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插柳柳成荫

雷潇的宠

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祈轩 3045 2013-03-17 08:25:00

  睡梦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动我的脸,让我无法安睡。“走开。”我呓语,转了个身继续睡。

“呵呵。”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愉悦的低笑。

我睁开眼,视线逐渐清晰起来,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颜。“妖孽,你不要大早上的就刺激人好不好!”他侧身向我,左手弯曲撑在床上,拖着头看着我。一身火红的衣裳,一头青丝落在床上,这也太引人犯罪了吧。他怎么又来了,我无奈地问他:“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你昨天不是在自己的房间睡的吗?”

他勾唇一笑,“我早就睡醒了。”

我翻了个白眼,:“所以你就躺倒我的床上看我睡觉,你都不觉得无聊啊?”

“不会。”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笑意更深。

唉!他现在变得好温柔,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现在什么时候了?”室内的光照好亮,我忍不住眯了眯眼。

“已经快午时了,你还真能睡。”他伸手,宠溺地捏了捏我的鼻子。

“你干嘛不叫我起床啊?”我埋怨道。。”

“你以前不是说讨厌我不让你睡觉的吗?”雷潇的语气满是无奈。

“我。”我一时语塞,我好像是这么说过。

“好了,既然醒了就起床,睡到这么晚,也饿了吧。”说着,他起身,拿过床边的衣裳递给我。

“这有什么,我以前也老是有一顿没一顿的。”一个没有爸爸妈妈,在街头打混的孩子,怎么可能三餐温饱。

“诗诗。”雷潇轻唤一声,将陷入过去的回忆的我拉了回来。

对上他盈满心疼的双眸,我淡淡一笑。“我饿了。”

看见我的笑,他愣了一下,继而笑道:“那还不快起来。”说完,拉我起来,给我穿上外衫。

“不用,我自己来。”我微微挣扎。

“不要动。”他轻声道,止住了我的动作,继续给我穿衣服。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熟练的好像做了几千万次般。

他下了床,对我招了招手,“过来。”见我愣愣地坐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弯下腰,将我抱了起来,放我坐在床边。蹲下身,为我穿上鞋袜。

“雷潇,你可是王爷。”见他待我如珍宝,我的心有点涩涩的。他在伺候我,逍遥王屈尊降贵,伺候一个女人,这一定会让世人惊讶的。

他不可置否地淡淡一笑,站起身,走到门边的一张桌子前,伸手将木盆里的一块白布拿出来,拧干了水,转身向我走来。

“来,擦把脸。”说完,他伸过手就要给我洗脸。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他手上的布,“我自己来,别把我当小孩子。”

“诗诗,你要记住,在你面前,我永远只是雷潇。”他真诚地看着我,眼底温柔得几乎要溢出水来......

“来,多吃点。”饭桌前,雷潇不断地往我的碗里夹菜,把我的碗堆成了小山一样高。

我无语地开口:“我看你喂我吃算了。”

“好。”他回答得十分干脆,夹起菜送到我的嘴边。

“雷潇!”我气极,他还真的来啊。“你不要这么宠我,我觉得很不习惯。”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宠了。”他说这句话的语气,那叫一个天经地义。

“今晚红磨坊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楼下好像一直都闹哄哄的。”我干脆转移话题,“好了啦,把手放下,我自己会吃。”我推开他一直夹着菜放在我面前的手。

他无奈,只好将菜放进自己的碗里。“今日是红磨坊一年一度的联会。”

“联会?”我疑惑,什么东东。

“就是一些人舞文弄墨的日子。”还是他懂我,直接给我简洁又易懂的解释。

“都有些什么内容啊?”我发挥好奇宝宝的精神。

“对对子。”他的回答要有多扼要就有多扼要。

“你作为老板,会不会出席?”其实这才是我最想问的。

“嗯。”他点了点头。

“那我也要去。”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凑热闹可是我的最爱。

“可以。”意料之外的,他没有拒绝。不过,为什么他笑得这么,别有深意。

“雷潇!”我忿忿地瞪着眼前的人。

卧在榻上的雷潇无视我的x光线,勾起一个蛊惑人心的媚笑,拍了拍他身下的空位,说道:“过来。”

“哼!”我哼了一声,不买他的账,指了指这个台上一大圈围着的纱缦,“你说,这是什么情况?”这样的一个天地外面,是多么的热闹。而我,却只能和他在这与外世隔离。

见我如此,他只好妥协。“难不成你想让我的身份公诸于世?”

