有点价值。

“哼!”雷潇冷哼一。“帮忙?你不去添麻烦就好了。”

该死的,他竟然看不起我,虽然说的是实话,但也没必要说成这样吧!我也怒了:“不管怎样,我不要再当你的贴身奴才了,我要去陆阳大哥那。”因为被他说得生气了,所以我的话也有点冲。

“陆阳陆阳还是陆阳,陆阳他就这么好吗!”雷潇听到我的话,怒气更盛。

“怎么又扯到陆阳大哥了,言归正传,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去厨房啦!”我再一次地声明自己的立场。

“你喜欢他?”雷潇紧紧地盯着我,直接忽视了我的话。

听到他的这句话,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我看着他,说:“我是男人好不好,怎么会喜欢他?”

“那你为什么要去他那?”听到我的话,他的脸色稍微有些缓和。

“还不是因为你啊!”我想也不想地就回答了他。当我听到自己讲出口的话时,差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雷潇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他的表情再问我:为什么?

“都是你......”打住打住,千万不能说出事实,我顿了顿,接着道:“你这个人太烦了,老是做一些烦人的事,还三天两头地不让我睡好觉。”这个理由,应该可以成立吧?

听到我的理由,雷潇皱了皱好看的眉,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个表情虽然还是好看,不过有点滑稽。他开口:“既然如此,我可以让你睡个够。”他的意思,是不会再吵我睡觉了吗?我原以为,他听到我说他烦,会一气之下让我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我有点感觉,主仆之位,是不是有点颠倒了啊。看来我说的话还是不够过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