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361 2012-03-13 12:05:43

  他来了。

他一眼就望进了那双水色波动的美眸,她在找他。

这应该是他最好的一件衣服了,墨绿的布衣有些陈旧但很整洁,包裹着他并不强壮的身体仿佛一块温软的暖玉。他的脸不知是大力搓洗还是运动过度,显得红彤彤的像个诱人的红苹果。那薄而盈满的唇。。

纤荷闭上眼睛仿佛沉浸在什么回忆里,又突然睁开,嘴角上扬,笑得倾国倾城。

霎那间,寂静无声,众人仿佛看到花开满世。

纤荷有些无奈,没有想笑的。都是因为。。想罢,用一丝小小嗔怪的表情看着远处清秀的少年。

自然的就像相爱多年的恋人。

武氏夫妇早就激动的无以言表,纷纷锁定西南角落,起身相迎。

西南方那个最英挺隽逸的男子,西域王之次子,达奚司南。

没有人看见那个仅算清秀的少年,满目失落的表情。

而绝望逃离的少年,也没看见,看着他逃离的美目,转换成一双悲伤的眼睛。

在举府欢腾之时,它背过众人,流下一滴晶莹的眼泪。

武子臣当众宣布,三日后,前往西域,即到,大婚。

是夜,一个衣衫单薄的少年骑着一匹干瘦的老马绝然的离开了古曦城。

他要去江湖历练,不管前面的路有多艰难多危险,也许他会死在外面,也许他终将一事难成,但只要有一口气在,他就会坚持下去,直到他能独步天下,他会去找她,带她离开。

三日后,喜轿缓缓地走出古曦城,一路吹吹打打,锣鼓声天,途经泠清湖。

泠清湖是片美丽又稀奇的水潭。湖水目不可测,却清澈见底。

湖畔,妖娆血色的曼珠沙华开得唯美而忧伤,如同花轿里的新娘。

等了三天他都没有出现过,想必是不会来了。

她觉得好累好累,没遇到他之前,一切只是期盼,遇到他之后,一切都变成了寂寞。

那透着孤独味道的日子,还要多久。。多久。。

耳畔轻动,她听到一朵曼珠沙华花开的声音。

纤荷失神的侧目左视,风撩起的轿帘外,满目的曼珠沙华摇曳生姿,孤独的泠清湖清波荡漾。

场面突然就混乱起来,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有人似乎朦胧中看到一抹鲜红亮丽的身影,徐徐的走近泠清湖。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她长长的裙摆漫过花海,仿佛染上了更深的红。

她高盘的美鬓上插着一朵白色的曼陀罗华,让人辨不清虚幻,从来没人见过曼陀罗华。

传说,那是天上才会开的花。

她的肌肤变得透明起来,就像水的颜色,她的瞳孔优美而狭长泛着深红的色泽,她的喜袍越发血红亮丽仿佛要燃烧起来。

她就如同那耀眼的烟火,落入湖中,消失不见。

湖边大片的曼珠沙华瞬间开放,瞬间枯萎,瞬间重生,妖娆盛放,长久循环。

血色的花汁源源不断的流入湖中,很快的。泠清湖变成了泠血湖。

送轿的人无不被这情景惊吓得逃得逃,叫得叫,想去救人的被花海挡在外围,迟迟不敢靠近。

直至半个时辰后,最后一次花落重生,红色的花汁徒落,花身傲立依旧,那花色变成了诡秘的墨黑。

曼夜绝华。有人轻声说,据说它意味着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颠簸流离的爱和生的不归路。。

湖水慢慢恢复了清澈透明,湖内却空无一物。

一时间,小城内流言飞窜,人心惶惶,但究竟什么也没发生。

几天后曼华之花从这里永远的消失了。。

只是,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片湖。

七年后,泠清湖畔的竹林里多了个小屋。

一个算不上俊逸但还算清秀的男子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据说,他使得一手天下无敌的刀法,快,狠,精,准。

却在来这的第一天,深埋于地,立碑其上,没有刻名,只有他知道葬着谁。

然后他在墓旁搭木而居,从此退隐江湖,孤独终老。

他常常坐在湖边发呆,他有一双和泠清湖一样清澈的水眸,依旧透着不谙尘世的清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