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前生今世

雪吻

前生今世 寂蓉孤修 1036 2012-03-25 13:00:34

  堂溪绝走过去时,脚步放得很慢很慢。

他没有束头发,墨发三千,任风扬。

身上,灰黑的狼毫大氅衬着他面无表情地脸让他看起来格外阴戾,那三寸伤痕在左下颌,折射出冷冷的光。

他就那样看着她,。

然后,温柔的拉她起来。

谁会想到前一秒他是想冲上来,狠狠摇碎她的身体,问她为谁哭得那般伤心,问她为何不珍惜自己独步在这冰天雪地,问她。。

等到他走过来时他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他拿着因为愤怒而攥得紧皱的手帕,轻轻擦拭她脸上和手上的雪水,那么小心翼翼,仿佛对待自己甚为珍爱的瓷器,然后解开大氅,把她塞了进来。

“哪来的手帕?”

“。。。。”

“香香的。”

堂溪绝伸手把她扬起的脑袋按到胸口上,他总不能说刚才他在后巷的飘雪阁喝花酒,远远看到她似乎在哭,抢了花魁的手帕就奔了下来吧。。

“你去喝花酒了。”

闷闷的声音在他胸口散开。

这丫头还真。。。

“啊!”

堂溪绝一声惨叫,险些从大氅里跳出来。

吉祥在他胸口失笑出声,不用看就知道肯定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这丫头居然把她冰块一样的小爪子准确无误的伸到他的里衣内,贴在他温暖如炉的肚皮上。

堂溪绝有些哭笑不得,圈抱她的手臂越收越紧,想小小惩罚她一下。

谁曾想,那双渐渐回暖的小爪子‘呼呼’移上他的腰畔,不轻不重的一捏。。

堂溪绝一口气没提稳差点笑岔气,这丫头居然还知道他怕痒!

看着她在他怀里笑得花枝乱颤,他猛地深低下头,含住她冻得通红鼓鼓可爱的耳珠。

轻舔,细舐。

墨发顺着他低头的方向如数散开,将她完整的包裹。

细细绵绵的吻潜移到她诱人的右颊,然后吻上她清凉雪的唇瓣。

深深的辗转,久久的痴缠。

世界如此安静,只听得到彼此狂乱的心跳。

那年,她年纪尚小。

在外面闯了祸,回来被狠狠责备,他的大手不轻不重打在她屁股上,让她堆了满腹委屈,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却生生地没落下一滴泪。

是的,曾经,她是一个不会流泪的女子。

她不凶不闹,也拒绝他的示好。

他抱她在腿上像慈母般轻摇,想她安稳入眠,她却把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硬冲冲忍下所有困倦,由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咕咕’叫了一遍又一遍,她在折磨他,同时也折磨着自己。

他又假装凶了起来,让她站在他面前,问她到底想怎样。

她不语,优美的狭眸泛起猩红的光泽。

她就像头暴烈的小豹子一样将他扑倒,一口咬破他的下唇,她要他流血,她要让他疼,她体内流淌着太多叛逆的血液,她一直隐忍着她喜欢的血腥和残酷。

然后她又像只小狗一样‘呜呜’在他胸口呜咽,不流眼泪的呜咽。

他心疼不已,只能一遍遍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直到她渐渐平静,她也不起来,就那么赖着挂在他身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彼此无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