“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为什么我要陪祢在这里无聊得发霉。”真是够可恶的,待在这里不能出去就好比瘾君子烟瘾犯了,有烟却没有火,那是何等的煎熬!

他挑了挑眉,“你是我的女人,不待在我的身边要待在哪里?”

“我要出去凑热闹啦!”外面的‘联会’展开得如火如荼,我的心都痒了。雷潇出席,只是在这里宣布一下联会开始,然后就我在榻上休息了。这个台在大厅的中央,我们又不能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出去,真是够让人纠结的。

“你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雷潇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有什么条件?”我才不相信雷潇会干亏本生意。

雷潇满意地点点头,“看来你真的很了解我。”他点了点自己的脸颊,语气里饱含笑意,“你是不是该给点奖赏。”

“可恶!”我低咒。哼,不就是亲他一下嘛,我才不在意。我朝他的方向走去,走到他的跟前。而他则是一脸惬意地躺在那儿。

我试图稳住自己擂鼓般的心跳,我从来没有主动亲过人,还真是有点紧张。我弯下腰,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势闭上眼,对准他的脸颊亲上去。

嘴唇碰到了一个凉凉,软软的东西,我倏地睁大眼,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颜。他,他太可恶了,趁我闭着眼,竟然,竟然把脸转过来,让我亲到了他的嘴上。可恶,他竟然还给我眼底含笑。我顿时觉得脸上的温度暴升,倏地直起身,将他推开。我伸出手,愤懑地指着他:“你.......你......”无奈,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而那个始作俑者则是笑得更欢了。今天,他穿了一身白衫,就像一朵荡涤凡俗的白莲。一张妖艳的魅脸,浑身却散发出一股纤尘不染的气质,两种极端合在一起,竟然不会让人觉得矛盾,反而让人觉得有一种极致的美。

“我怎么了?”他眼底的笑意那么明显,但是他的表情与话语却是如此无辜。

我怎么觉得自己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稳住,稳住,我一定要淡定,绝对不能生气。但是,我要是不表示点什么,那他以后可不是要更猖狂了。我不怒反笑,笑得格外灿烂,缓缓开口:“从现在开始,你都要和我保持两尺的距离,不然我就灭了你!”说完这些话,我转身就走了出去,留下了一脸错愕的雷潇。

从错愕中恢复过来的雷潇无奈地苦笑,随即又自言自语道:“自作孽,不可活。”

“砰”地一声,一声轻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平时一直保护雷潇的‘面瘫男’如鬼魅般地出现在了雷潇的身后。

“都解决了?”雷潇头也不抬一下,神情又变回了往常的喜怒不测。

“是。”‘面瘫男’的头一直低着,未曾抬起过。

“你去保护她。”雷潇的语气仍是淡淡的。“如果有人对她不利,杀无赦。”

“主子。”‘面瘫男’的眼底闪过一丝急切,“可是您......”

“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雷潇打断他的话,表情仍是淡淡的。只有‘面瘫男’知道,这是他的耐心即将殆尽的表现。

“是。”主子的决定,怕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下去吧。”

“属下告退。”就那么一瞬间,‘面瘫男’就这么消失了,连个影子都没有被抓到,就好像他从未出现过般......

“好!”一走出这个大台,就听到一声声连续不断的叫好声传来。看来不知是哪位文人雅士对了一个妙对,让人惊叹了吧。

看了看这个大得夸张的大厅上那些桌子的摆设,我真的是无语到了极点。大厅上的全部桌子不知何时都被摆连在一起,就这么一排直直地摆着,就如一条长龙。更为夸张的是,来参加的人竟然有这么多,每张桌子前几乎都坐满了人、而且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一盏清茶,再加上那些人手执纸扇,更给这个联会平添了一丝文雅之气。不过,现在这种不冷不热的天气,需要用到纸扇吗?

“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点。”一个略带急切的声音响起。

我转头望去,视线落到了一个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身上。看他脸色略微发青的样子,我想他应该是遇到了对手。之前在那个台上耗了太久了,现在应该是联会的gaochao,现在在一旁看好戏的那些人,怕早已沦为手下败将了。而剩下的,则是——高手中的高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